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5G,美国人真急了

冀勇庆 2020-02-11

原标题:为了5G,美国人真急了

如今,面对国内进展缓慢的5G,美国政界和商界人士真的着急上火了。

1月14日,6位美国参议员发起《利用战略联盟(美国)通信法案》,希望设立超过10亿美元的基金以鼓励西方企业开展5G创新,对研发5G的企业至少补助7.5亿美元。此外,还将另设5亿美元补助在全球部署“可靠与安全”设备的西方企业。

还有美国政界高官和商界高管的连环互怼。先是白宫经济顾问Larry Kudlow建议将微软、戴尔、AT&T等美国公司联合起来,使用open RAN打造美国5G软件架构和基础设施。当然,也邀请爱立信和诺基亚等欧洲电信设备商的参与。

不过,Larry Kudlow的想法遭到了美国司法部长William Barr的嘲笑,他认为这是一种完全未经检验的方法,这种方法“需要多年时间才能起步,即使可行,也需要十年的时间才会迎来黄金时期”。William Barr转而提出自己的解决方案:建议美国政府收购爱立信或诺基亚的股份,最好能够实现控股,从而加强其对网络基础设施市场的影响力,并减少对华为设备的依赖。

紧接着,William Barr的建议却被美国电信运营商AT&T董事长兼CEO Randall Stephenson泼了冷水。Randall Stephenson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政府在私有公司中持股并开发私有解决方案,我认为这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美国政界、商界集体焦虑的背后,恐怕还是美国5G网络建设情况的不尽如人意。虽说前几天在财报沟通会上,高通CEO 史蒂夫·莫伦科夫(Steve Mollenkopf)特意给美国5G打气,说美国四大运营商的5G建设“都很顺利”,可是说到具体的数据就有些寒碜了:

目前,美国最大的电信运营商Verizon已经在美国31个城市部署了5G网络,今年将推出至少20多款5G终端。第二大运营商AT&T预计将在今年第二季度提供全国性的5G覆盖。

具体建设了多少个5G基站,发展了多少个5G用户呢?一概都没有披露。去年12月17日美国《华盛顿邮报》曾经报道过,认为到2019年年底中国将建设完成大约15万个5G基站,“这一数量是美国的15倍”。好吧,就以这个数字来计算,到去年年底美国也就建设了1万个5G基站。

中国5G的实际进展情况呢?今年1月20日,工信部部长苗圩在国新办发布会上透露,截至2019年底全国共建成5G基站超过13万个,国内市场5G手机出货量超过1377万部。另外据三大运营商的统计,5G的个人客户数量突破1000万户。

最近的疫情使得一些美国人士错误地认为,这是美国5G赶超中国5G的好时机,老冀觉得非常可笑。且不说中国5G网络的进度早就已经把美国远远抛在了后面;就说疫情势必会引发更多的非接触沟通需求,反而会进一步促进5G网络的建设速度,我们已经看到三大运营商火速建设了火神山和雷神山的5G网络,就连5G网络直播、5G远程诊疗也做得风生水起了,美国人拿什么来追我们?

实际上,美国在5G上的落后,完全是自己跑偏了。前不久,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主席阿基特·帕伊(Ajit Pai)指出,高成本、有限的频谱可用性和施工人员的短缺,是制约美国5G部署的主要因素。

帕伊表示,FCC在频谱方面“有很多事情要做”,正在努力开展工作以开放2.5GHz、3.5GHz、3.7GHz、4.9GHz、5.9GHz、6GHz和毫米波频段频谱。不过他能做的事情也很有限,因为“每个频段都已经有了主人”。

正如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所言,美国人在5G频谱上犯了大错。由于此前Sub-6(频率范围是450MHz-6GHz)大部分被美国军方和卫星运营商占用,美国电信运营商只能选择毫米波(频率范围24GHz-52GHz)作为5G频段。

受制于无线电波的物理特性,毫米波的短波长和窄光束特性让信号分辨率、传输安全性以及传输速度得以增强,但传输距离大大缩减。

Google对于相同范围内、相同基站数量的5G覆盖测试显示,采用毫米波部署的5G网络,100Mbps速率的可以覆盖11.6%的人口,在1Gbps的速率下可以覆盖3.9%的人口;而采用Sub-6频段的5G网络,100Mbps速率的网络可以覆盖57.4%的人口,在1Gbps的速率下可以覆盖21.2%的人口。可以看到,在Sub-6下运营的5G网络覆盖率是毫米波5倍以上。

谷歌测试结果对比,左为毫米波覆盖,右为Sub-6覆盖

此外,在美国建设毫米波5G,需要安装1300万个基站,耗资4000亿美元,才能保证28GHz频段下以每秒100 Mbps的下行速率达到72%的覆盖率、每秒1Gbps的下行速度达到55%的覆盖率。而建设Sub-6的5G网络所需的基站数量则大大少于毫米波,有一部分基站只需要在原有4G基站上加装就可以了,从而大大节省了部署成本。

无论是网络覆盖还是部署成本,Sub-6均完胜毫米波。也正因为如此,目前全球正在建设的5G网络,除了美国之外,绝大多数都采用了Sub-6,这也反过来进一步促进了Sub-6设备成本的减低,使得其更具竞争力。

也正因为如此,2019年4月美国电信运营商还跟韩国电信运营商抢全球首个5G网络的商用,如今却对5G商用进展缄口不言了。实际上,他们只是在一些大城市的热点地区部署了一些5G基站,然后转成WiFi信号,提供给该地区的用户接入罢了。这样的5G,连移动性都谈不上。

看来,要赶超中国,美国的5G恐怕是指望不上了。长远来看,也许得指望正在忙着发射通信卫星、搞Starlink计划的埃隆·马斯克了。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标签美国
  • 冀勇庆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自媒体”老冀说科技“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