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思考|地摊“反秩序经济”

钱皓 2020-07-08

前段时间,摆摊成了现象级话题。各级政府纷纷响应高层的点赞,城管都打电话请小贩回来摆地摊儿了。

可后来的剧情发展却上演大反转,地摊经济的热度急降,短短半月竟似经历了冰与火的转变。相信很多人仍难参透其中原委。

那么,地摊经济究竟有何优劣?现阶段的中国究竟需不需要地摊经济?而我们又为什么称之为“反秩序经济”呢?

一、城市烟火重燃

疫情之下,地摊经济何以迅速走火?简而言之原因有四:保就业、刺消费、扩内需、抚民心。

首先来看保就业。疫情对线下经济造成了相当大的冲击,社会就业问题成为政策重点导向。在今年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就业”一词被提及39次,保就业保民生被列在中央“六保”新任务之首,可见政策层对保就业问题的重视程度。

根据政府工作报告,今年的城镇调查失业率目标是稳在6%左右,而该指标的4月值恰好就是6%,没有留退路。而地摊恰可快速解决就业问题。

然后是急需刺激的消费。2020年1-4月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10.68万亿元,同比下降 16.2%,累计同比降幅较1-3月收窄2.8个百分点。虽然降幅有所收窄,但总体恢复速度缓慢,消费急需政策层刺激。

实际上,对消费的刺激政策已出台了很多,比如前段时间济南、南京等地政府开始对民众发放消费券,鼓励民众消费;上海联合线上电商巨头和线下百家商场推出了“55购物节”,一端为民众带来优惠,一边带动上海本地品牌打开销量。对地摊的政策鼓励,也有借其刺激消费的政策用意。

第三个因素是在外需不振的情况下,内需急需扩大。虽然疫情在国内还偶有反复,但国内生产只需渐已恢复政策,但国外疫情尚未完全控制,美国担心新增感染人数突破了4万大关,且未见刹车势头。外部需求因此大量萎缩,不确定性增强,中国但出口贸易陷入停滞,急需扩大内需。

第四,地摊经济带来的烟火气唤起了全国人民对城市生活的最初记忆,成为一种抚慰民心的“心灵政策”。

在此四背景下,之前默默无名的地摊被“扶正”,一举成为城市烟火气的代言人、上下寄望之良药。

二、地摊经济有作用吗?

目前来看,地摊经济在保就业上有很强的托底作用。

根据国家统计局和人社部对“城镇调查失业率”对定义,摆地摊可以算作就业形式的一种。根据领导对地摊经济的点赞口风,“西部有个城市,设置了3.6万个流动商贩的摊位,结果一夜之间有10万人就业”。可以认为,摆地摊这种便捷的方式对社会待业人员确实是一个快速就业的渠道。

上面的西部城市其实就是成都。截至5月28日,成都市设置临时占道摊点、摊区2230个,允许临时越门经营点位17147个,允许流动商贩经营点20130个,增加就业人数10万人以上,中心城区餐饮店铺复工率超过98%。

从成都案例可以看出,地摊经济对城市就业和餐饮行业复苏的带动作用明显。据西部证券测算,保守预计我国209个主要城市(一线-四线城市)有望开放50万个摊位,新增就业120万人。

这一举措也给摊贩们带来更多尊严和获得感。正如人民日报一篇文章中引用的一名成都摊贩感慨:“我没什么其他技能,又租不起门面,就摆摊卖水果。之前一直‘打游击’,收入不稳定,压力好大,现在心里踏实多了。”

人民开心,政策满意,地摊经济就这么越来越招人待见。

但就在地摊经济刚刚走火风靡全国之时,三家官媒开始率先发声为地摊经济降温,却又是为何?这是因为综合来看,地摊对全行业的消费刺激作用并不明显,而且还带来更加棘手的难题,市场已经对其产生过度期待。对此,历史上曾有两次先例可以借鉴。

地摊经济是第一次走火吗?不是,历史上有两次政策放宽地摊经济的先例。分别为2007年3月出台的《就业促进法》,以及2017年9月国务院《无证无照经营查处办法》。据东北证券对上述两次政策利好的研究,从宏观指标来看,失业人数有所减少,但对社会零售总额提振并不明显。

因地摊经济受益的都是低价小商品,如食品饮料、纺织服装、商贸零售等。据西部证券数据,这些行业和计占总商品零售额不过8.61%,对经济大盘撬动作用有限。而一旦过度放任地摊经济野蛮生长,其还会带来更多新的问题,如城市卫生、食品安全、交通占道等,为全盘经济复苏增加负累。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站在经济整体视角出发,以及消费板块的综合表现来看,在市场走势较弱的时期,政策放开地摊管制对消费表现的抬升作用比较有限。过度寄望地摊经济来动整体经济实现复苏,是不切实际的。

但这还不是地摊经济被叫停的最核心原因。

三、根源在“反秩序性”

地摊经济降温的根源在于,其本质上是一种“反秩序经济”,这要从人类社会的规则秩序说起。

为了保证整体效率,人类社会的生产生活需要遵从一个规则秩序。事实上,规则秩序也是在人类发展进化过程中自然演变,并逐渐完善的非物质性产物。

规则秩序的建立会限制人类生产生活的部分自由,以换取综合性的效率提升,最终目的是追求最大化的民生福祉。因此,在人类社会的进化发展过程中,规则秩序只能不断完善进化,不能出现倒退废止。

社会秩序主要靠两个层面的力量来予以维护,一是道德,二是法律。道德是上限,教给人们要努力做什么事,而法律则是下限,告诉人们不能触碰什么。

电影《烈日灼心》中有句台词很好,“人是神性和动物性的总和,它有你想象不到的好,更有你想象不到的恶,没有对错,这就是人。法律更像人性的低保,是一种强制性的修养。它不像宗教要求你眼高手低,就踏踏实实的告诉你,至少应该是什么样儿。”

作为社会秩序中最重要的经济秩序,则由政府这一“看得见的手”,和市场这一“看不见的手”共同调节。最终目的,是让生产要素得到尽可能高效而全面的配置,以实现尽可能繁荣的社会生产。

“看的见的手”作为法律化身会具体化为经济秩序中的监管保障力量,如证监会、食品安全局、税务局、城市规划部门等;“看不见的手”最终会将大多数市场主体联系起来,形成一个自生运转的生产链条。

地摊经济之所以忽然降温,根本原因在于它是一种“反规则秩序”生产活动,它对最大化的社会民生福祉产生一定程度的破坏,是一种算小帐开心,算大帐皱眉的无奈。

毋庸置疑,地摊经济的益处是很多的。例如,底层人民的生活有了保障,疫情冲击后的社会安定得到巩固,疫情后萧条的生产氛围得到缓解,人民忐忑的心情也在这人间烟火气息中得到抚慰,地摊也为未来的企业家提供了用武练武之地等。

但是,一旦地摊经济过热,获得这些益处的代价更大,“两只手”的效用会受到巨大影响。

首先,来看“看得见的手”受到的影响。地摊经济有一定的原始经济形态,一旦放开就会出现诸多方面的监管难题,如食品安全难以监管,沿街占道、居民区聚集、生产垃圾随地丢弃等,不仅影响居民生活出行,还造成不可忽视的生活和城市管理成本。同时,税务部门也难以征税,各项监管的落实均困难重重,看得见的手疲于应付。

然后是“看不见的手”受到的影响。地摊经济由于生产场所的成本自由性,首先冲击的是沿街小商铺的生意,让疫情后本就艰难的线下餐饮零售生意雪上加霜。沿街商铺的房租和售价也会进一步受到影响,价格一旦出现大幅波动,进而就会波及住宅市场的价格,整个房地产市场有可能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而房地产市场一旦松动,紧接着受冲击的就是为房地产提供资金支持的银行系统。而如果银行成为多米诺骨牌中的一个,那后果如何,无需再言。

综合来看,地摊经济的繁荣是建立在成本转嫁之上的,是一种”繁荣递减转移“,综合经济效率不增反降。

疫情天灾是“两只手”都不能预料的黑天鹅事件,它极大扰乱了人类生产生活秩序,也让秩序中的潜在问题暴露出来。我们应该做的是修改它、完善它,而不是跳过它、干扰它。因为,让生产生活遵循规则秩序,依然是追求整体经济效率的最优解。

地摊经济的最好出路是有序、适度、因城施策。各地政府应综合考虑地方经济特点和城市发展规划,合理安排地摊经济的集中摆放点和营业时间段,做好登记、安全追溯等责任落实管理,同时保障商贩、居民和整体经济秩序。

例如笔者所在的上海,有些露天商场和步行街在自家商业区内,利用闲置空间开辟了专门区域,为社会提供摆摊场地。有意向者可与商场联系,提供个人资料,缴纳一定租金即可在人流密集、灯火通明的商业区摆设自己的摊位。目前在南京东路的第一百货,和静安区大融城等地都有类似实践。

其实,秩序外的经济也是被倒逼出来的。民众之所以出来摆摊,还是因为疫情后复工复产受阻,社会上的房租、税收减免政策仍不到位,谁不想租个商铺好好做生意呢,苦在成本不可负担。正是因为这套已有秩序的反应不够及时,没能让末端的民众享受到足够多的补贴,才倒逼出秩序外的地摊经济。

四、结语

完善的秩序是争取全民最大民生福祉的最优解,也是唯一解。

有事做,有期待,日子才能幸福。

作者:王栎天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 钱皓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从VC视角观察互联网新趋势,分析背后原因与影响的新媒体分析平台,已有100多万互联网从业者与投资人关注。荣获2016年新浪微博的十大科技观察大v。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