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达智能答科创板首轮10问,苹果产业链销售、股份支付被关注

8月31日,极客网了解到,广东安达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安达智能”)回复科创板首轮问询。

图片来源:上交所官网

在科创板首轮问询中,上交所主要关注公司核心技术、苹果产业链销售、零配件和技术服务、毛利率、采购和成本、股份支付等10个问题。

具体看来,关于毛利率,因主要产品、业务模式和客户结构等均存在差异,因此同行业公司平均毛利率与发行人综合毛利率的可比性有限。整体上发行人的主营业务毛利率水平高于同行业平均毛利率水平。请发行人披露报告期内公司各主要类别产品服务毛利率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相似产品业务毛利率的差异及差异原因。

上交所要求发行人说明:(1)结合主要产品、业务模式和客户结构等方面的差异,说明发行人的主营业务毛利率水平高于同行业平均毛利率水平的原因,并说明可比业务的选择过程、依据;(2)发行人毛利率大幅高于其他苹果产业链公司的原因及合理性。

安达智能回复称,除上述产品类别包括点胶设备或流体控制设备的诺信、凯格精机、高凯技术和铭赛科技外,其他同行业公司的平均毛利率亦低于发行人主营业务毛利率,主要原因系发行人与同行业公司在主要明细产品和产品的标准化程度方面存在差异,从而导致生产、采购等业务模式不同,以及客户结构和核心零部件自制能力等方面存在差异。

报告期内,流体控制设备为发行人的主要收入来源,并主要运用于消费电子产品的生产制造。虽然发行人与同行业公司产品在工序环节和应用领域方面一致,但部分同行业公司的主要细分产品与发行人存在不同幅度的差异。不同明细产品在市场竞争程度、客户结构、产品技术要求、产品成本构成、工艺水平等方面存在差异,因此报告期内发行人毛利率与同行业公司毛利率水平存在差异具有合理性。

发行人产品是标准化产品,在标准设备的基础平台上通过加载功能模块、变更关键核心零部件或优化运动算法等方式,即可满足客户多样化的工艺需求。

因此,由于同行业公司博众精工、联得装备、深科达、劲拓股份、赛腾股份等主要以定制化生产为主,导致其在采购环节以按需采购为主。而发行人在进行基础原材料采购时,可进行大批量采购、以获得更优的产品采购单价。

此外,发行人在设计研发和产品生产两大环节,基于产品模块化设计实现了技术方案和产品的快速交付,尤其在生产环节中,因产品的模块化设计,公司实现了流水线组装生产模式,对各装配工序进行专业化分工,极大提高了各工序工人的技术熟练度和生产效率,降低公司产品所需的制造成本。

在销售模式方面,公司的销售模式为直接向苹果公司、歌尔股份、广达、比亚迪和立讯精密等全球头部电子信息产业品牌商和EMS厂商提供智能制造装备。上述同行业公司中仅有赛腾股份为直销模式,其余同行业公司均存在占比不等的经销收入情况。经销模式下经销环节通常会保有一定的利润水平,因此直销模式毛利率水平一般会高于经销模式的毛利率水平。综上,发行人销售模式与上述同行业公司的差异,进一步使得公司毛利率高于同行业公司平均毛利率。

报告期内,发行人客户主要为苹果公司、歌尔股份、广达和立讯精密等苹果产业链公司,其中苹果公司直接采购和苹果公司指定EMS厂商采购的金额占在50%以上。同行业公司中,除博众精工和赛腾股份亦存在对苹果产业链依赖外,其他同行业公司的主要客户并非苹果产业链公司或来自苹果产业链客户的收入占比较小,与发行人的客户结构存在差异。而同样存在对苹果产业链依赖的博众精工,存在苹果公司销售毛利率高于非苹果公司客户的情况。

根据其公开披露,博众精工对苹果公司销售的毛利率主要在45%-50%左右;而对非苹果供应链的ATL销售毛利率主要为20%左右。由此可见同行业公司亦存在对苹果公司销售毛利率较高的情形。

同行业公司中,博众精工、赛腾股份亦为苹果产业链供应商。发行人毛利率高于博众精工、赛腾股份毛利率水平的主要原因包括:产品因所在工序段不同导致标准化程度存在差异,以及因核心零部件自制能力不同导致的生产成本差异。

虽然博众精工和赛腾股份均为苹果产业链的智能制造装备供应商,但由于产品的标准化程度差异、核心零部件自制能力差异,使得发行人的物料成本更低,且生产和研发设计效率更高,即使客户群体同样为苹果产业链客户,发行人亦能获取较高的毛利率水平。

关于股份支付,公司于2016年设立员工持股平台并完成对公司增资,分别于2017年、2018年及2020年将员工持股平台少量合伙份额转让予若干名员工。2018年、2019年和2020年股份支付金额分别为833.73万元、883.96万元和849.27万元。

上交所要求发行人说明股权激励计划相关权益工具公允价值的评估方法、评估参数,与同期可比公司估值是否存在重大差异及原因。

安达智能回复称,发行人的市盈率略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平均市盈率,主要受下游主要客户经营情况及新产品市场需求不足影响,发行人当期产品的市场需求下降,2017年至2019年的业绩呈下降趋势,导致发行人本次股权激励的市盈率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市盈率。

发行人该次股份支付公允价值对应的市盈率与同期可比标的资产的平均市盈率相近,不存在重大差异。

发行人2018年股份支付公允价值对应的市盈率与同期可比标的资产的平均市盈率相近,不存在重大差异。

发行人2020年股份支付公允价值对应的市盈率与同期可比公司的市盈率相近,不存在重大差异。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伙伴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