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APP被约谈,耳朵经济的故事要怎么继续讲下去

屋漏偏逢连夜雨,作为音频社区巨头之一的荔枝最近的日子不太好过。

9月9日,“网信广东”微信公众号上显示,荔枝APP上存在助眠内容挑逗、多名助眠主播诱售低俗色情音视频等问题,广东等多个部门依法约谈了荔枝APP负责人,责令其关停直播版块“助眠频道”,下架录播版块中助眠类违规节目,全面排查清理违规音视频,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切实完善内容审核机制,严格落实信息内容管理主体责任。 

荔枝相关负责人表示,“将会严格落实约谈要求,对照问题进行彻底有效整改。”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荔枝第一次深陷“涉黄”丑闻了。

在2018年,就有媒体调查处荔枝等社交音频平台上存在着低俗内容,并且其中还有未成年人受众群体。随后荔枝表示已经关闭违规账号,并且将严厉打击相关违规违法内容。

尽管“助眠”只是其中部分很小的内容,但其所出现的问题却足以让更多的平台受到警醒。

作为一家成立于2013年的音频企业,荔枝早在今年年初就抢先喜马拉雅上市夺得了“音频第一股”的称号,或许是资本市场对该赛道头部企业的看好,荔枝上市当天股价就快速上涨,达到了高光的15.25美元/股,但第二天便遭到了跌破发行价的尴尬,并且迄今为止依然还能够突破自己的最高股价。

与其他赛道大同小异的是,荔枝也是从音频赛道经过混战留下的企业之一,自此音频市场三分天下,喜马拉雅、荔枝和蜻蜓。

荔枝作为国内最大的UGC音频互动娱乐平台,依靠用户生产内容,而他们也是内容的接受者,这种模式的优点在于平台不必为此付出昂贵的成本费用,同时也能够获取音频主播带来的流量;可良莠不齐的质量让荔枝与其他平台相差甚远。

或许是蜻蜓FM和喜马拉雅的高质量让荔枝感受到了危机,随后便在平台上上线了《平凡的世界》,但因版权问题而被判处罚款50万。

除了内容问题,荔枝在付费收入上也比不上其他平台,喜马拉雅的付费用户已经突破了3500万,蜻蜓FM的内容付费收入占比也有50%。而荔枝此前的招股书中却显示内容付费收入不到2%,用户付费意愿提升度也趋于缓慢。

从此前荔枝FM的财报数据上来看,二季度荔枝营收较同期增长了56%,但成本也同比增加65%,运营利润率为-7%,净亏损达到了2200万元。想要通过“内容生态”实现数据上的盈利,荔枝任重而道远。

上市并不代表跑通了正确的商业模式,主营业务上的差距也让荔枝不得不将目光集中到新产品的研发中,企图用技术打造稳固的护城河。

在荔枝的招股书中表示,荔枝将会把募集的40%资金用户新产品的开发,30%将会用于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这也意味着提升技术研发能力成为了荔枝当前着重发展的重点。

在荔枝CEO赖奕龙看来,“我们充分相信荔枝将能够进一步通过技术赋能音频社区,创新音频产品形态并拓展新的商业模式。我们预想荔枝将成为全球化的音频社区,使得人人都可以通过音频来创造、分享并连结在一起。”

但迄今为止还暂未披露出明显的成果,反倒是喜马拉雅发布了首款智能屏硬件新品;蜻蜓FM引入百度作为全场景生态的重要战略合作伙伴,在多方面进行了尝试。

反观荔枝FM,在经过多年角逐之后虽然是音频赛道第一个上市的企业,但同时也面临着更多的不可确定性,除此之外,阅文在向音频行业发起进攻,猫耳FM也在加码在线音频,这些都加剧了市场的竞争。

面对后来者的入侵、自身业务结构的薄弱性,内忧外患下的荔枝FM想要实现盈利重新拾起资本市场对其的认可变得困难重重,如何打破当前的阻碍讲出好的故事,成为了荔枝接下来要面对的问题。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