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花一现的羊了个羊,再一次带坏游戏行业风气

郝小亮 2022-09-28

刚过了两周,小游戏“羊了个羊”的热度就难以为继了,据说为了让更多用户享受到“通关”的乐趣和成就感,羊了个羊官方于9月23日降低了游戏的难度,但这个举动无疑也让更多的用户在通关之后顿觉索然无味,而后毫不留恋地抛弃了这款游戏,就像从来都不曾玩过一样。

昙花一现,似乎是羊了个羊这类突然爆火的小游戏难逃的命运,许多阅历丰富的网友早已对此见怪不怪了。从2018年的微信“弹一弹”,到2021年的“合成大西瓜”,无一不遭遇了从突然爆火到迅速无人问津的过程。如果宽泛一点来讲,2014年带有明显游戏属性的现象级应用“脸萌”,其命运也同这些小游戏如出一辙。

在这些产品中,“羊了个羊”是我唯一没有玩过的产品,原因一是我见过了太多同类小游戏,即便没有玩过羊了个羊,也大概知道它是怎么回事。就好比,我只要闻一闻就知道一个鸡蛋是臭的,又何必非得吃上一口呢。二是因为这类游戏除了打发时间对抗无聊之外,几乎没有任何意义。说白了,我不想在这样的游戏上浪费宝贵的时间。

但我还是愿意花费一点时间聊一聊羊了个羊这款小游戏,以及它所代表的一种糟糕的行业现象。

这样的游戏能够爆火,我将其最大的原因归结为基于网络社交关系导致的“人传人”现象,而之所以出现人传人的现象,背后又有两个原因:

一是普遍的“从众心理”,看到许多人在玩一款游戏,自己也忍不住要玩一玩,仿佛不这么做就脱离了集体、落后于潮流;二是“挑战欲”作祟,看到许多好友通关了,自己忍不住也要挑战一下,或者看到自己的排名不如好友,自己不甘落后,忍不住要比试一番。

此类游戏的开发者正是巧妙利用了用户的此种心理,让人们陷入其中无法自拔,直至完成通关。我想,羊了个羊的开发者对于游戏的迅速降温应该是有心理准备的,但仅仅是短暂的爆火也足以让他们赚上一笔了,仅仅是这一笔“意外之财”就足以让他们陷入继续研发类似现象级游戏的努力之中。

而更多的游戏开发者则趋之若鹜地加入到对羊了个羊的拙劣模仿之中。据说,“羊了个羊”的高仿之作已经高达一百多款,什么“牛了个牛”、“猪了个猪”、“喵了个喵”,简直让人哭笑不得。

不论哪个行业,从业者的精力都是有限的,看到这种局面,我们很自然地会想,如果我们国内的游戏开发者把精力都放在了对现象级小游戏的模仿上,对短期利益的追逐上,那么我们何时才能开发出一款在全球游戏行业中排的上名次的优秀之作呢?

中国的游戏产业发展几十年,始终没有一部可称之为“大作”的作品,原因何在?很多人在这个问题上已经做出了太多的分析,我想补充一点,那就是中国的游戏开发商,钱赚得太容易了。

仅仅靠粗制滥造加之铺天盖地的“是兄弟就来砍我”的广告,就能够掏空玩家的钱包,又何必投入大量成本设计一款优秀的作品呢?仅仅靠不断推出新道具、新皮肤,激发出用户的虚荣心和攀比心就能够赚得盆满钵满,又何必走一条更难的赚钱之路呢?

我能够理解游戏开发者终究是要赚钱的,但如果开发一款游戏的目的仅仅是为了赚钱,缺乏对游戏行业的敬畏和对更高制作水平的追求,那么中国游戏产业的发展就会长期处于碌碌无为乏善可陈的状况之中,难以获得世界玩家的尊重。

试图利用网民的从众心、攀比心、虚荣心来赚快钱,这个坏头不是羊了个羊开的,但羊了个羊的出现再一次带歪了游戏行业的方向,再一次带坏了游戏行业的风气。游戏行业真正缺少的不是羊了个羊这样的现象级小游戏,而是能够代表中国游戏产业最高制作水平的大制作。前者注定无法逃过昙花一现的命运,而后者才能在世界游戏史上留下一个名字。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标签羊了个羊
  • 郝小亮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最极客创办人,TMT领域观察者评论人。游走于科技、人文与商业之间,以严谨思维、独特视角、平实语言记录时代发展。个人微信:375952010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