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小猪进军一二线城市,滴滴想打败自己?

极客网·极客要闻8月25日 下沉市场向来都是互联网企业寻找增量的地方。即便是国内出行平台的巨头,在获客成本居高不下的当今,滴滴也急需找到新的故事,而花小猪就是滴滴瞄准下沉路线的探索者。

TIM截图20200825171223.jpg

从今年3月分开始,花小猪就在多地开始试运营,其主要的目标是三四线城市和郊县市场等渗透率较低的地方。事实上,花小猪的推出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补足滴滴的现有运力,也主要是针对价格敏感型消费者。

有业内人士分析到,“花小猪就是出行市场的拼多多,相比于出行所乘坐的车型品牌,用户更在意的是花费的费用是否能够对得起出行本身。”在价格上花小猪采用的是“一口价”模式,与滴滴不同的是该价格并不会受到行驶路线和时间的左右,“实惠”就是加诸在花小猪身上最大的优势。

但如果仅仅想要把“花小猪”和下沉市场划上等号,这误会似乎就大了。

8月17日,花小猪先后在北京、广州、杭州、成都、合肥等在内的一二线城市发起补贴,每个城市前8888名用户当日第1单均可减20,在名额用完后也可享受6折最多10元的优惠;作为滴滴旗下独立切割的品牌,花小猪请代言人、在多平台铺设广告,寻求用户的增长。

但以低价抢占市场在初期或许能够迅速获得份额,一旦补贴减少或者完全停止补贴,部分消费者或许就会转身拥抱其他平台。对于花小猪来说,不管是一二线城市也好,小城镇也罢,未来依然充满着各种不确定性。

监管就是花小猪逃不开的坎儿。8月18日,青岛交通运输发布微博称,“花小猪平台在青岛并未取得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许可,不具备网约车资质,涉嫌违规。”

这并不是花小猪第一次被交管部门约谈。从今年7月以来,花小猪就先后在天津、烟台等多地暂缓上线计划,因为招募门槛较低,花小猪吸纳了大批不符合政策要求的私家车。下沉市场监管相对宽松自然给了花小猪生存的空间,但一二线城市却并不允许这样的“野蛮行为”。

与此同时,滴滴的主要战场集中在一二线城市,花小猪“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在某种程度上会抢占滴滴的用户,颇有些左右手互搏的意思。

事实上,今年4月滴滴CEO程维提出,“3年内实现全球每天服务1亿单,国内业务双曲线推进”。要想达到这个目标其实并不容易,两轮车日订单量超千万,而四轮车通过运力和差异化服务也可以达到日订单量3000万以上,花小猪的存在,客观上是可以增加滴滴的日订单数据的,而挖掘下沉市场的本质也是想要为滴滴的出行业务带来新的增量。

即便滴滴目前在出行市场一家独大,但其他网约车玩家不断的动作也会对其构成不小的威胁。

美团打车在出行市场就野心勃勃。有消息表示美团打车计划通过加大对用户的补贴来抢占市场,最终目标是在主流城市拥有10%以上的市场份额,并且补贴时间无上限,直到达到满意的效果。

背靠阿里,高德同样也想要在高德市场分一杯羹。依靠聚合模式,高德已经接入了包括滴滴在内的几十家服务商,覆盖城市达到上百个,并且在《中国移动互联网2020半年大报告》显示,高德地图以5.3亿的MAU位列全网第五,次于微信、支付宝、手淘、QQ。

网约车业务细分下来的各个分支并非滴滴与其他平台竞争的终点,流量之外出行市场也将向技术转变;滴滴自动驾驶融资5亿已经在上海开启试运营;高德也接入了自动驾驶企业的无人租车服务;曹操出行、T3出行等具有车企背景的出行平台也在深化无人驾驶服务……

竞争之大可想而知,网约车作为滴滴发展的根基,更需要战略布局上的领导地位。从顺风车到疫情,滴滴的上市计划不断被拖延,8年19轮融资,留给滴滴的时间不多了。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伙伴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