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拯救缺芯又“缺心”的科技产业?

脑极体 2021-04-30

原标题:拿什么拯救缺芯又“缺心”的科技产业?

上个世纪的科幻电影中,女性总是以被保护、被拯救的角色出现的,比如《终结者》中的萨拉·康纳。

时间快进到新千年,《我,机器人》《星际穿越》《火星救援》等一系列电影中,女性都是拥有力量的领导者和拯救者形象。

这种趋势,显然不是用“政治正确”等规定就能解释的。事实上,女性视角提供了一种不同的角度,去尝试为人类这一物种寻找突破口。

举个例子。科技行业绝对算是一个以男性思维为主导的领域,这里充斥着各种白人男性在车库里改变世界的神话故事。而近年来,关于多元化的探索也层出不穷。

面对让众多海内外科技巨头都焦头烂额的芯片短缺风暴,或许从女性视角或女性思维出发,能够以另一种方式延续科技产业的增长。

缺芯,真的只是源于一次误判吗?

“缺芯”风波愈演愈烈,很多人会说,这是一次“天灾人祸”的巧合。

汽车厂商因新冠疫情而调整了订单数量,导致产能被消费电子类产品挤占,短时间内无法恢复。再加上日本地震、美国德州寒潮等等意外灾害导致芯片厂商停产,共同催生了这次“缺芯”。换句话说,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随着时间的流逝、外部气候的恢复,一切都会回到正轨,问题会自然而然地解决。

真的是这样吗?

每到这时,只需要抱着一个宗旨,那就是不要听对方怎么说,要看他怎么做。

将近一年的时间过去了,各大芯片厂商都在加大产能,但汽车缺芯的情况并没有好转,反而愈演愈烈,并且电脑、手机等消费产品也开始供不应求了。

一转头,英特尔直接打破了自给自足的IDM模式,宣布进军代工界了,斥资200亿美元新建芯片工厂;三星也开足马力,计划在2030年之前投资约1160亿美元来提升半导体生产能力。

芯片建厂往往需要两年以上的时间,试想一下,如果真是短期就能缓解的“产能荒”,巨头们会砸入真金白银去赌一个未来吗?英特尔新任首席执行官帕特·基尔辛格(Pat Gelsinger)认为,疫情只会加速人们对更多数字工具的接受,从而推动这种(数字化)需求继续增长。

面对这种局面,台积电高管号称“全球整体芯片产能是供大于求的”,怎么看都有点像是在“劝退友商”不要进来抢蛋糕。

而从逻辑角度来推演,随着5G、AI、IoT等技术的继续成熟,智能汽车市场的新玩家越来越多,高性能手机、个人电脑、游戏主机、VR设备等等,都在快速发展,这才是驱动芯片需求暴增的真正原因。

而全球地缘政治博弈,也给芯片短缺的缓解带来了许多不确定因素。即便供应逐步恢复,但原材料和终端的成本上升,也几乎不可避免。

在积极投资、大力扶持芯片产业的同时,所有芯片产业链上的终端厂商都必须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缺芯,必然会带来产品性能增长减速、创新迭代变缓,与“友商”之间的差异化也会缩小,这时候,传统的性能碾压式产品策略可就不那么好使了,“软实力”的比拼,如设计、服务、外设等更具体验感的消费元素,也就成为重新吸引消费者的重点。

比如苹果就从“换壳”中获得了财富密码,在前不久的发布会中为已经上市半年的iPhone12打造了新颜色——梦幻紫,别说,我身边的女同学们都一边骂库克一边准备掏钱了。

类似的操作在近年来的科技市场并不少见。引入女性代言人,关注少数群体权益打造“暖科技”品牌,智能手机厂商越来越注重与设计师、潮牌的合作,对于可穿戴设备如智能手表、眼镜、TWS耳机等的整体搭配和审美追求也愈发崛起。

当然,并不是说女性就一定更注重看脸而非看性能。而是想强调一个整体趋势,那就是,以往传统的科技市场是很男性、很硬朗的世界,女性的色彩和视角很少,而随着整个产业开始进入性能瓶颈期,这就使得一些“女性技能”的相对优势在强化。

流动的盛宴:女性视角与科技变迁

从长远来看,过去男性视角在科技市场上占据的绝对优势已经被打破,这对企业经营、市场营销、品牌建设等等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简单来说,变化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客群的多元化。

如前所说,原本单一的以性能为中心的产品差异开始被多元化的特征所取代,拥有多样化的客户群,意味着来自女性及其他性别的购买量会逐步上升。如果没有女性视角的加入,那么必然会错失倾听潜在客户声音。

近年来多个科技品牌在传播时遭遇舆论翻车,就源于对新兴消费群体的心理把握不到位,产生了冒犯的感觉。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对91个国家的21980家公司的调查发现,与一家没有女性领导者的类似公司相比,一家30% 的领导者是女性的公司,净利润可能会增加1个百分点以上。

如果忽视一半群体,任何公司都不会长期保持竞争力。

近年来,在科技工作和领导岗位上雇佣了更多的女性。暴雪将女性实习生招募数量提高了166%,岗位从游戏制作到平面设计、营销管理、用户体验等等。任天堂董事兼高级执行官高桥信雅也指出,软件开发部门有许多女性开发人员。苹果2018年39%的30岁以下的苹果领导者是女性。

2.体验型消费的兴起。

从工业经济向服务与信息经济的产业转型,让科技企业越来越重视服务与体验,这时概念化(男性化)的左脑,就要让位给形象思维(女性化)的右脑,尤其是在智能手机、PC等存量市场,以及社交娱乐等在线应用中,更擅长与他人共情、倾听、服务的女性视角,会让产品更具情感色彩和纽带,将消费者与品牌更紧密地连接在一起。

Facebook的创始人扎克伯格就曾用母系社会的礼品经济的概念,提出了一个“馈赠性经济”,希望在社交产品中建立一个彼此馈赠的框架,来增强网络中的情感浓度。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女性视角的情感化特质,并不是女性专属,而是一种人人皆可拥有的思维模式和优点。

3.企业管理与协作的方式转换。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科技企业的工作环境,很多人脑海里的关键词可能是:大厂、狼性、996等等。

在工业化社会,男性思维意味着技术以征服和支配为支撑,追求“理性”和“效率",而现代企业创新更需要一个协作、支持和尊重的环境,女性视角的包容、沟通、共情,会在创新密集型企业中变得愈发重要。

伍德林国家银行的IT开发总监比奇就认为,大多数男人都是通过竞争进入董事会的——他们必须让其他人都做到最好,而科技领域的大多数女性,则是通过建立联盟、打破孤岛、建立协作来推进自己的职场道路,“女性的独特之处在于,我们不太想竞争”。

利比亚的第24任总统埃伦·约翰逊(EllenJohnson),喜欢把自己的国家比作一个生病的孩子,需要得到她的护理。《火星救援》中,宇航员们的队长也是女性,显示出了专业素养和友爱之情并重的气质,正是她的音乐支撑着男主人公度过了火星上寂寞时光。

寻找相似的兴趣、目标和价值观,吸引人们聚集在一起,这种包容性的气质能够给员工一种归属感,从而帮助企业留住人才、创造更积极的工作环境。

比如保时捷就是汽车行业中女性视角的积极践行者,自2012年以来,保时捷的女性人数从12.8%增至15.5%。在2020年,93%的调查者表示保时捷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有吸引力的雇主,在女性职业指数中排名第二。

4.产业的反思。

科技公司在为社会创造财务和便利的同时,负效应也日益突出,那就是让社会和员工陷入“科技设计的牢笼”。

中心化思维,是男性思想的主要特征之一,也是过去科技行业的主流发展模式,这就使得科技越发达,人在貌似自由的幻影下过着并不自由、被支配的生活,虽然时不时感到困惑和紧张,却不知道怎么才能控制。外卖配送员、网约车司机等,大家都成了被困在算法和机器中的人,而这种状况正是男性思维的科技霸权所造成的。

而女性主义者依利加雷认为,女性和互联网一样,都具有天然的“分布式”特征。女性视角下的技术,更具有乌托邦的气质。比如在过去的几年里,许多女性主义的探索,如技术自由化、开发协作和分布式方法等,就在尝试用关怀与互惠、而非控制与孤离,为科技产业开辟新的可能性。

这种方式,也让科技对人类的异化转向了更注重幸福感的“技术修复”。

在当今世界,科技产业仍然大多属于男性领域。但目前的趋势表明,情况即将改变。女性视角,与自然和谐相处、感性人文的力量、合作和平等非剥削等价值观,会成为技术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

或许,缺芯也是一个突破传统科技规则的缺口,将帮助我们从一个硬技术社会,走向一个软技术的未来。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标签女性
  • 脑极体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写让你脑洞大开且能看懂的人工智能、流媒体、海外科技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