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归斗,但别影响我喝瑞幸咖啡!

科技说说 2021-01-13

原标题:斗归斗,但别影响我喝瑞幸咖啡!

刚刚回归平静的瑞幸咖啡,再一次因为丑闻事件出圈。

1月6日,瑞幸咖啡31名高管联署签名了一份“请求信”。瑞幸咖啡7位副总裁、所有分公司经理和核心部门业务总监联名要求罢免现任董事长兼CEO郭谨一。

随后不久,郭谨一发布全员信称,举报信是在2021年1月3日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

众所周知,去年瑞幸深陷财务造假泥潭瑞幸,能抗住退市造成的困境已经实属不易,如今业绩尚未维稳,风雨飘摇的瑞幸是否又将祸起萧墙?

权利的游戏

在外界看来,郭谨一是陆正耀“最亲的人”。

2016年,郭谨一加入神州租车担任陆正耀的助理。随着瑞幸的成立,陆正耀也提拔郭谨一担任瑞幸咖啡产品和供应链的高级副总裁。

在瑞幸造假之后的管理层内斗中,郭谨一被划为陆正耀一派,不少人觉得郭谨一上台其实是陆正耀的布局;然而上位短短八个月,陆正耀就从“心腹”成为“生死大敌”,确实令外界惊讶。

联名信中言辞犀利,列举了瑞幸CEO郭谨一的三大“罪状”:

第一,贪污腐败,通过手套供应商舞弊,损害公司利益;

第二,滥用权力铲除异己,党同伐异;

第三,能力低下,不具备领导公司所需要的从业背景和经验,未提出任何有前瞻性的战略。

戏剧性的是,他被指担任CEO以来,将大牌供应商逐步换成个人更容易获利的、品质差的二三线品牌,导致原材料品质越来越差,采购价格却逐渐攀高。而在此前瑞幸造假事件后,包括时任董事长陆正耀在内的管理层被停职调查,所涉及的指控与联名信中列出的郭谨一罪状如出一辙。

事实上,这次内斗的关键还是权利之争。造假事件后瑞幸并没有垮掉,反而业绩慢慢向好,令人垂涎;而据一位接近瑞幸咖啡的行业人士表示,“郭不听话,陆不高兴,要换人。”

而又多名业界人士认为,陆正耀善于资本运作,此前在神州租车时期,他就以退为进,让出公司大股东职位,后来通过资本运作,又重新拿回了神州租车的控制权。此次瑞幸咖啡“内斗”,也许正是陆正耀故技重施。

不过,在瑞幸造假事件之前,陆正耀家族拥有瑞幸52.81%的股份和61.47%的投票权,但他被免职并退出董事会后,不再拥有瑞幸的任何股份。

根据瑞幸公司章程细则第101条规定,对于罢免董事长的提议,需要举行董事会会议,有不少于三分之二的出席董事对此投赞成票才能获得批准。

瑞幸董事会现在由查扬、庄伟元、刘峰、邵孝恒4名独立董事,以及郭谨一、曹文宝、吴刚3名管理层董事组成。曹文宝、吴刚均为负责运营业务的副总裁,并未签署此次联名信。二人为瑞幸成立后加入的职业经理人,非神州系员工。而邵孝恒曾主导了瑞幸造假的内部调查,也与陆正耀站在对立面。

从董事会成员的站队来看,陆正耀夺权的计划未必能如愿,我们且看闹剧如何收场。

活下来的瑞幸

成立不到三年,瑞幸如过山车般创造了最快上市和退市两项纪录。

自2020年4月2日自曝虚假交易22亿人民币后,瑞幸咖啡面临国内外多项调查,管理层充满动荡,但并没有陷入破产倒闭的境地。2020年12月16日,瑞幸咖啡表示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就涉嫌造假事件达成和解,仅需支付1.8亿美元(约合11.75亿人民币),处罚的“靴子”终于落地。

活下来的瑞幸也开始脚踏实地“卖咖啡”了。

2020年12月,瑞幸联合清算人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交了首份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其中有瑞幸未经审计的最新财务信息。

报告显示, 2020年前三季度,瑞幸咖啡的单季收入分别为5.65亿、9.8亿和11.4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8.1%、49.9%和35.8%,公司预计2020财年的收入将在38亿元至42亿元人民币之间,业绩维持增长态势。

不仅营业收入增速回暖,现金厚度也在增加。截至2020年11月30日,瑞幸咖啡无限制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为51.75亿元,而去年第三季度末为45.14亿元,足以支付1.8亿美元的和解金。

这份业绩的背后,是瑞幸咖啡改变了打法,最主要的挽救手段就是停止了烧钱扩张的步伐。2020年前三季度瑞幸咖啡分别关闭了65家、378家、448家门店,而新开门店数为69家、134家和133家,关店与开店的指挥棒从快速扩张,转变为追求提高盈利能力、现金流。截止到2020年11月,超过60%的自营店实现盈利,超过70%的加盟店接近瑞幸咖啡要求的毛利润水平。

有业内人士表示,国内的咖啡生意仍然需要“瑞幸们”的存在。咖啡易于标品化,不像茶一样具有地域差异,且供应链管理相对简单,同时具有高频率、高毛利、高粘性的“三高”特点。因此,瑞幸咖啡虽然经历了退市、管理人员换血、门店数量减少,但其并没有被卖掉或被收购,反而实现了盈利和增长。

从国内市场的需求来看,之前中国人喝咖啡代表着高端生活方式,而如今的咖啡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更加日常,喝咖啡是为了能够补充足够咖啡因,学习、工作加班、健身等生活场景都有咖啡存在的需求。

同时,瑞幸成立之时,中国咖啡市场尚是一片蓝海。长久以来,国内咖啡市场基本被星巴克、COSTA等外资品牌垄断,突然杀出个民族品牌,颜值、味道、价格都令人满意,也使其培育了不少忠实用户。

因此,即使瑞幸此前遭受重大打击,也没有被行业的竞争者趁机排挤出局。总而言之,只要瑞幸的咖啡供应链和产品不出问题,这门咖啡故事就能讲下去。

不过,令大家担心的是,瑞幸不会死于产品,但可能会死于内斗。最后,借用最近网上流传的一句玩笑话——“你们斗归斗,但别影响我喝咖啡!”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标签咖啡
  • 科技说说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科技说说,说说科技。由资深媒体人、前和讯网、21世纪网科技频道主编刘勇创办。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科技说说(kejishuoshuo)。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