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尔特曼为何被逼宫?传他排挤首席科学家、离间董事会

12月11日消息,奥尔特曼被解雇后立即传出的说法是,OpenAI的广大员工都很喜欢他,他的突然被解雇令他们感到震惊。对于一个将意识形态置于利益相关者的要求和员工意愿之上的董事会来说,这是一个反复无常的举动。

但在过去的几周里,更多有关这场逼宫大戏的细节浮出水面,让人们对董事会解雇奥尔特曼的决定有了更多的了解。

据腾讯科技引述外媒报道,这些新的细节表明,奥尔特曼是一个老练的企业阴谋家,他操纵OpenAI内部人员的行为和看法以维持自己的权力和地位,但他的策略却以错误的方式惹恼了该组织内部的很多人。

当OpenAI董事会在11月17日首次宣布奥尔特曼被解雇的消息时,引起了科技界和广大员工的震惊。然而,当时董事会并未给出太多解释,只是说他与董事会的沟通中表现得不够坦诚。

然而,随着更多细节的揭露,可以发现事情并不像表面看起的那么简单。据报道,奥尔特曼在董事会成员之间进行了一些挑拨离间的行为,尤其是针对那些对他发布激进人工智能技术持不同意见的人。

考虑到这项技术对人类的潜在威胁,OpenAI内部从成立之初就一直紧张地讨论如何谨慎地开发AI技术。

其中一个例子是,奥尔特曼与董事会成员海伦·托纳(Helen Toner)的意见并不总是一致。今年10月,托纳在乔治城大学的一家智库发表了一篇论文,她赞扬了OpenAI的竞争对手Anthropic推迟发布聊天机器人Claude的行为,并批评了ChatGPT在“偷工减料”的情况下发布。

奥尔特曼得知此事后给托纳打了电话,表示这可能会让已经在调查OpenAI的联邦贸易委员会更加关注它。托纳提出向OpenAI董事会道歉,但奥尔特曼后来亲自给OpenAI高管发了电子邮件,告诉他们他已经斥责了托纳。他在邮件中写道:“我觉得我们对这一切可能造成的危害看法不一致。”

这样的冲突可能导致奥尔特曼在托纳和另一位董事会成员塔莎·麦考利(Tasha McCauley)之间播下了怀疑的种子。知情人士表示,奥尔特曼曾打电话给其他董事会成员,告诉他们麦考利希望托纳离开董事会。但麦考利后来表示,当董事会成员询问此事时她才知情,并称“绝无此事”。

奥尔特曼与OpenAI的首席科学家、前董事会成员伊利亚·苏茨凯弗(Ilya Sutskever)的关系也颇为紧张。这种紧张的根源主要在于意识形态上的分歧。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OpenAI内部,苏茨凯弗被视为一个具有学术思维的人工智能“梦想家”,但这一特质并未得到奥尔特曼这类工程师的热烈欢迎。苏茨凯弗担忧奥尔特曼推动OpenAI开发技术的速度过快,希望采取更为谨慎的态度。

随着时间的推移,苏茨凯弗也因被“排挤出ChatGPT-5的决策之外”以及扩大产品和公司规模的计划而感到沮丧。

10月,当奥尔特曼将一名研究人员提升到与苏茨凯弗相当的级别时,紧张关系达到了顶峰。苏茨凯弗认为这是对其在公司地位的挑战,并向其他董事会成员表示抗议,称他可能会辞职。董事会成员认为,这可能是要求他们在苏茨凯弗和奥尔特曼之间做出选择。

在OpenAI的六名董事会成员中,有些人认为奥尔特曼不够坦诚,甚至有点精于算计。据传,这些董事会成员大多具有非营利组织或学术界的背景,因此他们可能不太认同奥尔特曼那种“快速行动,打破常规”的技术高管策略。

据一位熟悉董事会讨论情况的人士透露:“他们觉得奥尔特曼撒了谎。”他们非常担心奥尔特曼的策略和关系网,所以当他们开始讨论解雇他时,决定以保密的形式进行。这位知情人士称:“很明显,一旦奥尔特曼知道了,他会尽一切可能破坏董事会的决定。”

此外,知情人士还透露,在奥尔特曼被解职两天后,苏茨凯弗在一次与OpenAI员工的会议上表示,他从董事会那里得到的一个解释是,奥尔特曼对公司的某个成员提出了两种不同的意见。此外,据说奥尔特曼把同一个项目交给了公司里的两个不同的人。

在被驱逐之前,奥尔特曼确实曾与董事会发生过争执,他本人对此也并未否认。他在被解职不到两周后在X上写道:“公司的最大利益和使命永远是第一位的。

很明显,我和董事会成员之间确实存在误解。对我来说,从这次经历中学习并将这些经验应用到我们公司的发展中是非常重要的。我欢迎董事会对最近发生的所有事件进行独立审查。我非常感谢托纳和麦考利为OpenAI做出的贡献。”

尽管奥尔特曼没有公开回应外界对他难以共事的指责,但在上周接受特雷弗·诺亚(Trevor Noah)采访时,他承认董事会需要更加关注人工智能安全的问题。他对诺亚说:“我很高兴能有第二次机会把所有这些事情都做对,而我们以前显然是搞错了。”

奥尔特曼被解雇的时间非常短暂,这表明他得到了更广泛组织的支持。这引发了OpenAI高管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心形表情包的浪潮,员工也发公开信表示支持,甚至威胁如果他不复职就辞职。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支持奥尔特曼。

早在2022年秋天,就有OpenAI的几位高级领导人带着对奥尔特曼的不满来到董事会。他们认为奥尔特曼可能会扰乱OpenAI的工作流程。包括那些管理大型团队的人也说,奥尔特曼会让员工以有问题的方式相互对立。

这些言论促使董事会对奥尔特曼担任首席执行官期间的行为进行了审查。一名员工告诉董事会,在他与奥尔特曼分享了自己的批评意见后,奥尔特曼变得对他“充满敌意”,并在其所在团队持续的诋毁他。

虽然奥尔特曼在短期内恢复了首席执行官的职位,但这一事实也表明,这些指控对他的强大支持者(如微软)来说可能还不够。

极客网企业会员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伙伴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