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兴亮|头疼!知网何去何从

刘兴亮 2022-04-21

原标题:刘兴亮|头疼!知网何去何从

01

你用过知网吗?你还能用得起知网吗?不知道你能否用得起,反正就连中科院都用不起了。

当今中国,凡是当过「作者」,在正规的期刊上发表过作品的人,都会或迟或早知道中国有一个内容无所不包,涵括一切知识产品的网络平台——知网。不知底情的人,初涉此网,还以为它是国家版权或期刊管理中心的内容存储平台呢。

无论你是什么专业,文学、艺术、历史、科学、生物医药、化学,甚至厨师、瓦工、农民,只要你能够从自己的专业经验出发,写出一篇被正规期刊采用的文章,那么恭喜您,你的名字保准会出现在知网上。

知网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它知道,什么都知道,绝无漏网之鱼。

02

互联网兴起后,在全世界范围内发起了知识内容的「上线」工作。

比如中国,从先秦到当代,集结出版的文化知识内容可谓浩如烟海,历史上发生过无数次书籍焚毁、内容绝版的人间惨剧。我们可以从零星的书籍片段中得知,许多古代先贤的著作成为佚作,或者仅留下残本,令后人无限遗憾和感慨。

比如,宋朝发现的石鼓,虽然历代保存在皇宫中,作为华夏文明图腾象征的国之重器,可如今的人们想要全面恢复石鼓上的文字,已然全无可能。

这时候,作为读者的许多人,不免设想有一种留住文字、书籍、历史印迹的方法,以免人类艰难的文明探索进程中取得的微小进步消失不见。

无可否认,互联网比以往任何方式都更适合承担上述工作。它从存储、搜索、引用等几个方面,都堪称完美地解决了知识存储的问题。无论存储的数量,还是存储的质量,抑或存储的保鲜问题,没有障碍。

03

知网正是在这种大的历史背景中产生的。

▲ 图片来源于网络

按照网上信息:中国知网由清华大学、清华同方发起,始建于1999年6月的网站——正是中国互联网普及的初期。知网是国家知识基础设施的概念,由世界银行于1998年提出。CNKI工程是以实现全社会知识资源传播共享与增值利用为目标的信息化建设项目。

在建立之初,知网获得了国家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随后的历史进程中也屡屡斩获大奖。意味着其自身在目标建设上稳扎稳打,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这些是不可否认的。毕竟,中国需要这样一个知识内容的集散平台,以促进文化的碰撞、发散、交流,用开放的姿态引领科研、文化的进一步发展。

知网不仅把众多学术内容收罗进自身的框架内,还进一步做了科学统计上的工作,包括:A.中国正式出版的7000 多种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学术期刊发表的文献量及其分类统计表;B.各期刊论文的引文量、引文链接量及其分类统计表;C.期刊论文作者发文量、被引量及其机构统计表;D.CNKI中心网站访问量及分IP地址统计表。无可否认,这些都是对学术的发生、发展起到极大作用的基础工作。

以上工作,不仅需要相关领域的专业人才队伍,也需要付出长期不断的工作来叠加构成。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可是,罗马建成以后,对那些从外地来到罗马旅游观光休闲娱乐的人而言,甚至从罗马取经求教的人而言,这一切似乎是天然而成的。

不幸的是,罗马也好,知网也好,都需要极大的运营成本。若要长期存在和发展,最终需要的就是经济上的收支平衡。于是乎,它的全面的内容,对学术研究者而言也罢,对一时的好奇者也罢,变成了付费内容。

▲ 图片来源于网络

后来,屡屡发生的版权纠纷,主要集中在作者和知网的版权纠纷上。有的作者居然发现自己都要花钱下载自己的作品,简直岂有此理吗?你不通知我一声,把我的心血之作放在自家厅堂里也就罢了,我自己看一眼还得买票。世界上有这么不讲理的事吗?

我们也相信,知网这么庞大的知识统计机构,知识集散平台,不可能简单粗暴毫不考虑法律约束,而我行我素地侵占他人的版权内容。但是,你的内容付费的议价权,付费的对象,付费的标准,则应该是涉及多方的综合行为,不应该单方面决定。

04

就知网屡屡出现的版权纠纷,知识付费问题,我来亮三点:

  • 左一点:

只要你写过论文,就绕不开知网,就得给知网付费。

而知网由于独占版权资源,蛮横且贪婪,费用年年涨,每年涨幅都在15%左右。任何市场行为,价格定义,都应该遵循一定的规律。如果因为垄断而毫无顾忌地漫天要价,当然不可取。

于是,就连中科院都受不了,每年上千万的费用啊,中科院被迫停用了知网。后话是,知网于4月19日公开声明,与中科院的合作将继续,且不会中断内容的付出,双方的买卖好商量。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右一点:

知网有我的几百篇文章,最多的一篇被下载过6000多次,我没收到过一分钱倒也算了,问题是自己下载还得花钱。

上哪说理去!我就问一句,从来没向作者付过费的知网,赚钱的时候有没有摸过自己的良心?有关部门不管管?

  • 下一点:

在作者、知网、版权方的学术链条中,知网本来只是个中间商。

中间商赚赚差价也就罢了,可这个中间商目前活脱脱变成了一个山大王,不仅要赚差价,而要定价权。

我有三个疑问:1.知网价格有没有搞过听证?2.年年涨价有没有滥用市场支配地位?3.是否应该对知网展开反垄断调查?

05

不知道你们是啥感觉,反正每次我下载论文的时候,就感觉知网拿着明晃晃的刀子从屏幕上跳了出来,大喊:此网是我开,此文是我采,要想下论文,留下买路财!

救命啊!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标签知网
  • 刘兴亮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性情如家乡的黄土般纯朴,性格若家乡的枣树般坚韧,经历像家乡的黄河般沧桑。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