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客观察 > 正文

疫情期间长租公寓“赚黑心钱”:租企和租户之间如何平衡?

微信图片_20200215140604.jpg

疫情之下,每个行业都难以幸免,房屋租赁业务更是首当其冲的那一批。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商业租房还是民用租房,都面临着极大的考验:如何平衡租企和租户之间的权益,如何让各方的利益诉求得到满足?

春节档往往是各大商超店铺绝佳的销售时期。然而,据中国网财经报道,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商超顾客稀少,商户面临巨大的经营压力。在此情况下,房企通过减免租金的形式来降低商户的运营成本,从而与商户共度难关,收获口碑。

1月24日起,各大商业地产商纷纷实行租金减免政策。据中国网财经的不完全统计,截至2月9日,全国超四成房企实行免租政策,最长达36天;近六成租金减半,最长达67天。

那么,互联网租企如何度过疫情“寒冬”?他们的做法似乎并不厚道。

蛋壳公寓:从房租正常,到被约谈

早在1月31日,蛋壳公寓就被网友曝光要求自己的房东免租一个月,但自己作为“二房东”却并未给租客免租。众多网友表示“并未受到关于免租的消息”。这种一边省钱、一边赚钱的行为,瞬间被网友抓住“辫子”,遭到相关租客的谴责和投诉。

2月3日,蛋壳公寓发布政策,针对武汉无法返城的租客为其返还一个月的租金,同时根据受疫情的影响程度,不同地区的租客将享受不同的租金补贴。

然而,有的租客表示所谓的返还和补贴并非“现金”,只能用来抵扣服务费、维修金、水电燃气费用、部分租金和续租首付款等APP内的账单费用。一言以蔽之,买时是人民币,退时是减免券。

受到更大的舆论压力后,蛋壳公寓不得不在此调整策略。2月13日蛋壳公寓宣布,针对疫情期间(2月1日—29日)合同到期进行续约的租客,将在首月减少50%月租金、住满6个月返20%月租金的基础上再返50%(武汉地区为100%)月租金作为补贴。

网络上一波未平,现实中一波又起。2月14日,深圳住建局约谈蛋壳公寓深圳负责人。针对蛋壳拖欠房东租金又要求房东免租、不给租客免租等事项,深圳市住建局要求蛋壳高度重视,按法规和合同妥善处理问题,且将密切跟踪关注事件进展情况。

其实,真正令人不满的是,补贴自始至终是以“减免券”、“抵扣券”的形式返还。诚然,这样是为了租客能在后来更多倾向于续租而减少公寓损失,但这种近乎于绑架的减免优惠政策,真的能起到作用吗?账簿上弥补出来的数字,换来的是负面的舆论,于公寓何加焉?

自如租房:续约涨价平常事,疫情引爆导火索

前不久,自如租房涨价上了热搜。

微博的自如租客网友表示,自如租房不仅没有减免租金,反而在续约上疯狂涨价:涨幅普遍增长10%-30%。

事实上,续约涨价是长租公寓的普遍现象,疫情是促使长期以来租客的不满情绪爆发的导火索。按照自如规定,续约时房价涨幅在3%-5%之间,后来变成不高于10%,但很多情况下加上“根据市场情况“的名头,有一些租客甚至要掏出更多涨幅的房租。

从2月7日以来,自如陆续发布了一系列的利民性政策。针对武汉的自如客,减免2月50%的租金和全部服务费,但需要3月1日之后在自如APP内领取。针对受疫情影响无法返城的自如客,可选择短租,享受与长租同等价格,3月1日后返回并居住的租客,减免2月服务费,3月1日后无法返回且不再居住的租客将办理无责退租,减免2月服务费,协助打包和寄送行李。

然而自如针对返城的租客安排好像并不妥。从2月2日起自如要求租客主动提交春节出行信息,不然的话冻结房间门锁。此前北京市民政局副局长赵济贵表示,没有确诊或无明显症状的返京人员应自由进入小区。

如何快速有效地落实政策,和租户进行友好且有效的沟通,并且减少不合理的涨租行为,是自如最应该考虑的事情。

互联网租房企业:机制不健全,意识不到位

互联网租房企业与消费者之间的冲突,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临时涨租且涨幅过高、缺乏适当的减免政策、服务态度敷衍甚至粗暴、对待返城租户不友好。

总结起来在两个方面:互联网租房企业缺乏合理的应急管理与沟通机制,也缺乏社会责任的担当和履行意识

并不只是蛋壳和自如等一线租房企业,其他租房企业也难逃其咎。

有网友指出,乐乎青年社区在特殊时期将返城租户“直接赶出去”,并未采用合理的社区管理措施,在疫情的特殊情况下缺少减免政策,反而短信催租。

向“黑猫投诉”举报的租户称在我爱我家租房,续租时发现服务费从5300上升到16000,向客服提出异议时对方却拒绝履行合同。此外,太原我爱我家的租户隐瞒事实租房导致102户居民被隔离,通过此事可以看出租房企业在加强临时管理方面存在一定缺陷。

如何才能建立起合理的应急管理与沟通机制,又如何树立起社会责任的担当和履行意识呢?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和新派公寓创始人王戈宏针对这一类难题提出了建议:建立租赁产业专项扶持基金、为轻资产租赁机构设立评级体系和标准、建立租赁产业保险体系、审核租赁机构贷款资格。从宏观层面来讲,体系和标准上的完善、大量资金的扶持,对互联网模式的租赁企业来说必然是好事。然而,在沟通管理与社会意识两方面都欠缺的情况下,租赁企业凭借什么来通过考验呢?提供的标准是否具有参考价值呢?

是的,我们不得不承认,互联网长租公寓具有轻资产、无抵押或抵押少、进账少、融资难、管理成本高等特点,在疫情的特殊情况之下,受到的经济和社会影响很大。然而,消费者不是流氓,并没有提出完全免租、迅速退款这样对租企一方并不公平合理的要求。相反,公寓一味地将疫情所带来的风险和损失推给租客,反而有落井下石之嫌。

蛋壳、自如等长租公寓如果继续这样、不及时改正的话,早晚会淹死在舆论的唾沫中。不负责任的公司,不可能长久地存在!疫情下不仅落实不好相关的减免政策,甚至干脆赚“黑心”钱,这个时候大额涨租,不返还租金,又将租客赶出公寓和社区,必将陷入舆论的旋涡。就算一时间赚了夫人,难道赔了兵之后的将帅还能保住夫人吗?

其实,租客的要求并非苛刻。

毋庸置疑,租企和租客,都是疫情局势的“受害者”,都需要在这场“寒冬”中活下来,那么,平等友好地交流、在合情合法的基础上共同承担风险就是必然要求,这是公寓需要注意的。共同规避风险,或许一时的损失更大,但从长远来看无疑更具战略意义:社会责任的担当所带来的口碑效应,其自身的营销价值和“带货能力”,或许会弥补这寒冬中的拮据。(完)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