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与软银开启互撕模式 走下神坛的孙正义麻烦不断

极客网·极客观察3月25日(任一、霏鱼)近日,软银向WeWork股东发出通知称,考虑放弃价值30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原因则是由于WeWork受到美国监管机构的调查,可能不满足交易条件。 

然而,在软银暂停了股份收购之后,WeWork董事会在周日通过电子邮件表示:“软银不仅有义务完成《主交易协议》中规定的要约收购,他们在没有努力履行义务时给出的借口也是不适当且不诚实的。” 

3月23日,据外媒报道,美国共享办公创业公司WeWork董事会特别委员会正在采取措施,确保软银按照承诺完成其要约收购。 

对此,软银的一位发言人回应称:“软银已经通知股东,在完成要约收购之前,必须满足所有商定的条件。但截止现在,这些商定的条件并没有满足。”软银还表示,该收购要约对软银推动WeWork发展的承诺以及软银的财务实力没有影响。

1.jpg

“剪不断”的WeWork与软银

据了解,WeWork的模式是通过向房东租赁房屋后再二次装修后出租,目标是商业办公室出租。

但是自2010年成立以来,WeWork不仅没有盈利,亏损倒是越来越大了,2018年,WeWork净亏损19亿美元,到了2019年,WeWork上半年就有超过9亿美元的亏损。

而软银自从2017年入股WeWork以来,一直在不断加码注资,迄今总投资逾百亿美元。

2019年9月,就在WeWork递交招股书准备上市后,投资者对于其商业模式、公司治理的质疑如潮水般涌来,最终,WeWork的上市计划无疾而终。

IPO的失败,使得WeWork陷入了困境。据数据显示,在2019年第四季度,WeWork纽约和伦敦的新增租赁面积大幅下降,WeWork急需新的资金。

彼时,WeWork不得不向其大股东软银求援。而孙正义也宣布,将持续向WeWork“输血”,其中包括收购价值高达30亿美元(含前任首席执行官诺伊曼高达9.7亿美元的股份)的股票,以及超50亿美元的债务和股权融资。

2019年11月,WeWork遭到美国监管机构SEC的调查,WeWork被疑在IPO过程中财务违规。

2020年,由于受到新冠疫情的冲击,全球众多公司都开启了在家办公模式,对于主要经营办公室出租的WeWork打击无疑是巨大的。

直到最近被曝出软银暂停对WeWork 30亿美元的股份收购计划,WeWork股东急了,要拿出措施“逼”软银必须收购,软银已然在Wework身上“血亏”,但两者间“剪不断”的关系更是让软银“头疼不已”。

 2.jpg

“投资神话”走下神坛,孙正义麻烦不断

在国内,只要我们一提起孙正义,许多人对会想到他出资马云的传奇故事。

阿里巴巴在刚成立之际,业务开展不利,遇到了许多的问题,马云不得不四处寻找融资和帮助,最终,历经坎坷,只有孙正义见到马云之后没多久孙正义就决定要出资马云,最终马云从日本软银带回了2000万美元的融资,最终使得阿里巴巴发展壮大。

当然阿里巴巴成功之后,孙正义作为投资人也取得了十分丰厚的报答,孙正义由于押宝阿里巴巴成功,被业界称为“投资神话”。

然而随着孙正义投资的共享办公企业WeWork从“神坛”跌落,越来越多问题的出现,使得市场开始质疑一路为这只独角兽保驾护航的软银集团,以及孙正义的眼光。

孙正义对WeWork愿景的盲目乐观,使其曾对WeWork给出470亿美元的过高估值,而软银内部对WeWork持有不同看法的人士,近年来已经离开了软银。

Wework当下估值仅仅为75至80亿美元,比2019年年初启动上市前的470-480亿美元,预估上市时的600亿美元,缩水了不是一星半点。

此外,软银投资的OYO负面新闻缠身,就在数天前,软银不得不向陷入了困境的连锁酒店OYO又投入了5亿美元的纾困资金。

最近,OYO相继被传出中国区大规模裁员、高管洗牌、酒店解约等消息。据媒体报道,OYO中国裁员比例高达80%,业务范围从原先的11个大区缩减为7个,48个Hub(辖区中心)缩减为30个,并将众多城市合并管理。

此外,其印度12000名员工中,近两成遭到解雇,OYO其他国家的业务也面临着裁员。

如今,在WeWork上市流产后,孙正义对被投企业的要求也变了。现在,OYO不得不放弃“不惜一切代价增长”的口号,转而要走一条“可持续的盈利道路”。

但OYO真的能可持续盈利吗?2月中旬,OYO公布的2018-2019财年的财报数据显示,该财年OYO总亏损3.35亿美元,与上年同期4400万美元相比增长了7倍,总毛利率从10.7%降至7.1%,几乎没有盈利的迹象。

值得一提的是,日前,软银集团发布了2019财年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归属于软银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50.35亿日元(约合5.01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6982.93亿日元下降92%。

3.jpg

将出售410亿美元资产渡过难关

目前,软银集团资产负债表上有超过27万亿日元(约2450亿美元)的资产,以及1.7万亿日元(150亿美元)现金。

3月23日下午,日本软银集团宣布为应对新冠疫情影响将出售高达410亿美元的资产,用作回购另外180亿美元的股票,以削减债务、增加现金储备。

其中,软银集团希望出售价值约140亿美元左右阿里巴巴的股份,软银集团还考虑出售对软银移动公司、Sprint Corp的持股,其出售资产和股份回购计划在未来四个季度内完成。

此次股票回购将是这家日本科技企业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回购,也是软银本月初宣布的高达45亿美元回购计划的补充。

针对意图,孙正义透露称,除了改善软银集团股价的估值之外,通过包括买入公司债在内的负债削减,力争提高信用评级。

自今年2月的高点以来,软银集团的股价下跌约50%,市场出现混乱,投资者对于软银集团持有的股票贬值和债务水平投来的目光越来越严厉。

在2月,美国Elliott Management要求软银集团最多购买2万亿日元的自身股票。而软银筹集到的资金首先用于购买软银集团自身的股票,加上软银集团3月13日宣布的买入最多5000亿日元自身股票,买入总额达到2.5万亿日元。

这适当的缓解了投资者对于软银集团股价持续走低抛售的欲望以及通过出售资产显示出具备筹集资金的能力,缓和了投资者对债务问题的不安。

受到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软银集团面临的环境大幅改变,其转向“防守型财务”,抑制新增投资,优先对股东分红并改善财务状况,软银能否在逆风中守护好自身受到严峻考验。

小结

疫情当下,软银巨额的亏损和一系列的投资相继失利,无疑让软银受到严峻的考验,而投资者正在对孙正义渐渐失去信心,孙正义似乎已经“走下神坛”。WeWork、OYO等一系列夕日明星项目的发展,也非常值得我们关注,极客网将持续跟踪、报道它些项目的最新进展,敬请关注。(完)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