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科技行业大发“疫情财”:或引发“秋后算账”

去年,创业公司及其支持者如何应对疫情成为财经科技媒体关注的一大重点。创业公司先是爆发了一轮裁员,许多交易纷纷破裂。之后则是债券投资者和政府纷纷出台紧急救助方案。最后则是市场人气全面恢复,创投金额刷新纪录,IPO市场异常火爆,导致许多创业者面对热情的风险投资机构甚至感到“不胜其扰”。

随着科技行业走出疫情阴霾,重新步入繁荣,人们也越来越发现,这些科技巨头似乎并没有与全社会共享财富。事实上,科技行业的再度繁荣反而令知识经济与美国其他行业本就巨大的差距进一步拉大——尤其是原本就数字化程度不高,甚至在疫情前濒临破产的零售企业。

回顾过去一年的情况,不难看出这种差异。在科技行业全面享受繁荣的同时,其他行业却普遍受挫:

  - 低收入就业人数较疫情前减少20%。

  - 接近三分之一的低收入劳动者难以支付房租和按揭贷款。

  - 约有2600万成年人经常面临温饱问题。

  - 今年春天,黑人拥有的小企业数量减少41%,减少速度是白人拥有的企业的两倍。

Lux Capital普通合伙人彼得·赫伯特(Peter Hebert)说:“我所在的社交圈和职业圈里,大家都感觉很好,但美国的普通人却过得举步维艰,连旧金山湾区也不例外。”

这令人们对“秋后算账”越发感到不安——这可能体现在股价上,政策上,甚至是尚未明确的其他方面。

跟据以往的经验,要分散科技行业的财富效应,可能会发生以下几种情况:

最明显的就是通过某种方式加税。正如克里斯在拜登赢得总统选举后所说,拜登经济政策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对所有收入超过40万美元的人加税,并将房产税降回到之前的水平。但如果共和党继续掌控参议院,这似乎难以实现。接下来的佐治亚州径流选举将决定拜登的税收计划能否获得重要支点。

西雅图和旧金山等城市也在瞄准科技行业,他们之前也经常采取有争议的措施迫使科技行业“分享”更多财富。两年前,旧金山出台了Proposition C议案,希望通过向大企业征税来补贴无家可归者。科技行业也因此分成两大阵营:以Salesforce CEO马克·本尼奥夫(Marc Benioff)为代表的人支持这项法案,而以Twitter CEO杰克·多西(Jack Dorsey)为代表的人则提出反对。西雅图多年以来一直在加大对大企业的征税力度,而亚马逊则因此威胁要停止对这座城市继续投资。

还有一种可能性同样与针对富人增加税收有关,那就是推出普遍基本收入。这个想法在疫情之前就已经很受关注,还获得了许多名人的支持,比如Facebook联合创始人克里斯·休斯(Chris Hughes)就参与创办了一家组织来支持类似项目。

在疫情爆发前,参议员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还提出为低收入美国人直接发放现金。最近虽然很少听说类似的计划,但这可能是因为国会批准的刺激政策本质上也是一种基本收入。

人们可能也看到了一些能够影响整个行业的变化。由于民粹主义者对亚马逊、Facebook和谷歌等科技公司的崛起感到不满,催生了所谓的“反科技浪潮”,为今年的反垄断诉讼奠定了基础。

其中一项可能的举措是对规模最大的科技公司进行分拆,这无疑是在赤裸裸地剥夺科技巨头的巨额财富,所以必然遭到科技公司的奋起反抗。

科技巨头本身也有机会解决疫情引发的经济动荡。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初,他们就利用自身的物流和研发能力来阻止病毒传播。他们建设了公共检测站,为医护人员生产防护面罩,还开发了手机应用来追踪密切接触者。这种创造力和合作精神令全社会得以快速响应疫情,今后完全可以利用类似的方式缓解疫情对许多美国人造成的经济冲击。

“领导层认识到这种不平等问题,”密尔肯研究所区域经济和加州中心执行总监凯文·克莱登(Kevin Klowden)说,“但目前还没有部署太多措施来解决这一问题。”

随着新年的到来,似乎是时候思考如何解决美国社会的这种深层的割裂了。无论是由行业自行解决,还是由反应缓慢的政策制定者来解决,科技行业最新膨胀的这些财富都难免会引发外界的强烈反应。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