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餐饮协会投诉美团,可怪美团就能解决问题吗?

郭静的互联网圈 2020-04-15

原标题:广东餐饮协会投诉美团,可怪美团就能解决问题吗?

最近,美团被推上风口浪尖。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联合广东各地餐饮行业协会向美团外卖发出交涉函,呼吁美团外卖取消独家合作机制,以及减免外卖服务佣金。一时之间,美团外卖成为众矢之的。

在一片狂呼声中,众人似乎忘记了,在疫情期间,美团外卖所做的贡献,书店、药店等纷纷与外卖平台合作。对于用户来说,外卖平台也有着“救命”的价值,这才过了多久,就开始对外卖平台进行声讨。

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提到的最重要的问题是美团的佣金高。确实,无论是商家还是用户都容易产生这种错觉,一方面,有些餐饮商家并没有通过外卖赚到钱;另一方面,有些消费者对于外卖的歧视心理仍未消失。

但大家没看到的是。

1.外卖佣金并不是都给了美团,其中大部分都给了外卖骑手。外卖平台佣金主要由三项资费组成,分别是平台使用费、技术服务费和配送服务费。其中,配送服务费占到佣金的80%。如果商家自行解决配送方案,那商家的佣金完全可以降至个位数。

美团财报显示,2019年全年,仅骑手费用一项,美团外卖总计支出就超400亿元,而2019年全年美团外卖佣金收入为496亿元。

对于商家来说,如果要自行解决配送问题,如果外卖业务少,成本当然不高,但如果外卖业务过多,自行配送解决方案的成本绝对大于美团。

2.相比较BAT等互联网巨头15%——30%的运营利润率,美团外卖的实际利润率并不高,每一单外卖的利润不到2毛钱。美团外卖干的是真正的脏活累活,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互联网公司,没几家公司愿意涉足线下的原因,模式太重,种类复杂。美团外卖是靠一单一单做出来的。

还有一个问题不知道大家想过没有,大家对外卖平台佣金模式的吐槽,是发生在疫情之后,而不是之前。真正让餐饮商家受到伤害的是疫情因素导致的,一方面,堂食被取消,另一方面,消费者在饭店的消费频次降低了。

餐饮商家最大的问题还是整体业务量降低,总收入下降,随之而来的房租、人力等成本却没有降低,他们的日子自然不好过,美团外卖就被推出来了。

实际上作为平台,美团并没有忘记它的平台价值。疫情期间,不少人的工作都没了,骑手成为“城市摆渡人”,疫情发生后,美团平台新招聘了33.6万骑手,既解决了用户的生活需求,同时也解决了一大群人的就业问题。

3月9日,美团外卖还启动了“商户伙伴佣金返还计划”,对全国范围内优质餐饮外卖商户,按不低于3%-5%的比例将外卖佣金直接打入商户的美团账户,可用于线上营销和流量推广。

所以,餐饮企业怪到美团头上解决不了任何问题,餐饮企业更应该考虑怎样解决当前的难题,而不是怪平台,要没有平台的营销和流量、用户等势能,餐饮企业的日子会更难过。困难需要大家一起扛。

另外,对于外卖这种新兴模式,餐饮企业也应该考虑怎样借势,怎样通过它把业务做的更好,发展到现在,外卖上的商家竞争也很激烈,比如同样是麻辣烫、快餐、烧烤等,在线下可能用户就会去一家,但线上就会有很多家同时竞争。

美团财报显示,2019年平台上的交易用戶数量为4.5亿,每位交易用户平均每年交易筆笔数27.4。

美团有流量有用户。懂得玩的商家自然能从中赚钱,比如,九毛九:2019年九毛九外卖收入占餐厅经营收入18.4%,其外卖收入正逐年增长。海底捞的外卖业务收入从2018年的人民币3.236亿元上升到2019年的人民币4.485亿元,增长了38.6%。呷哺呷哺2019年继续拓展食材外送及即食火锅业务「呷煮呷烫」,发展新兴外送品类,增强与传统火锅外送的竞争优势,外卖业务销售收入贡献了集团收入的5%。

哪里都困难,关键还是要想着变,而不是怪别人。中国十几亿消费者摆在这里,机会肯定还是有的。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标签外卖
  • 郭静的互联网圈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搜狐IT自媒体成员,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