赛龙重组迷雾重重:与台湾信亿合作内藏隐情

(原标题:赛龙重组迷雾重重:与台湾信亿合作内藏隐情)

网易财经11月3日讯 一则报道掀起了一场围绕着江西共青城市与赛龙公司、代小权之间的舆论风暴。最初报道指向的,是明星科技创业企业赛龙公司及其创始人代小权,在江西省共青城市被“活活搞垮”,创业者莫名“被捕”,企业在当地政府部门的干扰下五番重组失败。但很快,涉事前官员、共青城方面的回应,指向赛龙官司缠身、企业经营不善、资产负债率达200%以上,代小权主动寻求政府帮助,政府财政筹资9000万元用于共青赛龙倒贷工作。

网易财经现场走访看到,共青城赛龙手机产业园尚未竣工,一片荒芜,周边较为荒凉;而距离该手机产业园大概5分钟车程的共青城赛龙通信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共青赛龙),也是大门紧闭,一片萧条,已经四年多没有开工生产了。

一时间,真相扑朔迷离。

3亿注册资本究竟从何而来?

共青城赛龙通信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共青赛龙)注册于2010年8月6日,注册资金3亿元。根据工商信息,2012年10月12日,在距离注册2年零2个月后,赛龙通信技术(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龙深圳)以货币方式认缴出资3亿元。

前共青城副市长、现任江西财经大学深圳研究院院长的詹政对外表示,赛龙这3亿元出资属于“空手套白狼”,代小权先以赛龙部分股权作为抵押保证,从政府拿到第一笔钱,再将之抽回母公司,母公司再将之作为投资款投给子公司,相当于增加了子公司的股本,再用新增股本抵押给政府借下一笔款,循环了几次。

网易财经从当地政府相关人士处获得了一份针对此次事件中几个关键问题的资料。根据这份资料,共青城开放开发区管委会在土地、税收、配套用地、融资等方面均给予共青赛龙项目优惠的条件。并且,自赛龙落户共青城后,“共青城开放开发区管委会立即通过平台公司借支1亿元用于支持企业发展”,“(共青赛龙)2012年高峰期用工达3000人”。

此外,这份资料认可了此前报道指出的,共青赛龙系共青城市2012年度纳税第一大户,创汇第一大户。但“根据审计报告,共青赛龙最高年产值20.18亿元,从未达到40亿。”报道提到在共青赛龙的带动下,先后50多家手机企业落户共青城。但共青城商务局官方曾提供给媒体一份数据表示在鼎盛时期,手机上下游企业入驻共青城的,也只有10家左右,其中由共青赛龙牵线搭桥的只有4家。

刷频报道提出,2013年10月,共青城金融机构以赛龙公司订单缩减为由,抽减“赛龙系公司”5亿元贷款,致使赛龙前后9亿元的海外订单无法完成,资金链断裂。

但上述资料指出,当赛龙订单下降,各家银行都要缩减其贷款规模后,时任分管金融的副省长到赛龙调研,要求各金融机构做到不抽贷、不压贷、不减贷。

根据《江西日报》2013年8月的报道,在刷频报道所提抽贷之前的2013年8月9日,江西省副省长曾去往共青城市和永修县,就部分企业存在的融资难等问题开展专题调研并召开座谈会。其走访的企业包括了赛龙手机产业园。

共青城方面消息还指出,九江市财政、共青城市财政曾分别出资4500万元用于共青赛龙倒贷工作。但这点尚未得到赛龙方面的印证。

重组:信亿受累赛龙未按期交货被解约

在有关台湾信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台湾信亿”)的重组中,刷频报道指出在这次债务重组中,詹政与台湾信亿董事长刘至圣就赛龙的管理权问题发生激烈冲突,2014年9月12日,赛龙经营管理委员会成立,以詹政为代表的政府全面接管赛龙系公司。但在詹政此前的描述中,是代小权感到被架空,去哭求政府出手接管公司。

网易财经调查发现,与台湾信亿的合作并没有这么简单,作为“上柜公司”,台湾信亿也身受其累。上柜公司由“财团法人柜台买卖中心(简称OTC)”负责审理申请及日常管理。OTC也称台湾“二板市场”,因长期承担辅助上柜股票转为上市股票的任务,被视作台湾上市股票的“预备市场”。曾有参与台湾信亿重组的人士对媒体质疑上柜企业参与重组赛龙的实力。

网易财经独家找到一份2017年3月7日台湾高等法院的《民事判决书》,被上诉人即为台湾信亿。这份上万字的二审判决书,透露出部分这次重组背后的故事。

根据这份判决Q-MOBILE JOINT STOCK COMPANY(以下简称Q公司)、TELECONNEXT COMPANY LIMITED(以下简称T公司)向上诉人商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商丞科技)订购手机,商丞科技向台湾信亿签约订购手机,台湾信亿又向赛龙通讯技术(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龙香港)下单生产。

但台湾信亿和与赛龙香港的合作并没有交付所有的手机给商丞科技。所以商丞科技要求解约,并以存证信函催告台湾信亿要依约交付手机,不然就解除契约。法院二审判决解约和返还货款,台湾信亿应给付商丞科技约737.11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4878.2万元)。

在台湾信亿的描述中,赛龙香港拥有生产智慧型手机的技术能力,但缺乏资金,LAVA公司、Q公司和T公司等海外采购商,均有意购买,但仅愿货到付款。赛龙香港为筹措前置资金以承接海外采购商订单,遂邀台湾信亿一同投资合作,欲由台湾信亿提供前置资金供其生产制造手机,再共享销售获利。后因台湾信亿前董事林国旭曾任商丞科技的业务经理,便牵线商丞科技共同协助提供前述资金。

根据商丞科技的描述,它在2014年4月7日陆续向台湾信亿订购了31.4万只智慧型手机,约定同年5月30日起至8月29日交货,并支付了全部货款。但交货日到期后,台湾信亿仅交付6953支手机。

台湾信亿在判决书中提到,其收到的737.11万美元预付款中,共计约465.4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079.88万元)在收到款项后已依约转向赛龙并陆续支付,差额约271.6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797.57万元)中的205.5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360.19万元),还陆续以借贷方式贷予赛龙支付薪资、水电费、利息款等。

这也从侧面证明了当时赛龙资金短缺,但根据台湾信亿所述,它支付给赛龙超过6成的货款,但交货日到期后,交付的手机不足订单的3%。

台湾信亿经营状况不佳

值得关注的是,台湾信亿(股票代号:3126)曾因未于期限内完整提示该公司及其子公司所有银行往来资料,且该公司所提供的子公司部分银行存款明细帐,与银行汇款单有不一致之情形,柜买中心按照规定,公告台湾信亿科技的股票自2015年2月25日起停止柜台买卖。后来台湾信亿又未于规定期限公告申报2014年度财务报告,柜买中心依据规定,再于2015年年4月1日公告并案继续停止其普通股股票在证券商营业处所买卖。

台湾信亿近年的财报如下图所示:(单位:千元新台币)

赛龙重组迷雾重重:与台湾信亿合作内藏隐情

可以看出,台湾信亿的经营状况并不太好。2012年至2015年的4年间,有3年都在亏损。

参与赛龙重组的2014年是盈利年,台湾信亿营业收入合计5.01亿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1.1亿元),营业毛利1.81亿元新台币((约人民币3972.47万元),净利8734.6万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1915.23万元)。但很快,2015年,台湾信亿的累计营收虽达到21.71亿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4.76亿元),但营业毛利只有2.72亿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5963.29万元),合并税后亏损1.18亿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258.49万元),每股收益-2.09元新台币。

除台湾信亿这笔交易外,整件事还有许多疑点有待证实。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伙伴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