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O困难重重:内容存短板、盈利不清晰,元宇宙无着落

文/曹双涛

编辑/杨博丞

日前,PICO在中国市场正式发布新一代VR一体机——PICO4系列,售价2499元起,而这也是PICO被字节跳动90亿元收购后,首次发布的升级换代产品。

若是单纯从产品配置上来看,PICO 4的确可圈可点。全系搭载高通骁龙XR2芯片、在不含绑带和电池的情况下,其重量仅相当于一瓶可乐,4K+超视感屏和105超大视角的画面,6DoF空间头手定位让设备精准识别。

图源:PICO 4发布会

事实上,VR产品作为当前链接元宇宙最好的硬件载体,也是元宇宙发展的底座。那么,PICO的VR产品是否能够挑起字节跳动布局元宇宙的大梁呢?它自身又面临着哪些问题需要解决呢?

TOC:内容短板如何补齐?

内容是元宇宙产业的核心卖点,直击消费者需求,附加值极高,可为主导元宇宙软硬件的发展奠定基础,大有“牵一发而动全身”之作用。谁能给用户提供更优质的内容,谁的硬件产品就能火爆,谁就能够提前掌握元宇宙的流量入口。

因此,丰富的VR内容是决定VR硬件产品起量的关键,这也是今年以来各大厂商纷纷在VR内容上发力的原因所在。比如,Meta与翠贝卡电影节合作展映20部短片,腾讯QQ音乐推出周杰伦、张靓颖、王源等音乐人的VR专辑。大朋与兰亭数字达成5G+Cloud VR直播合作……

而从目前来看,内容上的缺失依旧是PICO系列产品的最大短板,而这也会影响到字节在元宇宙上的发展和落地。

运动健身作为VR使用的重要场景之一,PICO 4也首次发布了集私教课程、瑜伽等多种运动于一身的应用《超燃一刻》,还有节奏音游《闪韵灵境》、VR搏击应用《莱美搏击》以及《多合一夏季运动VR》《实况钓鱼》等,搭配PICO运动中心加入的CalSense体能监测算法,可以根据身体数据和动作轨迹计算卡路里,让VR运动成为一种生活新时尚。

图源:PICO 4发布会

但来自西安的私人健身教练曹昌利却告诉我们,虽然VR健身是未来健身的发展方向,因为这能够极大的简化学员和教练之间的沟通,但从现阶段来看,VR健身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首先,一个好的私人教练同时是一个老师、一个演说家、一个心理医生、甚至可能是影响用户一生的导师,有些沟通和情感的互动也是需要考虑的,VR健身需要做的是如何建立起与用户的情感交流,而不能只成为一台冷冰冰的机器。否则,这会影响到用户后续对VR产品的使用以及VR的复购率。

其次,由于不同用户的身体状况不同,所表现出的肌肉群组也会不同,这就要求私人教练在平时的训练过程中,需要针对每个用户的实际情况制定出不同的健身方案。

而且学员在进行健身动作练习时,绝不能只是简单的模仿,而是需要健身教练对动作不断的指导、纠错,这样才能提高用户的健身效果。换句话说,健身不可能完全脱离现实,完全停留在虚拟世界之中。

最后,用户在非健身状态下、健身强度一般下和高强度下,仪器所能监测到的数据是不同的。这个不同就需要对用户进行反复监测,才能得到出一个最为真实的用户身体情况。

但问题是,用户何时何地佩戴VR也充满了不确定因素,而这也对VR后台的算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现阶段的VR健身后台算法不一定可以满足这个要求。

而全息影视作为VR的另一重要应用场景,PICO在当下以及未来仍有不少问题需要解决。

虽然近些年来,PICO持续发力内容建设,加大投入制作并引进了大批视频内容,用户可以在VR影院观赏好莱坞大片、明星VR演唱会、《跟着德爷闯东非》等优质资源。

而在PICO 4的发布会上,三体版权方三体宇宙已与PICO达成合作,将共同制作首个VR版本《三体》互动叙事作品,并会在明年上线。但问题是,仅仅依靠这些内容,就能持续性的拉动PICO4后续的动销吗?恐怕这里要打上一个问号了?

图源:PICO 4发布会

另外,保证优质影视内容的长期稳定输出,是VR产业发展的关键所在。但对于上游的VR影视制作公司来说,现阶段所面临的最大难题在于如何在成本和收益达到平衡。

上海某家VR影视制作公司负责人张伟告诉我们,由于目前市面上可供选择的VR摄像机并不是很多,而且价格也非常贵。若在加上视频后续的制作、画面的渲染等等,一条视频制作的成本并不低。然而,巨大的投入背后却是当下VR影视公司找不到清晰的盈利模式。

业内认为未来VR影视唯一可行的盈利方向就是在影视剧中植入广告。但这个前提是,需要国内VR设备的销量,用户渗透率、使用时间等数据可观的前提下才能实现。

根据Wellsenn XR报告,2022一季度Pico全球出货量约为17万台,市场份额约为6.18%,爱奇艺全球出货量约为2.3万台,市场份额约为0.84%。即使将二者出货量累加的话,又有多少活跃用户呢?

而PICO目前的影视资源主要来源于字节跳动,但这也一直是字节跳动所欠缺的地方,未来也很难对PICO形成反哺。而在字节真正擅长的短视频领域,其在PICO的VR设备刷抖音并没有太大意义。因为Pico中的抖音,也只是一块处于黑暗空间中央的竖屏,除了屏幕比手机大之外没有太多差异,与其他VR内容相比沉浸度差了不少。

而去年字节和乐华所推出的虚拟偶像女团A-SOUL,本应该是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解决PICO在内容上的短板上。但目前A-SOUL却陷入到品牌危机之中,这也让PICO的内容短缺问题越发严重。

游戏应用是目前VR内容生态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Pico 主要通过积极引入经过 Quest平台验证的游戏,如《 VFC 格斗家》,《剑与魔法》、并学习Meta从技术和资金两方面搭建 VR 内容生态的正循环,但现阶段Pico商店的应用数量和品质仍和主流 VR 游戏商店有一定差异。

比如,据VR陀螺统计,截止2021年,全球VR应用平台中,Steam的应用最多有6212款,其次为VivePort的2284款,Pico还不及它们的零头。

在应用少的情况下,据不完全统计,PICO商店中75%的应用需要付费。正如一位消费者嘟嘟所说的,我花了2000多买了一台VR设备,现在还需要继续花钱买应用。我到底图啥呢?

图源:PICO商店

从事安卓研发多年的龙总告诉我们,PICO之所以会出现应用少的情况,实则是多方原因导致的。比如,由于目前国内的VR软件没有一个明确的生态标准,这就导致相关企业在开发VR类APP时难度很大,而且企业也必须要完成建模、算法等大量的细节工作。

然而,在高投入的背后,一款VR类APP到底能够企业到底多少收入,也充满了很多未知。因此,很多APP厂商对此并不感冒。

但对标国外来看,截至2022年2月Oculus Quest平台上共有124款应用程序收入超过100万美元,而在2020年9月仅有35款。而这也保证了平台形成正向的内容输出体系,推动平台在内容上的不断完善。

或许正是在内容上的缺失,字节内部也发生了不小的人事调整。据晚点LatePost报道,西瓜视频负责人任利峰、 抖音综艺负责人宋秉华、抖音娱乐总监吴作敏都已相继转岗至VR产品部门。

TO B:如何找到盈利模式?

虽然在本次发布会上,PICO总裁周宏伟指出,PICO的VR产品和技术应用在企业级市场,包括消防培训、安全教育、慢性病康复、VR科技课堂等方面。比如,一些消防部门使用了PICO的VR技术后,演练学员可以置身于模拟厨房、加油站、森林等实训环境中,学习不同场景的操作流程,大大提高了培训效率,减少意外伤害。

此次发布会面向企业级市场推出PICO 4 Enterprise,这是一套由强大硬件产品和全链路平台能力组成的一站式解決方案,将在更多行业探索VR的应用。

但在企业端的应用过程中,需要解决两个核心问题:如何给企业带来真正的价值,帮助企业达到降本增效呢?而PICO又如何从企业身上实现盈利呢?

对标国内的SaaS产业来看,虽然类似于有赞、微盟近些年来一直在增加各种功能,来全方位的服务企业。但目前这两家企业依旧长期处在亏损之中。其中,今年2022上半年为例,有赞的经营亏损同比扩大5.5%,达到了4.74亿元。微盟在今年上半年经营亏损同比扩大285.2%至6.31亿元,经调整净亏损更是同比扩大499.2%。

数据来源:WIND,Mob研究院

事实上,有赞和微盟的情况并非个案,目前国内大多数SaaS服务型企业都处于微利或亏损状态,而这也是由其商业模式所决定的。而反观VR在和企业的结合上,所面临的业务场景更加复杂和多元化。比如,国内不同行业、不同企业对VR的需求不同,有些行业已形成稳定的上下游产业链,无须VR介入。

因此,对于PICO来说,若始终无法探索不出能够真正解决企业痛点的核心解决方案,其未来在B端的商业化变现之路依然充满坎坷。

若PICO始终无法找到在C端、B端可持续的盈利模式,其后续和字节的关系也充满了未知。一方面,字节斥资90亿收购PICO或许只是真正烧钱的开始,参考meta的财报来看,AR/VR相关的硬件、软件和内容在内的 Reality Labs业务,在过去一年里亏损超100亿美元,2019年至2021年,三年累计亏损则高达21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10亿元。

若是考虑到国内VR市场仍处在行业发展初期,估计这个亏损会更大。那么,字节是否愿意长期承担其这个亏损呢?

而且从用户数据来看,据Steam平台公开数据估算,5月份Oculus玩家月活约283.93万人、Pico约2.86万人。这一产品和字节旗下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等APP的月活相比,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事实上,不管是国内的VR市场,还是由VR所催生出的元宇宙市场,都需要一步一个脚印进行不断探索出来,这也是一个相对较慢的过程。但这和字节跳动所要求的产品快节本质上不符的。若是在这种情况下,Pico未来又要拿什么续命呢?

结语

回头来看,字节和其他大厂相比,在元宇宙上的布局本身就很欠缺。除在自然语言处理、机器学习、计算机图形学和增强现实、安全与隐私等技术上的积累外,其他的动作更多的是收购投资游戏公司的代码乾坤、投资VR 数字孪生企业众趣科技。

而字节本身想借助于Pico构建起硬件-内容-平台的生态体系,进而发力元宇宙市场。但如今Pico自身所面临多重问题待解,这也让字节距离元宇宙真正落地恐怕还有很长的时间。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伙伴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