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梦,小米的原罪得到救赎了吗?

脑极体 2020-08-09

原标题:十年一梦,小米的原罪得到救赎了吗?

对于一家科技公司来说,十年往往是一个极其重要的节点。十年可能代表着一场不可避免的转型,一道创业公司向成熟公司的分界岭,或者是发展模式与发展速度的全面调整。

但对于小米来说,我们还看不清十年对于他来说意味着什么。8月11日,雷军将举行演讲,分享小米十年来的心路历程。十年节点,好好回忆一下走过的道路当然无可厚非,想来其中也一定会有很多故事、情怀以及金句。

但作为一个关心科技产业的局外人,此时最想听雷军分享的却不是小米的过去,而是小米如何面向下一个十年?

即使小米自己应该也承认,小米是风口上的产物。换句话说是特殊环境下成长起的特殊公司。而这份有赖于外部环境的特殊,在今天的新的产业环境里却显得格格不入。小米来到了成立十年的关键阶段,同时也迎来了全球手机市场的多重变局:中美科技脱钩、全球手机市场萎缩、中国智能终端人口红利消失、5G和AI驱动的技术变局,一系列因素逼迫所有手机玩家开始走向自我变革的新路。

但小米真的从舒适区走出,完成了对那些原罪的救赎吗?

小米有哪些“原罪”?

回顾十年之前,小米成长过程中最大的特殊性在于,小米的不可复制性在于外部机遇,而不是内部的产品、技术与商业模型。坊间盛传,2010年小米诞生前后,雷军与魅族黄章过从甚密。雷军经常出入魅族与黄章探讨手机的设计思路、营销方法。当时将雷军视作投资人的黄章倾囊而授,但却等到了MIUI和小米的诞生。某种程度上来说,小米在诞生之日起就找了一条可能范围内最短的捷径。而习惯了捷径也成了小米的原始烙印。后来黄章在讨论小米9的时候,凶猛地说了一句“想冲高端但眼高手低,贱惯了高不起来,贱人贱已贱行业”。这话当然有个人恩怨在,但也可说是业内人士对小米模式的深刻抵触。

在全球范围内看,最像小米的手机品牌可能是印度的本土品牌Micromax。但即使深刻模仿小米,在不具备小米成长机遇的情况下,其发展形势也不乐观。小米的成长过程中,恰好遇到了中国智能手机的人口红利爆发。低价智能机市场和初尝智能手机的年轻人快速崛起。抓住了这个风口的小米,采取了一系列能将这一市场价值最大化的举措。其中很多举措格外激进,这也就是小米在十年间被广为诟病的一系列“原罪”。对小米的指摘,似乎总是离不开这几个关键词。这一方面构成了小米的特色,另一方面也说明小米真的没有打算改正或者收敛。其中主要包括这样几条:

1、特殊风口上养育的小米,极其重视营销,轻视技术积累和技术创新。小米总是在说黑科技,甚至一场发布会PPT上写几十回黑科技,但真正的差异化技术近乎没有,且热衷诋毁友商的技术创新。

2、为了提高所谓性价比,压榨供应商。以各种方式获得最低价供货,阻碍供应链创新和行业升级。

3、极端营销策略下,习惯于煽动粉丝,强蹭友商,执行病态营销,以及与业界所有人为敌的极端化品牌策略。小米的病态营销,应该已经成为了手机界的一道景观,从小米5宣传“打飞机更快”(其实是订机票),到2017年红米官微博发“刘诗诗所做的一道“十核双茎头”(其实是双摄像头)。今年担任小米集团副总裁的常程又刷新了一次底线,他宣传摄像功能的文案是“篮球场上欢呼,别人看见你得分,我却看见你的裤裆开裂了;对面女生宿舍每个精致打扮美女的背后都有一个(@>_<@)的窝……”难道小米就是用来拍裤裆和女生宿舍的吗?

4、屡次耍猴,对用户和渠道缺乏诚信,习惯于说大话和出尔反尔的食利模式。自小米硬件诞生起,饥饿营销就是小米的法宝。直到如今“对饥饿的饥饿”依旧是小米的天性,每次都说现货,每次都没货,而小米高管也热衷于每次都承诺,每次被打脸。雷军也因此赢得了“猴王”的美誉。

这些因素让小米饱受争议,但很多也是特殊情况下价值最大化的方案。但问题是,十年初创期已经过去,小米如今已经救赎,或者愿意尝试消解这些原罪吗?

小米的黑科技,大多在PPT和嘴上

不太幸运的是,我们看到的小米似乎并不太愿意摆脱特殊环境的特殊手段,反而把特殊手段当成了舒适区里的日常操作——这似乎有点像川普独特的风格,做一些极端奇怪的事,日子一长人们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比如说在小米最为人诟病的研发与技术投入上。在10周年演讲的预告里,雷军说,最讨厌的事是别人说小米重营销,轻研发,并且举例说他本人做了30年研发。

然而事实上雷军做了多少年研发与小米的研发成绩并没有什么逻辑关系。反而更直接的数据是,2019年度小米财报显示,研发费用总共75亿元。这个数字对比小米的体量来说并不高,只能与一些组装、装配为主的硬件公司持平,更是连华为的十分之一也不到。当然,雷军也宣布计划在未来5年内投入500亿元的用于研发。但其中很大部分要投入到IoT领域,并且也不过是一年100亿元。对比雷军去年提现99亿,研发占据的地位可见一斑。

研发投入的稀少,换来的就是小米在手机核心技术上的失语。目前来看,小米的芯片战略已经失败,在5G、AI上缺乏独立技术体系,分拆红米冲击高端的策略,也始终无法有效推行。并且战略层经常摇摆,虽然时常表达高端化意愿,但也经常撤回低端舒适区,不愿意改变和冒险。

不愿意坐冷板凳、长期投入的底色,导致了小米轻技术重营销的基本策略。而带来了下一个问题:小米的营销方案总是那么独特。

无限营销,不忘初心的“复仇者联盟”

随着卢伟冰、常程、杨柘、曾学忠等一系列各手机品牌前高管加入小米,小米正在聚集“复仇者联盟”的梗非常热闹。雷军自己也认为这个称呼没有什么问题。当然了,集齐竞争对手高管的模式并没有什么问题,还颇能展现小米的胸襟。但这些高管加盟小米后,纷纷加强了原本没有的“嘴炮”人设,带头向友商、媒体甚至用户开喷,就有点令人怀疑小米的企业文化氛围了。

事实上,从去年年初雷军发布会疯狂剐蹭友商开始,小米在上市之后的特殊营销行为,诸如强行蹭友商热度、煽动粉丝对立情绪、指责所有反对意见都是黑稿等等,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变成让一众高管同气连枝,彼此呼应。

极端的营销策略,成为了小米的依赖性操作。如今演变成产品压力一旦提升,就只能在微博上搞事情造热度。甚至出现了以用美国芯片自豪这种异常败人品的迷惑行为,引发了社交媒体的一致声讨。

这还是有点像川普的思路,有压力的时候就搞些事情,吸引吸引注意,问题就似乎解决了。

我们能理解这种动机,但很多时候实在难以赞同这种做法。

十年一梦,小米与伟大公司的距离

任何公司可能都和小米一样,以成为一家伟大公司为目标。但事实上只有极少数公司能够做到,甚至很多商业上非常成功的公司,我们也难以认同其有伟大的一面。

其问题在于伟大公司并不仅仅有体量和市值,还有伟大的操守、推动产业变革的意愿与能力、创新创造的底蕴和动力。如今来看,小米虽然在十年这个节点上,规划了很多伟大的目标,也回忆了众多创业的不易,但这两件事却可能是任何存活十年公司都具备的。或者说,任何还活着的公司,都可以在嘴上表达出伟大的理想与动人的情怀。然而其真正能否贴近伟大,要看行动、行为和行止,而不是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从技术到产品,从操守到人才,从创新到行业变革,这些实质上的领域,小米或许是在与一家伟大公司渐行渐远。当然了,换一个角度看,小米的原罪其实并没有那么难以割舍,问题是小米自己是否愿意从中醒来。

我们希望十年之后雷军回忆的,会是一个不一样的,更好的小米。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标签小米
  • 脑极体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写让你脑洞大开且能看懂的人工智能、流媒体、海外科技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