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小理”掉队了?

撰文 | 茜茜

编辑 | 李信马

题图 | IC Photo

9月初,随着蔚来公布完2022年Q2财报,今年上半年,造车新势力“蔚小理”三家企业经营状况已全部出炉。

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蔚来营收在三家车企中最高,达到202.03亿元(人民币,下同),车辆销售营收为188.15亿元。其次是理想与小鹏,营收和车辆销售营收分别是182.9亿元、177.92亿元;148.91亿元、139.37亿元。

在汽车交付方面,蔚来交付量最少,为50827辆,理想为60403辆,小鹏为68983辆。蔚来汽车交付量最少,营收最高,而小鹏汽车交付量最高,营收却在三家车企中“垫底”,这与“蔚小理”三家车企产品定价、产品线丰富度等产品策略不同密切相关。

比如,理想产品线单一;蔚来继续保持中高端定位、定价;小鹏汽车则因P7和P5两款车型支撑起八五成以上的交付量,同时,P7、P5与另一款在售车型G3i覆盖了从16-40万价格区间内的不同用户人群。 

在毛利率方面,小鹏汽车毛利率最低为11.6%,蔚来与理想,毛利率分别是13.8%、22.1%。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居于汽车第一阵营的比亚迪与特斯拉,今年上半年,比亚迪汽车相关业务营收为1092.67亿元,是蔚来的五倍,小鹏、理想的近六倍,同比增长130.31%。而特斯拉营收2459.3亿,仅净利润384.3亿就比三家造车新势力总营收都高。汽车交付方面,比亚迪上半年销量64万台,特斯拉全球交付56万台。

不仅仅是与新能源车企第一梯队相比,“蔚小理”相差一个量级,与传统车企相比,“蔚小理”的存在感也在降低。 

据乘联会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7月国内新能源汽车销售排行版中,排名前十位的车企中,不见“蔚小理”身影。取而代之的是,新能源车企比亚迪、特斯拉,以及传统车企及其子品牌长安汽车、上汽通用五菱、广汽埃安等。

 “‘蔚小理’每年汽车销量大概10万辆,规模经济效益门槛大概需要20万辆。与传统车企、比亚迪、特斯拉相比,造车新势力资金较少,规模也较小,达不到规模经济效益。”汽车分析师张翔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从账面上来看,“蔚小理”并不差钱。据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6月30日,蔚来持有现金和现金等价物、限制性现金、短期投资余额约544亿元,理想为536.5亿元,小鹏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制现金、短期存款、短期投资及长期存款为413.39亿元。

但是挡不住“蔚小理”的亏损持续加重。

一、一边亏损,一边加码研发、投资海外市场

2022年上半年,小鹏汽车累计净亏损44.02亿元,同比扩大122.21%,其中,Q1净亏损17亿元,Q2净亏损27亿元。

理想汽车上半年净亏损6.52亿元,同比扩大9.5%。其中,Q1净亏损1090万元,Q2净亏损同比猛增172.2%至6.41亿元。

蔚来汽车上半年净亏损45.7亿元,与去年同期55.34亿元相比减少17.4%。其中,蔚来Q2净亏损27.57亿元,同比增加369.6%,环比增加54.7%。

尽管造车新势力营收都实现了增长,蔚来单季度营收还首次实现了破百亿纪录。但是平均下来,小鹏卖一辆车亏损6.4万元,理想卖一辆车1.1万元,蔚来卖一辆车亏损9万元。

从财报来看,各家亏损有行业供应链紧缺等共性问题。

蔚来今年Q2毛利率从去年同期的18.6%下降至13%,主要是因为车辆利润率下降,电力以及服务网络投资扩大导致销售利润下滑,单位电池成本增加等。Q2销售成本89.52亿元,因交付量增加和每辆车材料成本上升,同比增长30.2%,环比增长5.8%。Q2销售、一般和行政开支22.825亿元也有所增长,同比增长52.4%,环比增长13.3%。

蔚来CEO李斌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多地疫情对供应链,以及供应链合作伙伴一体化压铸良率不及预期,对交付和生产带来一定影响。

理想2022年Q2财报电话会议上,提及疫情反复,严重影响公司供应链,带来供应链紊乱与市场不确定性。小鹏财报也提及2022年其面临供应链挑战与成本通胀问题。其中,销售成本增加主要是因为原材俩和电池成本增加所致。

此外,还有投入与战略问题。

今年,造车新势力均加码研发投入,其中,小鹏Q2研发费用12.65亿元,同比增长46.5%,环比增长3.6%。理想Q2研发投入21.449亿元,同比增长143.2%,环比增长22%。蔚来Q2研发费用15.3亿元,同比增长134.4%,环比增长11.5%。

三家造车新势力的研发投入增加均因开发新车型、新产品、技术的增量设计,研发人员增加所致。李斌表示,明年,蔚来将推出更多基于NT2技术平台的产品,将所有产品转入NT2平台。同时,基于新技术平台加快新产品上市。海外市场方面,蔚来首席财务官CFO奉玮表示,随着今年8月,ET7在欧洲市场上市,越来越多的其他国家的用户也将体验到蔚来的新产品和服务。对于美国市场李斌也认为,蔚来自2017年规划以来,距离进入美国市场的目标越来越近。

小鹏2022年Q2财报电话会议上也提及新品步伐加快,价格在15-50万元。今年9月,小鹏还将推出旗舰中大型SUV车型G9。理想2022年Q2财报电话会议上提到,理想目前策略是提高目标消费群体转化率,该部分人群购车预算在40-50万之间,此外,理想纯电车型将在2023年发售,比大众预期的还要更快面世。至此,理想不再受限于增程式领域,新能源汽车版图得以完整。

二、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加剧 

据乘联会统计数据,2022年8月,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排行榜上,受到传统车企反攻,以及哪吒、零跑、问界AITO等新晋造车新势力车企崛起的影响,“蔚小理”越来越难在销量前十五名中抢得靠前席位。

2022年7、8月国内新能源厂商排行榜 图片来源:乘联会、网络

其实,早在6、7月,哪吒、零跑汽车销量就开始破万,增速超100%,零跑汽车增速最高接近190%。其中,哪吒汽车以两款车型哪吒V、哪吒U(哪吒S车型Q4交付),在今年1-8月累计交付9.3万辆,零跑汽车以S01、T03、C11三款车型,在1-8月累计交付7.65万辆。

一方面,这与哪吒、零跑汽车定位中低端、下沉市场,价位在7-20万元之间有关,2021年,哪吒近六成销量来自入门级产品哪吒V,零跑汽车近九成销量来自于10万元以下车型;另一方面,造车新势力“蔚小理”近年主攻中高端市场,与造车新势力第二梯队拉开身位,形成市场目标用户差异化覆盖。

换句话说,哪吒、零跑汽车“农村包围城市”,面向下沉市场,或者城市价格敏感型用户,以较低价格获得量的迅速攀升。而随着比亚迪的崛起,凭借在汽车供应链上的优势,逐步抢占了“蔚小理”所在市场。

张翔认为,新能源汽车市场整体盘子容量有限,从早期的蓝海发展到今天,已经变成蓝海市场。面对比亚迪的抢占,传统车企转型后的反扑,“蔚小理”面临的竞争异常激烈。

“‘蔚小理’有先天性不足,第一,资金短缺、有限,第二,规模较小。与传统车企在规模经济以及良好的汽车供应链供给相比,造车新势力不占优势,同时,随着传统车企新能源汽车品牌纷纷上市,造车新势力面临的困难将会更大。”张翔说。

最后,对于造车新势力进入海外市场,张翔也表示不看好。“传统车企如丰田、大众、福特进入海外市场,得益于国内市场取得成功,在全球有多家工厂,资金链雄厚、销售网络较多。‘蔚小理’在国内市场销量一年也就10万辆左右,进入海外市场只能增加成本,面临更大的挑战。”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伙伴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