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是谁毁掉了女性平权?

康斯坦丁 2021-06-14

原标题:《女人》是谁毁掉了女性平权?

法国导演贝特朗,是一位超强纪录片导演,作品不多但都是精品,他带领团队总是不惜时间和精力,来确保纪录片的深度、准确和完美。比如贝特朗和和另一位女性导演娜塔莎·米科娃导演联合制作完成纪录片《女人》,整个摄制组走访了50个国家,采访记录了两千多名女性对自己的评价。基于如此庞大的数据库,《女人》这部纪录片完美地呈现出一副全球范围内的“女人众生相”,真实且震撼。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男女平等都是一个比较热的话题,而且于现代文明社会有了非常明显的进步。比如中国古代封建社会崇尚“男尊女卑、女子无才便是德”的理念,甚至要把女人的脚都给绑起来,视“三寸金莲”为最美;显然,中国经过现代文明洗礼已经有很大进步,欧洲、美国一向推崇“人人平等”的文化,女性地位也不低;至于说,印度、阿拉伯等国家,女性平权方面还是很落后的。

男女之间的关系,势必会受到社会文明程度、生产力关系等因素的影响。比如最早人类是母系社会,就是因为女性承担着组织生产、生产资料分配等任务;后来男性在狩猎、屠宰、建筑、奔跑、伐木等方面的优势,使其渐渐占据生产、生活的主导地位,如此结构延续了将近5000年,亘古不变。现在,新的社会形态再度出现,《女人》呈现出的画面,能让男人更深刻地认识女人,也能让女人更深刻地认识自己,并获得鼓舞和安慰。

男尊女卑,身体是一切罪恶的起源?

《女人》所呈现的内容,非常地繁杂,但整体梳理下来,脉络还是相对清晰的,也更加符合现实的逻辑。影片开始就将镜头对准女性的身体,有人认为:身体也是一切男尊女卑的起源。首位讲述自己故事的女性,是一位两性暴力和人口贩卖的幸存者,同时,也是最长的铁人三项吉尼斯纪录保持者。尽管她已经足够强大,具有勇气,但依旧有着非常恐怖的遭遇,她在接受采访时说:我真得是太恐惧了,恐惧引发沉默,沉默又使一切成为可能。所以,借助《女性》纪录片拍摄,她希望打破沉默,坚信:只要发声就会有改变。

整部影片从女性身体开始切入,也符合基本逻辑。面对男女生理上的差异,接受采访的人有着自己独特的情感:有些人喜欢女性的身体,喜欢突出的胸部,但也有些人憎恨自己的身体,觉得每个月来事儿,就是上帝对女性的惩罚。

此外,一副好看的皮囊带来的不仅仅是欢愉,如果某位女性的姿势太过于性感,就会引发陌生人的注意,猥亵和两性暴力经常发生,甚至自己的父亲都会垂涎这好看的皮囊。在讨论完皮囊之后,影片很自然地切换到两性的话题。同样地是因为生理差异,女性在这种事情中往往很被动,男生可以轻松地获取很high的感受,而女性颇为困难,有些人甚至一辈子都没有办法体验到很high的感觉。当然,《女人》采访了两千名女性,怎么也有一些人在这方面会感觉蛮幸福的。她对着镜头表达了对丈夫的感激,对夫妻生活的欢愉,以及对生命的无限热爱,但这样的女性凤毛麟角。

其实,除了最基础的生活之外,女性的生理特点在工作、事业上的影响更加深远。事实上,无论我们如何推崇男女平等,在政治领袖方面,女性数量都全面落后,中国封建历史有无数个或英明、或昏庸的皇帝,但却只有一位女皇帝。时至今日,我们也很难看到大批的女性领导;相比之下,女性在企业里担任领袖的比例要高出很多,类似董明珠、桑德伯格、惠特曼等女性高管,都做出了非常惊艳的成绩,但是不好意思,从宏观来看,女性领袖依旧偏少。事实上,无论是在政治界,还是在企业界,领导人都需要极度冷静,也就是理性思维要强一些;同时,这些岗位需要的“气场”,也无法从女性身体上彻底散发出来,再加上长期高强度的工作状况,也需要超级旺盛的精力;况且,如果再考虑到女性生育所带来的事业停滞,就更加难以同男性抗衡。总之,生理上的差异注定了女性平权的艰难。

自然现象,如何看待女性平权?

相比于其他女性纪录片,《女人》虽然也讲述了一些女性的遭遇,控诉权利上的不公平,但镜头中的女性并没有一味地“以弱者的心态”来博取同情。影片中的部分女性会因自己的性别而骄傲,她们能享受到良好的婚姻,对生育和抚养充满兴趣。一些杰出的女性在很多领域,取得了超越男性的成绩,如前文提到的董明珠、桑德伯格、惠特曼等等。

事实上,男女生理上的差异、权利上的不平等以及不同的社会分工,都可以视为一些自然的社会形象,由“数以亿计”的因素决定,远非一个组织、一个国家或者一种文化所能决定。正如现代社会,科技日益发达,人工智能、大数据、自动化技术渐渐成熟,单纯的体力劳动大幅减少,多维度管理、情感沟通等工作日益增加。这就意味着,男性强壮有力不再是优势,而女性亲和力强、感性的特点正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按照如此逻辑,实现女性平权只是时间问题,但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又将这一切打乱。显然,面对未知病毒的恐惧,女性遭遇的心理压力会更大;面对新冠疫苗接种,女性顾虑的因素要更多,包括生育、哺乳等因素。由权威机构发布的报告显示:如果没有新冠疫情,实现男女平权大概需要99.5年;如今随着疫情影响加重,这个数字会增加到135.6年。

总之,男女平权是一种美好的愿望,而男女差异则是自然的社会现象。女性与其追逐一种莫须有的平等,倒不如强大自身,毕竟,世界总是由强者创造且制定规则。女性想要靠近男女平权,应该学着独立、自主、有创造力和话语权,而非等着男性觉醒,弄一个三八妇女节或者女性专座什么的。谨记一切由男权创造的女性福利,都会破坏女性平权。(科幻星系 康斯坦丁/文)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标签女性
  • 康斯坦丁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康斯坦丁:知名IT评论人,科幻星系、科技新发现创建人,多家知名媒体及企业特邀顾问专家。 科幻的视角 科普的态度 分享世界百态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