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制”马斯克(二):“一无所有”的世界首富想要什么?

脑极体 2021-01-29

原标题:“复制”马斯克(二):“一无所有”的世界首富想要什么?

"好了,回去工作吧……" (Well, back to work……)

马斯克在得知自己成功登上世界首富的宝座后,在推特和微博都发出这段极具"凡尔赛文学"色彩的文字。细品之下,看似风淡云轻,实则并不淡定,不然为什么还要用中文秀一次呢?

去年年底,马斯克向外界透露,已经把自己名下所有的不动产都卖掉了。现在他成了一个没车、没房、没艺术收藏品,只能平时租房、忙时睡办公室的"打工人"。如此"落魄"的全球首富,全世界也只有马斯克能做出来。

根据马斯克自己的说法,卖掉一切个人财产,只是为了获得自由,更专注自己的事业。但在外人看来,这一做法似乎非常"马斯克",仍然有点"沽名钓誉"的意味。

马斯克是否还需要用"卖惨"来吸引眼球,还是正如他自己所说已经看淡个人享受,专心扑向事业?如果马斯克是认真的话,那么他为何会有这样的财富观?名利之外,他究竟想要什么?

一个"非典型清教徒"企业家是如何炼成的?

众所周知,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两百年来,无数人带着"美国梦"的憧憬来到这块新大陆,希望发财致富。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美国梦"的源头来自于最初抵达美洲的那一批清教徒。

马克斯·韦伯在1904年出版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一书中,引述了美国开创者之一的本杰明·富兰克林的话来论证这种"美国梦"精神:"一个人把努力增加自己的资本,并且以此作为生活的目标,这被视为一种天职。"这种由新教教义传递的奇特的精神特质,构成了韦伯所说的"资本主义精神"。

我们用大白话翻译下就是"一个典型的清教徒如何才能知道自己配得上上帝的恩宠,唯有在生前努力的工作、勤俭节约增加财富,把世间的职业当作神圣的事业来做,用世间的成功来证明自己是否得到了上帝的拣选"。

18、19世纪,那些开创美国的工业时代企业家可谓是典型美国清教徒的代表,比如洛克菲勒、卡尔基、摩根、亨利·福特……

(石油大亨老洛克菲勒)

马斯克是"美国梦"召唤下的新一代移民,依靠刻苦学习和非凡见识,在新型科技产业领域取得巨大的成功,可以说是新一代"非典型清教徒"企业家的代表。

从公开采访中看到,马斯克不信上帝,更不可能相信命定论,他只相信物理定律。但这不妨碍他从物理学中领会到新的人类的"神圣使命"。

用他接受采访时给出的一个晦涩的回答,就是"我要回答宇宙向人类提出的问题"。

不过,这和马斯克的财富观有什么关系?

要知道,马斯克要回答的问题可都是非常昂贵的,无论是太空探索、殖民火星,还是人机交互等等,每一项都需要不菲的财富做支撑。

正如托马斯·曼在小说《魔山》里如此说道:"时间是上帝赐给人类的礼物,他使用它,使用它,工程师,用它来为人类的进步服务。"

马斯克把这句话当座右铭,自诩自己是一个工程师,他就不能只是依靠天马行空的想象,而是必须要把头脑里的那些答案去变成现实,然后聚拢巨大的商业财富,然后再去支持后面更为宏伟的事业。

尽管没有上帝这个引路人,但是马斯克似乎能够通达美国梦最初的核心精神——财富不是用来个人享受,而是去推动全人类福祉的增加。

如果非要追问马斯克财富观的内在动机,我们可以尝试代为回答:人类不竭的好奇心和对人类实现永久生存的同情心。

"欺世盗名",马斯克的底色只是一场表演吗?

"好奇心""同情心"……骗鬼呢吧?

实际上,马斯克一直以来都被质疑为一个"吹牛不上税"的自大狂和骗子。直到今天,特斯拉已经取得商业上的巨大成功,SpaceX已经有了可验证的载人太空旅行的能力,人们似乎也无法断定马斯克到底只是一个"欺世盗名"的无利不起早的精明商人,还是一个真的要去"改变世界"的"纯粹的人"。

质疑马斯克的人们会说,从他一大堆丰富的情感婚姻经历,到此前高调、奢靡的私人生活,马斯克可算不上什么"清教徒"。即使现在变卖豪宅,清理家产,一个非常明显的目的是为特斯拉注资,以掌握更大的股权和控制权,从而获得更多的财富。

从可见的事实来看,确实如此。马斯克喜欢纵情声色,也非常享受优渥生活,并且他也并不像比尔·盖茨、扎克伯格这些硅谷大佬所倡导的过一种朴素、热衷公益的生活方式。此外,马斯克从不避讳自己的这些喜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具有非常典型的表演性人格,同那位刚刚下台的川建国同志一样,热衷于吹嘘自己、博得关注……

只不过,如果在享受生活和专注事业之间做一些取舍的话,马斯克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现在,随着他把注意力越来越多的集中在特斯拉和SpaceX的事业上,享受生活已经变得越来越不重要,变卖家产成为一种保持专注的手段,也试图在回应外界的质疑,表达他对殖民火星的认真态度。

因此,马斯克需要大笔的财富,这是一个他从不回避的问题。无论是深入车间监督生产、竭尽全力压榨员工,还是给孩子租房、自己睡办公室,这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让企业赚更多钱,然后再去支持那项"无底洞"一样烧钱的太空事业。

对于"欺世盗名"的质疑,这其实是一个需要最后才能"盖棺定论"的问题。而现在马斯克并未表现出退缩,也并未有"捞一大票就开溜"的迹象,因此,只要不提前退场,马斯克的行止都不能算作一场哗众取宠的"表演"。

"贪天功而不为己":理解马斯克财富观的密码

想要搞明白马斯克的这种独特财富观,我们先回到一个基本问题:

这些巨额财富是怎么得到的?

在古代社会,想要完成如此庞大财富的聚集,要完成如此宏大的工程,途径只有两种,一种是宗教,一种是政权,前者能造出神殿、教堂,后者能造出金字塔、长城。

现在,企业家也有两种途径得到巨额的财富,一种是刺激人们的消费欲,一种是激发人们的想象力。前者让人们愿意花钱买他的产品,后者愿意拿钱投资他的事业。

显然,马斯克把两者都做到了,并且激发粗如此多投资者和消费者对于人类未来前景的乐观想象。无论人们是出于资本增值的利益算计,还是真得认同马斯克推动的事业的广阔前景,人们都是自愿将如此巨大的财富交给这个自大狂的。

马斯克必须要为这些自愿交付的财富负责,那就是实现要真正用好这一笔巨大财富。

而我们眼见的大多数企业家是如何对待巨额财富的呢?

正如《欧也妮·葛朗台》里,老葛朗台临死前,对自己的女儿谆谆教导说,要她看管好家里的财富,等她死后拿着账本去天堂向他报账。这一价值观代表了很多有钱人对于财富的态度,财富继承也好、信托也罢,都没有超出财富在家族内部进行存量分配的价值。

不过,对于马斯克来说,他要如何利用这些巨额财富呢?

马斯克要做成的是一件"贪天功而不为己"的事业。比如,马斯克要做到以一家私人公司的商业力量将人类代入一个跨行星廉价旅行的时代。

北宋哲学家张载在《正蒙》中言:"贪天功为己力,吾不知其知也。"也就是说想要"贪天功"是一件非常不明智的事情。想想历史上那些戎马半生最后却不能急流勇退的权贵,那些众星捧月却忘了遵纪守法的企业家们,就能理解"贪天功"的威力。

因此,想要做到"贪天功而不为己",马斯克在做出一种尝试,那就是要把自己的个人得失放下,将自己变成他所开创事业的一个部分。不为自己揽功劳,避免承受"贪天功"的严厉惩罚。

最后想问,我们能否"复制"出马斯克所创造的这种"贪天功而不为己"的事业版图吗?

从全球财富生产和转移的趋势来看,我们也有可能迎来这样一项新的事业。现在,随着新数字技术、材料科学、生命神经科学的全面推进,世界的财富正在从那些用土地、能源等固定资产堆砌起来的"Old Money",正在向新科技催生的"New Money"来转移。

这一趋势下,具有领袖型特质的科学家、工程师和企业家,能够作为关键人物,开拓一个个改变人类社会走向的宏大事业。但同时,这些领袖人物并没有攫取政治权力或者过上更高人一等生活的可能。他们仍然是人类共同体的中一员。

最后,我们如果要具体回答"一无所有的世界首富,到底想要什么"的问题,我们可以用一幅生动的画面作答:

马斯克最终可能会长眠于火星之上,但他的墓碑不会比周围人的更气派,只是人们会在墓志铭上写上:这是推动人类殖民火星的那个"勇士"……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 脑极体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写让你脑洞大开且能看懂的人工智能、流媒体、海外科技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