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兴制药科创板IPO首轮问询牵出曾与未名医药“纠葛” “分手”后这些问题仍待解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 金小莫)讯,7月6日晚间,科兴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科兴制药”)披露科创板的首轮问询回复,其中提及与未名医药(002581.SZ)的一段股权纠葛。

据答复函,在科兴制药发展的过程中,其曾有两名大股东分别为深圳科兴工程、北大未名,各持股57.59%和42.41%。后者旗下生物医药平台即后来的上市公司未名医药。

在科兴制药后来的发展中,北大未名逐步退出,于2010年12月后邓学勤取得科兴制药全部控股权。

据此前科兴制药的招股书,邓学勤出身于建筑行业,除科兴制药外还控股了其他95家企业,多为工程相关、贸易、投资等。为何医药平台北大未名退出了科兴制药?非行业人士出身的邓学勤又是如何一步步取得科兴制药实控权的呢?

北大未名全面退出

这一股权变化过程引起了上交所的注意。《科创板日报》记者通过回复函内容勾勒出了故事的始末。原来,科兴制药的成立与北大未名相关。1994年2月起北大未名投资深圳科兴工程(下称“科兴工程”)拟进行其甲肝疫苗产业化,并逐步引入其他股东方。

后期的股权变化疑似与企业经营不善相关。据回复函,2004年期间,科兴工程的原主要股东北大未名所持有的共计21.15%的股权被司法拍卖。其后几年,科兴工程经营持续低迷,2007年亏损4000万元,其他股东方希望售出股权。

在此期间,正中投资集团(下称正中投资)持续看好生物医药领域,邓学勤即为正中投资实控人。其与正中投资通过2次收购、1次股权转让获得科兴工程的全部股权。

同时,2007年期间北大未名因与湖南广电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的债务诉讼未能履行而被长沙中院拍卖了其所直接持有的科兴制药前身的另42.41%的股权,并被张乐勇以2020万元的价格全部拍得。

前述拍卖事件发生后,正中投资进一步与张乐勇协商,确定以一定的溢价购得张乐勇所持有的全部股权。

至此,科兴制药完成了实控人的转换。至于北大未名原有21.15%股权因何被拍卖?而后与湖南广电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的债务诉讼起因于何?回复函中未予以披露。

济南章丘张乐勇之谜

复盘前述股权更迭过程引起《科创板日报》记者好奇。事实上,正中投资亦参加了前述股权拍卖,报价则为2000万元——仅比张乐勇的报价稍低20万元。为何正中投资不直接通过竞价拍得科兴制药余下42.41%的股权,而要经由“张乐勇”呢?

上交所也要求科兴制药说明“张乐勇通过拍卖取得股权及向正中投资集团转让股权是否涉及利益输送或特殊安排”。

在回复函中,科兴制药称“正中投资与张乐勇并不相识”,此番竞价曲折实为“竞买价格超出现场竞买代表获得的竞买权限,正中投资集团竞买代表未继续举牌竞买”。

据回复函,张乐勇系山东济南章丘当地人,从事煤炭、超市、商业地产等业务或投资。了解到前述拍卖事由后,其出于对于生物医药行业的投资兴趣,参与拍卖并竞得股权。

而后,亦看好医药行业的正中投资“邀请张乐勇赴深圳参观考察正中投资集团的方式,让其了解到正中投资集团具有更强的资金实力和管理能力,更加有利于科兴有限的长远发展”。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科兴制药主营产品之一的重组人干扰素α1b生产车间预计于2024年从深圳搬往山东省济南市章丘,即张乐勇老家所在地。

回复函中未透露正中投资与张乐勇之间的“溢价”价格,也未就前述关联项予以进一步说明。

研发能力存疑

与北大未名“分手”后,科兴制药面对的发展瓶颈即如何产出核心产品。

据招股书,科兴制药的主营产品主要有四种,分别为重组人促红素、重组人干扰素α1b、重组人粒细胞刺激因子、酪酸梭菌二联活菌。《科创板日报》记者发现,前述产品的核心技术均来自外购。

其重组人促红素是1991年由海南亚龙生物医学研究所为载体发起的科研项目;干扰素产品为80年代由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病毒学研究所、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等联合攻关研发。

前述科研项目疑似与北大未名的背景及资源体系相关。

另两种产品重组人粒细胞刺激因子注射液、酪酸梭菌二联活菌均通过技术受让的方式分别获得自上海汉进生物、北京东方百信生物。

上交所也注意到了前述问题,并要求科兴制药方面补充说明说“是否具备对应核心技术持续创新的能力;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核心技术能否体现发行人的技术先进性”。

就此,科兴制药回复称其已“具备对应核心技术持续研发创新能力”,具体则体现在“对菌种进行持续创新形成菌种技术平台,对研究工艺技术进行持续创新形成两个产业化技术平台”,并形成了重组蛋白分泌表达技术平台、长效重组蛋白技术平台等。

但其亦补充说明称,其创新以以产业化技术为主,创新内容相对较为有限。且截至目前,共拥有发明专利 20 项,但与主要产品及核心技术相关的发明专利数量仅有6项。

至于科兴制药在招股书中所说的未来规划通过“近期—中期—远期”计划,最终成为国内细分领域具有较高影响力的生物制药企业一项内容,其也补充说明道:报告期内研发投入占比不高,其中委外研发占比接近 30%。

另坦言,其化学药研发项目后续商业化价值较低;生物药在研项目中处于临床阶段的仅有2项,且均为已上市产品新增适应症及规格,其他在研项目均处于临床前阶段,且相关在研项目大部分已有同类竞品上市销售,临床及市场价值有限。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