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2020,越来越相信“玄学”?

钱皓 2020-02-10

“对于失意的人而言,某种不可思议的超自然希望是替代绝望的唯一选择。”

——《历史的教训》

奇迹没有出现,几亿人的彻夜祈祷似乎没被上帝听见,吹哨人李文亮医生最终还是离开了我们,即使刷屏也无法表达这种遗憾的苍白。因为他用生命澄清了真相,当初却以造谣的名义被迫悔过。

吹哨人没能吹醒装睡的人,而更耐人深思的是医学科技发达的今天,医疗知识门庭冷落,没有掀起热议,反而各类玄学风水解读疫情的迷信文章被广而读之,令人唏嘘。

一、疫情笼罩下为什么科技和理性无法消除迷信?

魔幻的2020年,世界各地灾难频发。面对天灾人祸,人们借助迷信来寻求外在的寄托,获得猎奇、娱乐、趋利避害等满足感,来消解焦虑。

首先在心理层面上,迷信是人与生俱来的本性,日常生活中的迷信通过心理暗示的方式可以让民众获得更积极的精神状态。小到情感咨询,大到驱灾辟邪,学历较高 90 后和00后们依然没能逃脱老一辈迷信的魔咒,热衷占星、塔罗、看相,以及转发杨超越。

根据中国科协发布的《第三次「中国公众对未知现象的抽样调查」报告》,在中国每四个人中就有一个人”非常相信“或者”有点相信“算命。即使是最高精尖的科技公司和走在趋势前沿的媒体也不例外,新品发布会、年度招商会日期常常撞车的其中一个原因,很可能就是遵循了黄道吉日。

其次在现实层面上,中国普通民众在病痛面前历来缺医少药,正因为病痛得不到很好的救治,所以中国也成为了一个玄学兴盛、“神”医辈出的国家。

在古代,如果生病遇到“玄学大师”就会经历看相、吃灵符、拜神等“治病”手段,因为这些会比看大夫门槛低且便宜。而在这疫情中,当医疗服务无法满足病患需求时,当被病毒感染的患者却没能得到及时救治的时,人们只好在玄学中寻找生的希望。

类似用玄学解释武汉新型肺炎的事情,也大量出现在国外的历史上。1347年黑死病蔓延欧洲,当医学无法提供帮助时,人们就转向迷信。当时的占星学家解释说,遥远天际中的火星、土星和木星连成一线,是可怕瘟疫传播的原因。所以这种用天象解释或者预言灾难的例子并不罕见。

此外,教育和医疗资源的不平等、贫富差距大等现实的无奈都导致了人们心中的封建迷信思想,渴望寻找超自然的效果来掌控命运。

科技互联网的普及非但没有消除这些封禁迷信,反而为迷信提供了更大的传播平台。

绵延千年的风水玄学通过互联网红利重生,凭借着AI、在线技术等新兴科技的东风,曾经仗“棍”走天涯的风水玄学大师不在局限庙宇和街边,而是将“传统艺能”带到线上,下起了灰色地带的一盘大棋。

国内有算命创业者估算,中国14亿左右的人口,如果假设其中16-50岁的目标用户占比45%左右,付费用户占比16%左右,假如年均占卜算命最低消费1000元的话,那么整个算命占卜市场的规模将超过1000亿。高悬的利剑下,算命行业又有的科技赋能,能够实现流量变现,因此在头部投资机构青睐下,融资无数。

这次疫情期间,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人们在不明所以的情况下,这种自我安慰的玄学这就会满城风雨。

目前,社交平台上各类“百毒不侵”的符咒广受欢迎。沙雕更是青年转发“费家三杰”费翔、费玉清、费德勒谐音“肺祥”“肺愈清”“肺得乐”的表情包,来求得身体健康。

对此,早在1982年,心理学家格雷厄姆·泰森就研究发现,迷信的人,通常是为了应对生活的压力,因为科学和理性实在无法让我们获得对生活的控制感。当下病毒仍在肆虐,在没有找到有效的解决办法之前,科学和理性在此刻都显得苍白无力,只能任由根植在人们心中的封建迷信思想开始发芽,渴望寻找超自然的效果来掌控命运。

在这场战“疫”中,活着的人,要么被隔离,要么自己居家隔离,群情难抑;快死去的人,要么是ICU里无药可救,要么是命垂一线却病床难求,我命由天。人们像是行走在漫漫黑夜中感到无助和恐惧,无疑只能寄希望于玄学寻求心理的确定感和安慰感。

二、权威信息的公开是抗击疫情迷信的利器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玛蒂亚·森认为:信息公开是灾难最大的救助者。

对重大灾情信息发布,武汉相关当政者掌控话语权无可厚,但是在维持社会稳定时停住了探寻真相的脚步,往往会导致更大的“不稳定”。

12月8日,武汉出现第一例新型肺炎患者;

1月2日,央视报道武汉《8名散布谣言者被查处》;

1月18日,武汉举办“万家宴”,4万多个家庭共吃团年饭

1月19日,武汉市疾病防御控制中心主任李刚称:疫情可防可控;

1月21日,湖北省省委书记、省长等领导一同出席了春节团拜会的文艺演出;

1月23日,湖北省长王晓东接受采访,称武汉物资储备和市场供应是充足的;

1月24日,湖北省才尾随各省政府,启动了一级响应机制。

……

在信息不足和未知的情况下,武汉、湖北省前期试图构建一个积极正向的舆论环境,没有及时跟踪疫情的科学解决方案,导致疫情信息不透明,影响了民众对疫情的判断从而造成了恐慌。

但是相较2003年的非典,民众在疫情发生四个多月后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2020新冠肺炎疫情仍然相对公开透明多了。因为有众多媒体的及时跟进和互联网平台实时信息更新与辟谣,有效缓解了民众恐慌,帮助战胜疫情。

从去年12月初新冠病毒被发现,到1月20日钟南山院士揭开武汉疫情的真面目,间隔的50多天的时间里缺少权威媒体的客观详细报道,导致自媒体和社交平台中流言四起。其实信息自由流动不可避免会产生谣言和危言,但只要信息量足够多,权威媒体做好第三方监督的角色,真假自然浮出水面。

谣言止于公开,恰恰是在众媒体的及时跟进、一线信息的公开透明后,才有效缓解了恐慌情绪。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的过程中,互联网媒体平台起到了远超传统媒体的作用,不仅对官媒的信息进行补充,还通过多渠道多形式更有效地传播了防治信息,很多民间救助也是通过自媒体发起和实现的。

互联网媒体平台跟进疫情信息

疫情期,微博承担着向全社会传递最新消息的任务,热搜的功能,变成了向公众传递都是与舆情相关的重要信息;以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成为重大资讯分发平台,向民间传递官方信息以及一线实况,今日头条更是上线了24小时更新的抗击肺炎频道,频率以秒级计;以丁香医生为代表的互联网医疗平台传播医学知识普及,用户可以通过手机第一时间看到疫情最新的进展以及辟谣伪科学的报道;优爱腾哔视频网站分别在各家开设了疫情相关的专题频道,特别是B站上,知识性科普的视频广受关注,可以让居家隔离的年轻人们用弹幕表达着关怀,当各地政府公开确诊病例活动轨迹后,百度、高德地图实时更新疫情地图,为公众的安全自查提供了便利……

整体而言,互联网平台在信息收集、整理和高效传递上所扮演的关键角色毋庸置疑,同样重要的是武汉疫情当下,需要重新检视舆论监督以及信息公开机制。相比“以正面报道为主”成为新闻媒体内容的主旋律,媒体社会监督的功能日渐凋零,那些“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等热血沸腾的文字渐渐消逝,而历经这次武汉疫情,无疑成为我们重新检视媒体的监督、信息公开机制的重要窗口,以期提升政府的危机治理能力。

三、人们需要听到更多理性真实的声音

柏拉图说过,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那么,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所以疫情中的人们期待听到更多真实的声音,因为只有真相才能战胜恐惧,战胜病毒。

在如何鼓励更多的真实声音发出以及被听见方面,除了互联网平台等技术力量的跟进,我们也希望能够有更完善的管理机制来鼓励民间监督的力量,通过更完善的吹哨人保护制度,让更多理性、科学的声音取代愚昧、低趣味的声音,维护整个的社会公共利益,告慰白衣战士的英灵,毕竟“沉默的大多数”对疫情防控百害而无一利。

四、结语

顾城说过,一个彻底诚实的人是从不面对选择的。为众人抱薪者,他们不知道真相的代价,却义不容辞地扛起拯救人类的责任。

我们相信李文亮医生的生命之哨将永远回响,一切终将过去,理性光明回归之日便是春暖花开之时!

作者:可达怡

编辑:陈国国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 钱皓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从VC视角观察互联网新趋势,分析背后原因与影响的新媒体分析平台,已有100多万互联网从业者与投资人关注。荣获2016年新浪微博的十大科技观察大v。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