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冷的众创空间

钱皓 2019-08-20

​近日,众创空间鼻祖WeWork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IPO招股书,然而估值也遭遇腰斩,从470亿美元骤降到231亿美元。无独有偶,原计划于今年登陆纳斯达克的优客工场,再一次推迟了IPO日期。中美两大众创空间巨头频频遇冷,预示着这一行业的冬天来了。

要想弄明白众创空间为什么突然爆冷,梳理众创空间的历史有助于理解问题的本质。

伟大的创意往往产生于解决自身需求,众创空间这一领域也不例外。2001年,如今已成为WeWork创始人的Adam Neumann,开启了创业生涯。为了节省办公室租金,他在网上发布了一则广告,想要租出办公室的一部分来分担租金。巧合的是,这则广告招来了建筑师米格尔•麦克维(Miguel McKelvey),也就是日后WeWork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创意官。

WeWork联合创始人、CEO亚当·诺依曼

7年后,他们将纽约的一处闲置建筑改造成可以拎包入驻的办公空间,为了迎合环保理念,特意将名字取成”绿桌子”(Green Desk)。这次尝试取得了出乎意料的成功,仅仅在网上发布了少数广告,就出租了大量办公空间,还收获了大量好评。在经营的过程中,他们嗅到了联合办公的巨大前景和现有产品的不足,不到两年的时间,他们便将“绿桌子”卖给了业主。2010年2月,在纽约SOHO,他们成立了WeWork,开创了联合办公的新时代。

大火的WeWork和国内优惠政策的扶持,催生了国内的大批追随者,优客工场、氪空间、方糖小镇等顺势崛起。为了响应“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监管部门给予了这个行业很大的政策扶持:免征房产税、土地增值税和城镇土地使用税。除了税收优惠外,还额外给予现金补贴。利导之下,一批众创企业如雨后春笋,迅速成立。

氪空间

众创空间的理念并无不妥,可为何突然遇冷?

一方面,进驻联合办公的企业多为中小型创业公司,前两年过热的互联网热潮涌现出许多O2O、共享经济领域的玩家,而如今流量红利消失,资金匮乏,倒闭的小微型创业公司数量数不胜数。主要客户数量骤减,联合办公企业的日子自然也就不会太好过。另一方面,许多众创空间仅仅只是”二房东“,并未提供实质性创业孵化服务。入驻前承诺的创业辅导、资源对接、FA等服务待租金交完后,都是空谈,这样的服务对于寄希望于资源支持的创业公司来说毫无用处,既加速了创业公司的灭亡,又给众创空间带来了坏口碑。

对于真正有竞争力的企业来说,行业的遇冷是优胜劣汰的开始,也是行业朝着健康有序方向发展的序幕。这次众创空间行业的爆冷,是挑战,更是机遇,在危机中砥砺前行,便可能成为真正的巨头。

首先,现阶段许多众创空间的收入来源过度依赖租金收入,而这种模式有很大的天花板。优化营收结构才能可持续发展,可以提供相应的企业外包服务,如纳税申报、税务咨询、营销服务等。

其次,对于该行业的补贴门槛也务必升级,补贴的不能是“二房东”,而是真正提供创业服务的企业。在过去,许多补贴都被“二房东”领去,造成了严重的资源错配。要想真正促进该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对于“扶持企业类型”、“补贴金额及到账时间”等问题必须明确界定。

最后,许多众创空间都是做大而全,试着从细分领域切入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产业集聚产生的效果往往超出预期,而众创空间在城市发展规划的基础上,推出相应的细分行业服务。比如针对新媒体行业的集聚,往往能形成极强的规模效应。

长远来看,5G时代的来临,将加速行业洗牌。一直以来,人们聚集在一起办公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打破物理限制,实现更方便快捷的协同办公。而5G的几乎零延时也能打破这种物理限制,办公场地将不受限制。在这种背景下,真正提供创业孵化的众创空间才是行业淘出的“真金”。

作者:曹阳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 钱皓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从VC视角观察互联网新趋势,分析背后原因与影响的新媒体分析平台,已有100多万互联网从业者与投资人关注。荣获2016年新浪微博的十大科技观察大v。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