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引商”,VR“刻羽”,共觅知音人

脑极体 2021-04-17

原标题:华为“引商”,VR“刻羽”,共觅知音人

我个人表达对歌手和艺人的喜爱,不是做拼命打投的数据工人,而是买票去现场听他们的演唱会和音乐会。那种现场几万人一起挥舞荧光棒大合唱的感觉,被音乐厅立体环绕的听觉享受,是与观看电视屏幕画面根本不同的一件事。

所以我最盼望VR的时刻,是疫情爆发之后,意识到最近几年都很难现场看演唱会的时候。

无法亲至现场,又想聆听身临其境的音乐,VR成了唯一的解决方案。进入2020年,大家都说VR又火了,但纵观海内外,主要源自一款游戏大作《半衰期》和Oculus Quest 2的高性价比。对于非游戏玩家来说,似乎依然行走在VR的内容荒漠里。

直到前两天,郎朗首部VR音乐作品正式上线华为视频VR专区和华为VR视频。仿佛郎朗来到我眼前弹奏了一场专属音乐会。这一刻,我开始真正相信并期盼这一波VR浪潮的来临。

古代人们曾形容技艺高绝的音乐演奏是“引商刻羽,杂以流徵”,更是有闲阶层才能拥有的享受。而无需高昂的门票和旅行成本,就可以享有沉浸感的音乐体验,这意味着许多新故事的起点。

当然,在做出VR时代终于确定肯定要来了的判断之前,我们先理性讨论一下,上一轮VR寒冬的痼疾,都解决了吗?

一唱三叹的VR复兴之路

2016年的VR元年与2018年的VR寒冬,冷热交替中无不彰显着资本潮水的轻浮。VR发展的阻力,并不来自于概念的虚无,事实上,只要人类对视频感官的追求没有止步,VR的虚拟现实体验就是一扇必然会被推开的大门。

但在旅途上,产业适配度却是更现实的问题。在欣赏音乐时,人类追求“和音”与和谐,所以西方发展出了交响乐团,东方则讲究一唱而三叹。从这个角度看,VR的崛起,其实也有异曲同工之处,那就是不仅仅依赖于一个概念的广为认可,还需要产业端的“和声”。

第一个和弦,是硬件。在上一波VR浪潮中,流行的硬件模式是头部厂商打造的一体机VR头显,集成了专用芯片的硬件售价也水涨船高,动辄近千美金,令普通消费者望尘莫及。这一轮VR崛起,正来自Oculus Quest 2仅299的售价让玩家们集体“真香”了。

第二个和弦,是网络。云VR可以将画面和声音经过云端渲染和编码压缩直接传输到用户的终端设备当中,这不就能大大改善VR的普及度吗?不过,这种方式需要大带宽、高可靠、低时延的网络来保证游戏体验,避免移动速率和画面不匹配带来的眩晕感。5G、千兆网络都是标配。

第三个和弦,是内容。提及这一轮玩家对VR重燃热情,就绝对无法忽略一部游戏《半衰期:爱莉克斯》。然后,就没有那么口碑爆棚的内容来持续激活风口。与其说VR二次崛起真的来了,不如说,从产业界到消费者都真的期待它能来。

换个角度想,今天中国有着完整的VR硬件供应链,在5G建设上更是独占鳌头,为什么要跟着海外玩家亦步亦趋,而不是勇唱新曲呢?

IDC在《2020全球AR/VR市场季度跟踪报告》中预计,2020年全球AR/VR头显出货量接近710万台,2024年将达到7670万台,复合年增长率达81.5%。ARK的数据则保守一点,但也有每年17%的复合增速增长。

无论如何,VR都是中国不容错过的时代乐章。

引商刻羽,华为开场:以音乐为序

前面提到,高端VR硬件的成本、云VR的网络限制、优质内容生态的欠缺,是大致上一轮VR无法“和鸣”的关键。那么,在国家政策的大力推动下5G的快速商用已经就位,云VR体验能否在清晰度和流畅度上,给等待VR的用户们一个交代吗?

作为5G的技术领先者,华为一直高度关注着VR,并布局了一系列技术探索。

在刚刚上线的郎朗演奏中,具备3D空间音乐效果和视觉体验的音乐会当中,在让观众感受到和现场一般无二的沉浸式体验之外,也能感受到VR开始在耳畔、眼前乃至现实中苏醒。

作为这一轮VR崛起浪潮中中国科技企业交出的第一份答卷,我们还是穿越结果本身,去探寻体验蝶变背后的技术支撑。

用户使用一副普通的立体声耳机,就可以获得很强的方向感、沉浸感和临场感,华为VR音乐MV这种如在现场的体验感,一方面源自华为VR音乐提供目前业内所能达到的最高清晰度;同时观众可以自由选择全景视野,感受空间音频的精准配合,具备强交互性。

这些都需要云端进行实时渲染和计算,对网络和算法的要求很高。

首先,华为有的超清VR视频采集与输出方案,通过电影级的视频成像单元,原始分辨率达到13K*9K(13000*9000),可以呈现出电影级色彩和锐度;再加上实时缝合算法技术与视频编解码等技术,减少高清视频传输和编解码过程中的延迟和不同步问题。

此外,华为VR的3D空间音乐效果实时演算技术,可以单轨音频通过算法转换成3D空间音乐效果,用户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声音、方向、强度等现实声音特性。

接下来,华为将3D空间音乐效果实时演算技术与VR视频结合,自主研发的3D空间音效,可以还原现场效果,让观众的每一次视角转化都伴随着声音方向、强度、位置等调整,从而最接近现场的3D立体音效。

华为以技术开场,郎朗用艺术开局,也就诞生了这一次跨越时空的演奏,也给正在奏响的VR序曲添上了一缕强音。

天时地利人和:为VR觅知音

解锁了云VR的体验限制,是否就可以让VR走入千家万户了呢?答案还是不行。

根据莱特定律,若纯粹的虚拟现实交互式控制系统价格与基于PC系统的价格相当,那么在2030年之前,VR头戴式设备的产量和成本曲线将都走出一条雷同于智能手机的曲线。

而智能手机的爆发式增长,正源于生态对万千开发者创新力的激活。

对于VR产业来说,内容生态的繁荣同样是不可或缺、重中之重。

这样来看,VR再次崛起的节点中,中国已经拥有了天时(5G+云时代)与地利(成熟的产业链区位),那么人和呢?我们发现,华为已经悄然为VR起跑完成了生态蓄力。

除了上线郎朗VR音乐作品之外,华为此次还发布了全球独一无二的一站式VR音视频制作发行解决方案,端到端、全方位地助力高质量、低成本、规模化的VR内容制作,以此吸引更多创作者加入到VR内容生产中来,打破内容单一-普及率低-内容更加匮乏的僵局。

一方面,借助华为VR音视频平台,将华为多年积累的技术和工具释放出来,包括前端播放能力、视频点播VOD服务、音乐开发工具及VR内容的制作与发行等,消弭技术鸿沟与成本门槛,将丰富的创新空间留给开发者,激活VR产业的众创与想象力。

同时,对于普通受众来说,也能够以更低的消费门槛、更高的视听享受,去主动拥抱VR。未来,华为VR音乐还将应用在音乐节、音乐App、综艺节目等领域,将音乐现场带给更多人,助力VR规模化发展,从而推动这一轮浪潮真正由虚向实,从涓滴流水化为惊涛拍案。

广覆盖的5G网络、开放的VR音视频平台,再加上万千内容开发者的合力,这一次,VR进行曲或许将在中国产业土地上方真正奏响。

而未来当我们已经习惯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的无缝交互,在两个世界中自由来去,或许偶尔会想起,2021春天的某一个下午,华为VR中奏响的钢琴声里,蕴含了多少新的技术想象,和高山流水觅知音的渴望。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标签华为
  • 脑极体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写让你脑洞大开且能看懂的人工智能、流媒体、海外科技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