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直播带货,真是一门大生意吗?

康斯坦丁 2021-08-11

原标题:医生直播带货,真是一门大生意吗?

随着短视频平台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跑来做生意,最早只是一些娱乐明星、网络大V而已,滚滚财源让大家都觉得眼热不已,于是蜂拥而至,包括老艺术家,如潘长江、蔡明、刘德华等等,也包括企业家,如董明珠、李国庆、罗永浩等等,还有就是不计其数的草根网红,因为直播成为新时代的名人。直播淘金热正蔓延至全社会,任何行业都不甘落后,日前最受关注的应该是医生带货。当然,它的关注度也来自于惊艳的销售额和医生天然自带的光环:一位医生的抖音直播间里,售价不足百元的玻尿酸,一晚上的成交量就能达到200万元;在过去30天里,这款玻尿酸原液关联了2155个视频、5137场直播,众多医生自媒体都推荐了这款产品,使得销量野蛮生长。

显然,我们应该双手支持“专业人士”做直播,特别是医生这样的稀缺资源,又直接关系到国计民生和老百姓的幸福感。尴尬的是,中国的资本市场一直处在“癫狂”状态,引得专业人士跟着一路狂飙,而且大家总要先奔跑起来再寻找方向,越来越难以静下心来,认真思考和规划。医生直播,是一门大好的生意,但不要让金钱掐住脖子。

双面医生:一半是天使,一半是恶棍

希腊神话中,有一个双子座的圣斗士,名叫撒加,他拥有双重人格,一面是维护正义的天使,一面是恶棍般的邪恶化身。事实上,现实世界的人,大都会在某些特定的情境中陷入纠结,或者说拥有双重的人格。神话故事或者漫画,只是把人类的这种天性“具化”成为一个个艺术形象,供人们更深刻地理解之,普渡众生。

医生走进直播间,会比其他行业的人更容易遭遇“纠结”情景,左右为难。首先,他们是救死扶伤的天使,特别是新冠疫情爆发之后,医生群体表现出来的勇敢、奉献精神以及专业度,彻底让这个行业插上天使的翅膀。其次,平日工作里,医生的集体素质也正在提高,无论是害怕被短视频曝光,还是发自内心地热爱这份职业,又或者科学化的管理减轻了医生的loading,总之,医生大都天使面孔,老百姓看病心情也愉快许多。但天使的对立面是恶棍,是医生必须要面对的矛盾体。一些基层的年轻医生或者护士,工作压力大,需要时时刻刻承担生命的责任,还常年地熬大夜班,更尴尬的是,他们对于这些“损害生命”的行为非常清楚,却又无力改变,心理上的恐惧更是沉重。加之,院长、主任垄断了同大型药品商的合作渠道和利润,年轻的医生没有油水,单纯地靠工资艰难度日。

基于这些背景,青年医生甚至一些老医生,只不过是贫穷的天使,面对直播利益的诱惑,走火入魔也在情理之中。一位抖音上的心血管医生曾经向记者透露:有玻璃酸的厂商向其承诺,直播卖货可以轻松月入70万,相当于他工资的100倍。

面对如此差距,莫说是经济压力颇大的年轻医生,就连一些老资格的院长都难以抵挡。况且,贪婪的资本一向是擦着底线运作:保健品只要吃不死人就行,至于说,最后的功效完全取决于个人体质,而医生带货最热销的产品就是保健品、减肥茶、美容液等等。资本来势汹汹、摧枯拉朽,有些医生会选择坚守底线,毕竟,他们清楚保健品的作用,长期的“心理成本”会击溃他们的心理防线,甚至有些充满正义感的医生,还会自发地检举直播间里的猫腻,提醒广大患者注意避坑。毫无疑问,这些医生走到哪里,都是天使。

当然,势必会有个别医生难以抗拒诱惑,甚至助纣为虐。相比于明星、网红、企业家,直播间里的医生更容易得到信任,毕竟,一身的白大褂代表着专业和权威,这是数十年来积累下来的,足够现代的年轻医生用一辈子。尴尬的是,如果疯狂资本做得太出格,白大褂也包不住恶棍的形象。医生从业者更应该思考:如何合理利用来之不易的信任?

医生直播,应该卖点什么?

抛开资本的癫狂不谈,中国的医生应该走进直播间,这其实是一种“社会进步”的表现。相信很多患者都经历过“挂号排队2小时,和医生通话5分钟”的尴尬。面对自己的病情,患者非常希望能和医生多聊几句,但医生属于稀有资源,没有办法照顾到所有人,甚至无法深入、细致地照顾到大多数人。而直播的模式正好能缓解这种情况:医生可以在直播间里将某类病情一次性地告诉全部的患者,而非苦哈哈地重复上百遍,把嘴都尼玛说疼了。在直播的氛围下,医生就不用把自己的恶棍情绪曝露在公众面前。

互联网最核心的本质之一就是信息的共享,而医学知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这也是为什么医生的社会地位很高,也容易获得信任。但正如《大宅门》里的一段经典台词:每个人都要学点儿医学,可以不谋生,但关键时刻能救命。

基于此,医生直播带货如果要走回正轨,应该专注于“医学知识”的传播。

首先,实用的养生、保健知识一定会成为直播间的一股清流和顶流,而且新一代医生正越来越有意识地摒弃晦涩难懂的专业知识,转而用浅显易懂又幽默的方式传递医学常识。事实上,普通人并不需要艰深的专业,只需要清楚自己在饮食、睡眠、运动等方面应该怎么做即可;其次,医生直播的前身应该是互联网医疗,这个前身已然是重大的进步。要知道,中国从齐桓公时代就有“讳疾忌医”的毛病,特别是一些敏感部位的病变,都藏着不说,比如前列腺炎、淋病梅毒什么的非常难以启齿,更尴尬的是,中国医院现场的隐私保护相当差,一个男人在陈述自己的痛点时,常常有五、六个人围观。毫无疑问,互联网医疗能有效地缓解尴尬,患者在医生面前,可以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最后也是最应该卖的就是来自于一线医疗经验汇总而成的书籍:一方面,能够大范围传递知识;另一方面,也能让普通人近距离观看医生,理解医生行业,从而进一步消除医患矛盾。

总之,医生和教师一样,应该成为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事业,而非只是谋生、牟利的工作。笔者完全支持医生带货,卖感情、卖知识、卖经验、卖合格的产品,但这一切都要基于神圣的白大褂,基于自己白衣天使、妙手仁心的情操,而非沦为资本赚钱的工具人。(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文)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 康斯坦丁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康斯坦丁:知名IT评论人,科幻星系、科技新发现创建人,多家知名媒体及企业特邀顾问专家。 科幻的视角 科普的态度 分享世界百态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