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客观察 > 正文

从支付到社交再到数字生活 支付宝上演“变形记”

极客网·极客观察3月17日(任一、霏鱼)“我宣布,支付宝正式转向数字生活开放平台。”

3月10日,蚂蚁金服CEO兼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董事长胡晓明在2020支付宝合作伙伴大会上宣布支付宝将进行改版升级,并承诺将在3年内联合5万家服务商,帮助4000万商家完成数字化升级。

在转型“官宣”的同时,支付宝的新界面也揭开了神秘的盖头。在新版支付宝的首页第一屏中,将增加大量服务板块,包括外卖、美食、玩乐、酒店住宿、市民中心等入口。

与此同时,支付宝的Slogan也从“支付就用支付宝”改成了“生活好,支付宝”。

ddd.jpg

在集成更多生活服务项目之后,阿里与微信、美团的竞争也将出现新的局面,后两者也将面临更强大的竞争对手。

“拳打”微信 “脚踢”美团

瞄准生活服务领域,支付宝也并非是临时起意。2014年,风口下的O2O元年,各路玩家蜂拥蝶至,但是一年之后就纷纷倒于资本寒冬之下,只有阿里步伐不停,想要打造全行业的生活服务平台,2015年6月,阿里巴巴与蚂蚁金服整合资源,重启口碑作为本地生活服务平台。

而在更早之前的2008年,支付宝就已经上线缴纳水、电费功能。就支付宝而言,从金融支付,到民生政务服务,再到饿了么、飞猪、口碑、高德、淘票票等生活连接工具,用户都可以在支付宝中找到所需。

更重要的是,升级后的支付宝无论在与微信支付的较量中,还是在带动口碑叫板美团深耕本地生活方面,都将起到重要作用。

在支付一端,微信和支付宝的拉锯战已经多年。

1.jpg

在微信支付崛起的过程中,微信一方面依靠自身强大的社交关系链,迅速蚕食支付宝个人转账业务,2014年,刚刚入局移动支付领域的微信通过春节红包一举提振了绑卡量,成功从社交切入支付,支付宝“社交化”的应对策略完全失败后,微信支付已基本取代支付宝成为国民转账利器。

另一方面依重服务商,侧重线下小额支付,这使得微信在社交生活类支付市场上增长迅速。为了提升用户在线下交易的使用频次,支付宝经常提供补贴活动吸引用户,并且在竞争中也逐渐开始引入服务商。2019年10月30日,支付宝在“新商业新生态”大会上,宣布将从政策、创新、能力、人才与大阿里生态打通等五方面入手,帮助行业内1000家支付服务商完成数字化转型。

而此次支付宝转型之后,通过引入更多的生活服务和服务商,从导流、运营、支付方面,支付宝已经构建了一个完整的闭环,因此,支付宝和微信的竞争也将更加激烈。

对于阿里的另外一个竞争对手美团,支付宝升级后的两者的竞争局面也将发生新的变化。

早在发布会之前,从曝出的新版支付宝截图中,就可以看到饿了么口碑等本地生活服务将在支付宝首页有更多的露出。

而改版后的支付宝首页居然“撞脸”美团。

1111.png

事实上,为抢占本地生活服务市场,阿里、美团的早就硝烟四起。2018年4月,饿了么被阿里收购后,饿了么和美团的市场份额对比是4:6,7月,在美团上市之前,饿了么开展了夏季攻势,并在全国代理商大会上放话称,一年后饿了么至少要占到50%的市场份额,意指将和美团平起平坐。

不过,一年之后,饿了么和美团的差距反而拉大了。据双方的财报数据,2019年第三季度,美团的餐饮外卖业务收入为156亿元,而阿里巴巴集团第三季度业绩显示,本地生活服务季度收入仅为68.35亿元。

1.jpg

此外,据QuestMobile最新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美团日活用户数已达到6985.86万,即将突破7000万大关,而同期饿了么日活用户数为1097.03万,仅为美团的1/6。

因此,从此次支付宝升级为数字生活开放平台来看,这背后或许也是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对于劲敌美团的不甘心,而支付宝作为全球用户人数超过12亿人的超级App,无疑将给美团带来巨大的压力。

能否PK掉强劲对手?

阿里巴巴拥有多个领域的庞大能量,这也是支付宝搭建生活服务平台的优势之一。不管希望向什么样的方向前进,总能从阿里庞大的业务线中找到对应的产品,支付宝也可以在较短的时间内快速形成服务多方面用户需求的能力。

用户会发觉支付宝变得不再单一了,使用它的理由不再仅仅是进行支付转账或是金融投资,吃喝玩乐出行购物都能在支付宝上进行。很明显的感知是,近段时间支付宝的推送消息更为频繁、内容种类更为丰富。

胡晓明此前曾称“支付宝目前在全球用户超过12亿人,其中有超过6亿人次不止使用支付服务。”伴随着支付宝功能的多样化,生活服务项目也在支付宝中占据着愈加重要的位置。

“从支付工具到服务工具”也成为支付宝的必然演进,不过在转型的道路上,支付宝仍然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本地生活服务的战局也日趋白热化。

和美团相比,美团在生活服务领域已经有复数产品经营多年,其中美团市场占有率较高。美团外卖、酒店住宿、美团单车、猫眼娱乐、打车等服务模块,构成了覆盖较广的生活服务生态。而阿里巴巴虽说一直在生活服务方面屡屡通过买买买布局,但但在业内看来,似乎更散一些。

至于阿里巴巴能否通过本次支付宝的改革实现在本地生活领域的大翻身,显然还需要一段时间来给出证明。

从支付平台摇摆到社交平台,再从社交回到金融支付,到现在又押宝生活服务,支付宝为何迫切想要转型?

支付宝为何要转型?

1.支付市场的竞争愈加激烈

尽管支付宝在所有的支付平台中起步最早,规模最大,但其面临的竞争压力却着实不小。

2014年春节,微信支付以春晚红包为切入,生生在支付市场上抢占了一大块市场,随后,微信支付又乘势扩大战果,迅速做大。根据易观咨询的数据,在2019年第三季度,微信支付在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中所占的份额已经达到了39.53%,虽与支付宝的53.58%仍有一定距离,但已足以与其分庭抗礼。

继微信支付抢滩成功之后,京东、美团等企业也纷纷进入支付市场,可以说,整个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已经开启“混战”。

2. 疫情加速数字化进程

“其实这次支付宝的转型,要比计划更早一些。”胡晓明透露到,而让支付宝下定提前“变脸”决心的,其实是春节期间爆发的肺炎疫情。

在这样一个非常时期,无法自由行动的人们,只能通过网上服务来满足餐饮、购物和娱乐需求,与亿万用户相对的,则是无数餐饮、超市等本地服务商户,因为疫情不得不开始尝试外卖、送货上门等线上业务。

“云逛街”、“云买菜”、“云教育”、“云健身”、“云政务”等类似的线上生活服务需求如雨后春笋一样涌现出来,这让支付宝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3.用户增长或已达到天花板

对于支付宝来说,仅作为一个支付工具,用户粘度、打开率和使用时长和微信来比无疑是差距巨大的,要知道,全中国的人手机几乎都装了微信并且每天24小时挂在上面。

与美团等相比,打开率也是低。纵观为用户提供一站式服务且排名靠前的APP,比如淘宝、百度地图、优酷、腾讯视频等安装的目的性、打开的必要性都非常强,而支付宝是个异类。

而作为一个产品而言,支付宝肯定也不满足于做一个支付工具和金融工具,因为从长远看,支付宝的用户增长和活跃度可能已经达到了天花板。

小结

支付宝的“变脸”,对于已经集理财、金融、支付等各种场景于一身的“支付宝”而言,如何在新的数字化转型时代分庭抗礼微信和美团,可谓是个不小的挑战。极客网将持续跟踪、报道支付宝的最新动态,敬请关注。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