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龄化时代的人机共生:京东数科以AI机器人推动产业增长

脑极体 2020-07-06

原标题:老龄化时代的人机共生:京东数科以AI机器人推动产业增长

在诸多探讨老龄社会的电影中,《机器人与弗兰克》描述了一个近未来场景——一个拥有强大智能,可以用流利的语言和任何人对话,可以做饭、收拾屋子的机器人,与患有阿尔茨海默病的老人弗兰克,是如何消除隔膜、成功生活在一起的。

创作者对人工智能机器人发展前景的乐观态度显而易见,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普及,机器人也得以有机会真正走进人类的生活。2020年,我们不仅在抗疫、园区、工业等领域,看到机器人数量显著增加,而且有越来越多的机器人出现在新的应用领域。伴随着劳动力短缺和成本上升,即将结束人口红利时代的中国市场,也会紧跟日本、德国等发达国家,在机器人密度上迎来高速发展。而这,也正是机器人助力各行各业实现增长的社会大背景。

与蓬勃的产业趋势相对应的,是越来越多的人清醒地意识到,受限于技术瓶颈,电影里那种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人类感情的AI机器人,还遥不可及。

拿中国社会来说,2019年65岁以上的人口就达到了7%,标志着我们将在这个世纪正式进入老龄化社会。由此带来的社会问题,如新增老人的照护难题怎么解决?产业人工短缺局面如何疏解?自然也在酝酿新的商业机遇点。各种养老、服务型机器人应运而生,共同奏响了老龄化地球的人机共生序曲。

产业界力量的参与,在此时就变得意义非凡。之所以有此感慨,是因为我恰巧听了一期京东数科的产业AI公开课,就是以《老龄社会将如何推动AI机器人变革》为主题,探讨以AI机器人寻求突破口的可能性。

我们已经探讨过AI智能体对商业社会的影响和价值,那么从更长远的社会需求出发,AI智能体还需要跨越哪些门槛来抵达人类福祉,又需要怎样的产业力量参与,就值得在当下思索一番了。

“社会机器人”VS“社会机器”,老龄化时代的人机耦合

知史以明鉴,查古以知今。对于老龄化这样的庞大社会议题,尤其如此。

所以在探讨具体产品、功能之前,有必要先提纲挈领地了解一下,这一波的人工智能发展复兴,究竟是以何种思路来引领AI机器人发展的。

简单来说,存在两种解题思路——“社会机器人”和“社会机器”。

所谓“社会机器人”方案,就是通过各种有着拟人化外形的社会机器人Social Robots,可以参与人类生活中的各方各面,与人和环境进行自主互动。比如有着表达和社会指向能力的Leonardo(看上去像普通毛绒玩具),会做表情的KASPAR(用于自闭症辅助治疗的人偶)以及高度仿真的类人少女机器人Kodomoroid,软银开发的能与老年人沟通的Pepper,以及法国的Keecker和Buddy,中国的优必选机器人等等,为人类提供生活服务与情感陪伴。

而“社会机器”方案,则源于语义网之父、人工智能专家詹姆斯·亨德勒(James Hendler)的观点,即一种大规模的用机器辅助的协作系统,机器去做那些繁琐的、例行的“管理”工作,而人提供创造性智慧。具体到养老领域,就是不从外形上重现出人类形态,因为那是极度低效的,而是在社会智能化的过程中,聚焦于用机器人技术来改造社会合作网络。

到底哪种路线能够帮助人类运用机器智能来应对老龄化社会呢?

我们都知道,人工智能的上一次“寒冬”,就是由于技术想象不切实际、过度追求复现人类智能的“强人工智能”,从而导致工程化困难,最终在1974年泡沫破裂。今天,人形机器人也面临着同样的局面,实现高度智能、自主决策、技能泛化的拟人机器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比如国内机器人厂商优必选的CEO周剑就曾坦言,10 年内做到《西部世界》那样的人形机器人是比较困难的。

显然,相比用一个机器、单一算法来刻画智能,一个巨大的社会合作网络能够更好地应对老龄化挑战。

简单来说,就是追求“实现”智能,比如通过计算机视觉来达到人类视觉的效果。为了让机器帮助人类解决问题,人类需要和机器一起协作。尽管人机耦合听起来不像科幻电影那样充满后现代色彩,却更有潜力成为“新基建”的技术砥柱,被寄予厚望。

从个体到社会:老龄社会需要怎样的机器类别

工程化能力更强的“社会机器”比单体人形智能机器人,在解决老龄化危机上更具可行性。但面对种类繁多的机器产品,究竟哪些才真正符合现实需求,就需要斟酌了。

简单梳理一下,可以将养老背景下的社会机器分为三种:

1.生活助手。即对老年人的照护工具,很多老龄独居人士难以独立生活,陪护机器人产品既有人形机器人,比如日本的机器熊,可以将老人轻松地抱起来;也有类似机械臂、外骨骼那样的协作机器人,主要作用是“人体增强”,帮助老年人增加某种机能,更自主地进行活动。

2.情感陪伴。相比于生活问题,老人的孤独情感状态也值得关注。多数情感陪伴机器人如Paro、Zora、Pepper等,都被设计成仿真人、可互动的模样,《机器人与弗兰克》的另一个译名《真芯伴侣》,也暗含着凭借拟人化的形象接近老年人,确实能起到安慰的效果。但正如电影中一开始弗兰克对机器人的极度反感一样,如何解决“恐怖谷效应”,还在等待厂商们自我迭代。

3.效率工具。老龄化最重大的衍生问题就是年轻劳动力短缺。整体提升社会生产力,实现稳定的财富增长,是社会运转、老年人生活质量的重要保障。所以,在工业生产以及其他基础设施服务领域可实现自动化、智能化的机器人,也有较大的商业前景。而这类产品就比如工业机械臂、服务机器人、巡检机器人等等。

上述机器人都需要哪些重要的技术能力,其实在目前的探索中就已经显现出端倪。

1.实时性精准感知与作业能力,替代人工作业。

以老龄化问题十分严峻的日本为例,由于大部分养老机构中的看护人员工资低、劳动强度过大,导致日本年轻人不愿意从事此类工作,引入外来劳工又面临一系列社会问题,因而出现服务质量不佳等问题。

如何让智能机器替代人类完成部分枯燥、重复、高体力的工作,就成为目前机器人厂商必须努力触达的方向。

在全球最具影响力的机器人公司中,也大多以协作机器人为主。比如自主移动运输机器人供应商Aethon,可以在各种商业环境下完成运输任务,包括制造工厂、医院等等。

谷歌与富士康就合作打造工业机器人,也引发了业界人士的讨论。2003 年成立的亚马逊机器人,则成为电子商务中机器人减轻人工劳动强度的变革典范。

中国也将面临此类问题,以重劳动强度的铁路巡检为例,内容枯燥不说,并且许多地区如川藏线的工作环境也相对危险也不太适合人工作业,这就导致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愿意将其作为职业选择,这一代产业工人退休后必然面临无人接替的难题。

所以,国内大型科技企业以及垂直的机器人厂商也在不断啃下“硬骨头”。比如京东数科,就在难以吸引年轻人的“铁公机”领域,推出了替代传统人工巡检的铁路巡检机器人。通过融合机器学习、数据和云计算,利用激光,雷达等多种传感器技术,来实现测绘级检测精度,提升作业效率。

这些机器人企业的探索,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老龄化社会下的高效生产力保驾护航。

(京东数科自主研发的铁路巡检AI机器人)

2.个性化的人群定向服务能力。

有人会说,相比机械化的工程机器人,人形聊天机器人更容易拉近与人群的距离,可以更好地完成陪伴老人、小孩等人性化服务。

网友能想到的,不少先驱企业都想到并且付诸实践了。比如软银、波士顿动力都在人形机器人上大把投入了真金白银,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残忍。

软银2015年推出的Pepper机器人,认为可用App太少,不足以满足人机交流的需求;一些辅助照护的机器人,如协助人员站立与更换座椅的机器人Sasuke,也因为操作程序繁杂,还限制使用者体重与体能状态等原因而沦为摆设。

波士顿动力的机器人倒是一出手就令全世界惊艳且惊吓,但唯一开售的Spot机器人盛惠74500美元(约52.6万元人民币),让我流下了穷人的泪水。

(波士顿动力的四足机器人Spot正在巡检钻井平台)

显然,服务机器人要走入寻常百姓家,贴合普通人的实际诉求,功能、交互、性价比等都是厂商需要跨越的门槛。

在成本得以控制的前提下,将服务机器人定制成老人的朋友、配偶等角色,实现个性化定向服务,提升AI机器人的应用价值,成为整个行业畅想和努力的方向。

显然,这样千人千面的服务,不仅需要有B端工程化能力的加持,也需要C端个人大数据来训练个性化算法,以达到贴近个体的交互效果。

从这个角度看,京东数科的商用服务机器人“小科”也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京东数科通过图像识别、语音智能对话、数据采集等,让多模态人机交互可以按照用户的个人需求服务定制,实现更精准的娱乐互动,为服务机器人真正走入人类生活完成了技术演练。

(京东数科自主研发的商服AI机器人)

3.产业级应用部署的能效比。

即使有“金主爸爸”愿意一掷千金,引入炫酷如Altas那样的超级机器人,但波士顿动力那些能跑能空翻的机器人,从生产到应用可能需要数年时间,这显然无法满足产业界大规模部署的需求。

举个例子,根据IDC公司的数据,2012年全球仅有50万个数据中心,而如今有800万个。其中超大规模数据中心更不在少数,它们一般拥有5万-10万台服务器,要维护好这么大规模的机房,如果将运维人员全部替换成Altas那样的机器人,成本与时效无疑都耗不起。

所以,能满足数据中心巡检需求,降低少检、漏检、误检情况,减少技术人员劳动强度的产业服务型巡检机器人,其优势也就显而易见了。

以备受好评的京东数科机房巡检机器人为例,能够在30秒内完成单个机柜的巡检,检测准确率达到98%以上,SLAM自主导航精度误差在20毫米以内,每年能够为数据中心的机房运维成本降低50%,目前已经部署在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数据中心。

(京东数科自主研发的机房巡检AI机器人)

实用、致用,这种成本、效能上的优势,或许才是AI机器人打开产业富矿地图的真实密码。

人机共生的时代变局中,京东数科如何开辟产业通道

从养老场景到千行万业,我们发现,AI机器人产业的战场并不简单。

而京东数科的前沿探讨,至少说明了三个问题:

首先,机器人技术的研发必须紧贴趋势和产业需求,回归使用价值的开发理念。日本养老机器人探索的教训就告诉我们,机器人厂商与养老中心的充分沟通、设计,才能够发挥机器智能的最佳效果。

而在此次产业AI公开课前面的《AI能否催生机器人的“后浪”时代?》中,京东数科副总裁曹鹏也曾提到,单一解决某个具体场景的痛点对于整个产业效率提升意义有限,通过现有AI机器人产品的基础能力持续锤炼,将其开放给各个产业细分场景和中小企业,才能帮助智能化技术更快、更好地在细分领域落地。

以养老机器人来说,关注老龄化趋势的京东数科就通过产业链资源聚合的方式,让更多的机器人企业、养老服务机构等能够参与其中,运用京东数科开放的技术能力,来创新出符合具体需求的产品。也让智慧养老产业共生共荣的理念,成为了中国应对老龄化社会的独特解题思路。

其次,注重底层技术的锤炼与沉淀。

正如大家都知道,强人工智能是AI的终极目标,但AI机器人怎样一步步走向现实世界,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复制“人类智能”的。仅就陪护机器人产品而言,为了安全、可靠、高效地服务于老人,比起单纯地重视外观拟人,更重要的是底层自然语言处理、多模态交互等技术能力,以及伺服电机、高性能传感器等高精尖部件的配备,高效可靠的远程通信、运动导航等专业软件系统开发,这些都需要扎根务实的积累与研发。

显然,尝试打造基础能力平台的科技企业,自然也要在底层技术上有足够的领先优势及话语权,这也是京东数科在机器人领域的重要方向。

最后,京东数科的AI机器人之所以能够贴合产业、快速落地,这里面就有着京东数科独有的业务条件,以及数字化升级的场景贯穿能力。通过在AI科技、智能城市、数字营销、金融科技等多个领域的业务布局,京东数科不断积淀出标准化的产品和服务,再借助自身的场景贯穿能力,为整个养老产业的智能产品创新也提供着基础助益。

1999年,“互联网之父”、图灵奖得主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首次提出了“社会机器”这一概念。

随着越来越多的机器参与日常生活,成为社会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学者们也在不断探讨人类与机器的相处之道。于是便有了语义网之父詹姆斯·亨德勒(James Hendler)用《社会机器》一书,为我们诠释了人工智能与社交网络融合后的新型“人机关系”。

《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报告2019》显示, 2014年—2019年全球机器人市场的平均增长率约为12.3%,市场规模预计达到294.1亿美元。中国服务机器人更是以远高于全球水平的速度发展,同比增长约33.1%。

实打实的数据,及学术界和产业界的不断探索,无不指向一个答案——那就是养老乃至各个产业的升级变革,离不开AI机器人的有效支撑。而To B领域市场化的打开,将让AI机器人为产业问题带来新的突破口。老龄化时代的到来,无疑将AI机器人产业的发展推向了国家级战略层面。抢占新一轮智能革命的制高点,也将让有实力的AI机器人厂商,以及在产业场景下真正用好机器人的实体企业,实现不设限的指数级增长。

相比于人形机器人的技术炫技与商业噱头,产业服务型AI机器人正在更广大的产业土地上聚集,等待京东数科们的耕耘,和一场惠及全人类的丰收。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标签机器人
  • 脑极体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写让你脑洞大开且能看懂的人工智能、流媒体、海外科技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