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富骐骥“杠杆”曝光 汇源通信重组仍有悬念

(原标题:蕙富骐骥“杠杆”曝光 汇源通信重组仍有悬念)

蕙富骐骥“杠杆”曝光 汇源通信重组仍有悬念

汇源通信最新的权益变动报告书,首次完整披露了蕙富骐骥的杠杆结构。原来,平安-汇垠澳丰6号的实际出资人包括A级委托人农银国际和B级委托人珠海泓沛,出资份额分别是4亿元和2.035亿元,杠杆比例约2:1。另外,北京鸿晓本次接盘是有前置条件的,最关键的一条是:北京鸿晓须向汇垠澳丰出具关于“承接汇垠澳丰原有重组承诺并在2018年6月24日前完成相关资产重组”的承诺函。

汇源通信11月23日披露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北京鸿晓以100万元获得上市公司实际控制权,并首度完整披露了大股东蕙富骐骥多层嵌套的资金结构。

市场关注的是,汇源通信多次重组无果,在剩余七个月的重组期限里,新主北京鸿晓又将如何玩转重组魔方?

隐藏的两倍杠杆

“这个案例的逻辑比较明显,就是劣后级出资人不满意上市公司的重组进度,从幕后直接转向前台操盘。”资深投行人士对记者说。

11月17日,北京鸿晓与汇垠澳丰、蕙富骐骥签署协议,前者受让汇垠澳丰持有的蕙富骐骥0.1664%合伙份额,并担任蕙富骐骥执行事务合伙人(GP),代表蕙富骐骥对外执行一切合伙事务,间接获得上市公司20.68%股份。交易完成后,汇源通信实际控制人从无到有,变更为北京鸿晓实控人李红星。

回查资料,2015年11月,蕙富骐骥斥资6亿元从汇源通信原控股股东明君集团手中受让上市公司20.68%股权,成为汇源通信的控股股东,但公司认定为无实际控制人。

根据当时的权益变动报告书,汇垠澳丰担任蕙富骐骥的GP,系蕙富骐骥LP的投资顾问,其出资额仅100万元,占出资总额的0.17%;蕙富骐骥LP平安大华代表平安-汇垠澳丰6号出资6亿元,占出资总额的99.83%。不过,公告并未披露汇垠澳丰6号的资金结构及幕后出资方。

北京鸿晓走上前台并不意外。今年2月,蕙富骐骥突然曝出内讧,汇垠澳丰6号B级份额的财产委托方珠海泓沛基金提出撤换蕙富骐骥的GP汇垠澳丰。北京鸿晓正是珠海泓沛的管理人。

后来,双方短暂言和,并一度继续推动重组事项,但未见成果。期间,蕙富骐骥及汇垠澳丰不得不将重组的承诺履行期限自原承诺期限届满之日起再延长18个月。

汇源通信最新的权益变动报告书,首次完整披露了蕙富骐骥的杠杆结构。原来,平安-汇垠澳丰6号的实际出资人包括A级委托人农银国际和B级委托人珠海泓沛,出资份额分别是4亿元和2.035亿元,杠杆比例约2:1。

平安-汇垠澳丰6号属于非保本浮动收益型资管计划,存续期限十年。根据合同约定,B类份额以其份额资产为限优先承担亏损,并享有扣除资管计划可列支费用及A类份额的本金和应付业绩比较基准收益后的全部剩余收益。

“这个案例的逻辑比较明显,就是劣后级出资人不满意上市公司的重组进度,从幕后直接转向前台操盘。”资深投行人士对记者说,由于只是在GP层面进行了100万元份额的转让,整个控股权转让的程序比较简单。

重组悬念依旧

从承诺函看,留给北京鸿晓完成重组的期限只有7个月了。“目前资产重组的审核依旧较严,现金收购类的资本运作还是可行的,周期也较短,但关键还是资产成色。”市场人士表示。

汇源通信之前的“操盘人”汇垠澳丰并非不用心。2015年底易主后,汇源通信火速推出重组预案,拟以“资产置换+定增+现金”的方式,作价32.75亿元收购通宝莱、迅通科技各100%股权,转型进入安防业,但该方案遭临时股东大会否决。此后,公司还曾接洽其他重组标的,皆无果而终。

一个重要背景是,2016年重组新规出炉,监管部门对跨界、类借壳的资产重组审核收紧。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鸿晓本次接盘是有前置条件的,最关键的一条是:北京鸿晓须向汇垠澳丰出具关于“承接汇垠澳丰原有重组承诺并在2018年6月24日前完成相关资产重组”的承诺函。

据披露,李红星先后任职于安徽省信托、国元证券、平安证券及银河证券等金融机构,旗下拥有多家资产管理公司。北京鸿晓表示,未来12个月内不排除进一步增持的可能,并将根据重组承诺,相应地对上市公司主营业务进行调整。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

极客观察
栏目相关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