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题APP两端:天价教育投入VS.廉价知识生产

来源:中国企业报青财经

“帮帮帮,网课上作业帮”,一边是电梯、地铁、公交站牌等铺天盖地、无处不在的户外广告,另一边是一轮又一轮令人乍舌的巨额融资;

  一边是家长动辄成千上万乃至数十万高昂的孩子教育培训费,另一边是985、211高校大学生花近1小时完成1道题收获4元钱,埋头做题一天12个小时所得不足百元。

  这两种画风,看上去极具魔幻现实主义,却因为在线拍题APP同框了。这种巨大的教育投入与廉价的知识产出,就是当前社会的一种现状。

  集这种现状于大成者,非在线教育引领者作业帮莫属。这个秉持“知类通达”为初衷的在线拍题APP,在资本的裹挟下,如何成为“抄题”神器?

  最后一个从巨头出来的作业帮

  互联网巨头BAT投资孵化的项目,倒下了无数个,真正站起来的独角兽,寥寥无几。

  作业帮可以说是百度分拆出去的垂直业务,例如团购、外卖、音乐、文学、教育等,目前最成功的一个。放眼望去整个中国互联网行业,作业帮或许是从巨头体系孵化拆分并快速成长的最后一个独角兽。

  2014年初,在百度内部孵化的作业帮APP上线,简单的问答学习平台,赋能拍照搜题功能,再加上百度搜索的导流,数据非常可观,短短半年时间,就积累了十多万用户。而到了2015年,活跃用户已占据市场第一。

  正在这时,在线教育风口起,资本带着改变教育行业的愿望,一头扎了进去。

  2015年6月,背靠百度巨头的作业帮,正式拆分出去,成立新公司小船出海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此后,作业帮先后获得红杉资本、君联资本、纪源资本、H Capital、Tiger Global Management、软银集团、高盛集团等国内外知名投资机构投资的8轮融资。

  

  在资本的助力下,作业帮的数据表现,引人注目。有一组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作业帮正价课学员从9万上升至97万,增长超过10倍。特别是在2020年疫情爆发后,在“停课不停学”政策要求下,在线教育市场红火,作业帮亦表现优异,作业帮免费直播课的学员数突破3100万,在线用户规模突破8000万,总日活用户超5000万,月活用户超1.7亿,累计激活用户超8亿,迎来亿级流量关口,领跑K12在线教育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6月,作业帮宣布完成E轮7.5亿美元融资,到了年末,12月28日又获16亿美元融资,估值高达96亿美元,成为K12在线教育领域仅次于猿辅导的业内头部。

  有了巨额融资,作业帮这样的K12在线教育头部机构,就开始大规模投放营销广告,吸引学生搜题拍题,同时吸引家长购买在线课程。

  资本要求下的作业帮,一边快速扩张、布局,跑出靓丽的数据,以期早日登陆资本市场寻求IPO变现;另一边是以“慢”出名的教育行业的“教”与“学”理念,在互联网与资本的裹挟下,出现了两者内在属性的“冲突”。

  “抄题”神器引发社会争议

  在拍题APP学生端,一碰到不会做的题目,只要用手机打开作业帮APP,拍个照片搜题,就可以直接搜到解析答案。将答案一抄完事,也就完成了作业。

  尽管平时的家庭作业可以省时、省力地完成,正确率也挺高,但一到考试就“露馅”,同类型题依旧不会做或照“错”不误,学习成绩也往往不如人意。

  “抄题”神器作业帮拍题APP在学生中的广泛使用,引发社会上巨大的争议。

  

  有家长反映,孩子不动脑筋直接抄作业帮APP上答案,长此以往下去,这种“懒人学习”正在逐渐削弱孩子主动思考的意识,也将“教”与“学”的过程拉入到“图省事”的误区。

  也有家长认为,作业帮为主的拍照搜题软件,是一种方便快捷的工具。作为工具,本就是一把双刃剑,有利有弊,是摧毁还是进步,主要取决于使用者,而非工具本身。有头脑的孩子,可以通过解析及答案,更好的学习。当然,对大多数孩子来说,可能更多的是直接抄写答案、一抄了事。

  类似的争论,举不胜举。针对拍照搜题软件引发的争议,作业帮创始人侯建彬曾对外表示:“拍照搜题仅仅是一个工具。”在他看来,创立作业帮的初衷,就是通过拍题技术节省没必要的时间,让孩子只做1/5、1/10等少量题型,以“知类通达”为目标,达到高于题海战术的效果。

  

  不过,在资本的裹挟下,作业帮拍照搜题软,更多的是起到拉新引流工具的作用。作业帮借助拍题APP这个免费可供用户使用的高频工具,建立起2.5亿大数据题库,跻身K12在线教育领域。之后,又推出“作业帮直播课”,并在拍题工具中设置直播课入口和低价课营销入口,以此将亿级用户导流给直播课程。

  廉价的知识生产者

  在拍题APP教师端,很多是985、211高校的大学生兼职做答主,也有一些是公立学校的在职老师,利用碎片化时间进行答题。

  兼职答主就是在拍题APP教师端收到学生提问后即刻答题,再由更上一层的审核老师过目,通过后就直接发给学生,这样算是回答成功。回答完一道题,兼职答主可以得到几块钱的奖励金,也就是所谓的报酬。根据题目难易程度,完成1道题的奖励金通常为2元~6元不等。

  从理论上说,兼职答主完成题目越多所获报酬就越多。然而,事实上并非完全如此,内中大有“潜规则”。

  《中国企业报·青财经》了解到,作业帮兼职答主内部管理混乱,存在“注册周期长”、“审核随意、误判”“答题费时、低效”等系列问题。

  有作业帮兼职答主反映,注册作业帮周期比较长,先要提交个人资料通过测试审核后,才可以成为一名答主。总的来讲,兼职答主是一份投入与产出极不成正比的工作。抢题是个运气活儿,有时候要花费几十分钟才能抢到一道题,更多的时候是抢不到题。答题是知识流水线生产,要在指定的模板答题纸上,字迹工整地写出解题步骤与答案,然后按要求裁剪照片处理后上传到后台审核。

  审核这一关才最“坑人”。由于作业帮后台审核与答主是单向关系,再加上内部审核负责人员素质参差不一,部分审核老师很“随意”,甚至出现误判,导致审核很难通过,造成兼职答主普遍做题费时、低效。

  举个例子,除抢题时间外,不少答主仅完成1道题,就要近1个小时,获得4元钱报酬。如果审核不通过,需要重新做题,再进行提交。忙碌一天,答题12小时,到手的报酬不足百元。

  另外,答主遇到不合理的事情,还申诉无门。答主管理体系有待进一步完善、健全,加强内部的监督管理。

  作业帮拍照APP作为其直播课的一个强大入口,极大地降低了获客成本。据了解,当前作业帮直播课的春季大班课,16节课售价1599元。师资方面,官宣是“90%以上毕业于重点高校及师范院校,录取率不足3%,平均教龄在5年以上”,实际上作业帮直播课的老师毕业于985、211高校有一定可信度,但“平均教龄5年以上”的说法存在可疑,因为大部分主讲老师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教学经验多为1年左右。

  985、211高校大学生,成了作业帮拍题APP的廉价知识生产者。曾经花费几十乃至上百万的高昂补习费,现在靠着完成1道题获得几元钱的报酬,辛苦一天做题12小时也赚不了100块钱,形成了巨大的落差,似乎又完成了教育培训行业的“闭环”。

  来源:中国企业报·青财经

  作者:青青

  编辑:邓颜颖

  主编:江金骐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