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兴亮丨高铁、动车和绿皮火车

刘兴亮 2022-08-22

原标题:刘兴亮丨高铁、动车和绿皮火车

01

有一首诗,作者写:「我想和你虚度时光。」

主持人窦文涛回答别人提问:「最美的日子莫过于携一爱人周游世界。」

虚度也罢,周游世界也罢,述说的无非是世事匆忙、人情冷暖,懂得才是真理。把酒临窗,一时惬意,不如风雨故人来。人才是最好的风景。

沉积在时光深处的东西是美的,像陈酿的醇厚,令人沉醉和回味。这些东西隐藏在内心隐秘的角落里,只有感到那种处在人群中的孤独时,才会不自觉地自己冒出来。

旅途总是喧嚣而又无比岑寂的,尤其是当旅途只是工作的一部分时,陌生的道路和窗外流逝的风景,并不能令人想起关于人生的浪漫设想。

02

此刻我正在路上。却遐想飞扬。

想起了十五年前,同样是从北京到济南的一段旅程。只不过,2007年4月坐的是这条线路刚刚开通的第一趟动车,由于我在动车上打开电脑在做PPT,且按主办方要求穿着西装……于是很多记者来采访我的感受,随后各种报道中就出现了「商务人士刘先生谈第一次坐动车的感受。」

那时我年轻,意气风发,认为中国充满机遇,在这个复杂、蓬勃发展的大剧场中,每个人都有机会出演一段精彩的人生戏剧,尤其是坐在高速行驶的新型列车上,有些挥斥方遒的豪情和展望未来的意念。

未曾想,十五年倏然过去了。这是很自然发生的,可仔细斟酌,真有些难以置信。

03

十五年,不算短,但也足够长,世界发生了很多改变。

就拿我从北京到济南出行乘坐的交通工具来说,从动车变成了高铁,时长从三个半小时缩短为一个半小时,起点从北京站变成了北京南站……唯一不变的是,刘先生还在做PPT。

而且,更有意思的是,随着高铁的发展,中国的许多城市之间的地面距离大大缩短了,北京到济南的航班已然顺势取消。

显然,这么近的距离,人们更愿意去火车站,而不愿打车到距离市中心较远的机场,还要提前两个小时抵达,接受安检,何况飞机刚起飞,空姐还没顾上把餐饮给乘客分发完,就准备下降了,心情巅动。想必类似距离的城市之间的航班,取消的不止济南和北京。

04

不得不感慨,中国的高铁建设,给人们的出行带来了出乎意料的便捷。

我的母校是西南交通大学,我读书的时候还属铁道部,如今也是教育部、中国铁路总公司和四川省共同建设,许多同学就在铁路工程局工作,几乎所有人都参与到了中国高铁的设计、建设中,前后二十多年默默为社会发展奠基和铺路。在此,向他们致以迟到的敬意。谢谢你们!

高铁和动车见证了中国经济腾飞的奇迹,也为经济起飞发挥了动脉式的作用,彼此依赖,互为成就。

在大国崛起的历史轨迹中,中国高铁的横空出世傲视群雄,容易让人想起上世纪三十年代德国的高速公路,把德国的各州府与中央政府所在地紧密连接在一起,构成世界上最早的高速公路网络。

截至2021年12月30日,中国高铁运营里程突破4万公里。至2022年6月20日,中国已有近3200公里高铁常态化按时速350公里高标运营。这是其它国家无法企及的了不起的成就。

在如今的中国,无论到什么地方去,坐火车都不会让人产生对几十小时漫漫旅途的畏惧,朝发夕至已然是极远的路程。

这让我甚至有些怀念大学时代的绿皮火车,从太原出发到成都要走30多个小时。列车缓慢穿行在秦岭的崇山峻岭中,于晨雾中喷着响鼻停靠在简易小站,各种小贩上车来兜售猪蹄、香烟、方便面和零食,拥挤的车厢里杂乱不堪,人声扰攘,充满烟火气息。

30多个小时,对于零零后来说,已经不可思议了。我单程直达不转车坐过最长的火车记录是71个小时。

这一切,恐怕再难看到了。

05

那时候,我还没有做PPT,坐在车厢的绿皮靠椅上,闻着复杂的味道,憧憬着未来……我想找一个人虚度时光,周游世界。我们都瘦得有些营养不良,可是精神饱满得想要改变周围的一切。

这么多年过去,同学们胖的不成体统了,上二楼都四处寻找电梯,对于超级商场和百货商店里摆放的所有物质,都坦然接受。在这个风雷激荡的时代,用显微镜式的观察视角替代了年轻时无远弗届的想象力,以便像一个真正的中国人在需求和变化中调整自己的姿势。

社会不会停滞,会一直发展和变化。对此我深信不疑。

到站了,再聊!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标签高铁
  • 刘兴亮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性情如家乡的黄土般纯朴,性格若家乡的枣树般坚韧,经历像家乡的黄河般沧桑。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