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客观察 > 正文

裁撤高管资本离场,瑞幸断臂能否自保?

极客网·极客观察5月14日 瑞幸的财务造假自爆就好像一颗炸弹投掷在原本就不够风平浪静的互联网圈,与“今天更要元气满满”的朋友圈鸡血语句相比,40余天后的6位高管下台似乎更能表示瑞幸清理门户的决心。

timg (1).jpg

5月12日,瑞幸咖啡发表了一份公告,从公告内容中可以看出,瑞幸已经终止了钱治亚CEO和刘剑COO的职位。同时自内部调查起,公司已经相继撤职6名参与造假或对伪造交易内容知情的员工。

其实这已经不是瑞幸财务造假以来的第一次人事变动了。早在4月下旬瑞幸独立董事托马斯·卖耶就已经离职,接着5月初瑞幸首席技术官何刚离职,后者曾经担任过京东集团技术副总裁。

财务造假对瑞幸的日常运营几乎没有产生任何风波,但在市值上却产生了断崖式的下跌,相比于1月份的股价最高点而言,到4月底停牌时瑞幸的市值已经不足其1/10。

同时瑞幸第三大机构股东CRGI已经清仓了公司的所有股份,目前在瑞幸已发行的775087728股总流通股中占比0%;孤松资本、愉悦资本也相继清仓、减持。

高管大换血、多家资本离场,也是对瑞幸的未来充满着各种不信任。来自中美相关机构的调查仍然在继续,钱治亚和刘剑只不过是被辞退了在瑞幸的职务,但在法律上是否会因为涉嫌造假而有进一步的处理目前尚未可知。

创始人的高光进场,落魄退场

不夸张的说,如果没有钱治亚,或许也不会有今天的瑞幸咖啡。曾担任神州优车董事和COO钱治亚于2017年离开了工作十年的神舟,创办瑞幸咖啡。或许是神州系出身的关系,从瑞幸咖啡一开始紧密联系的资本便是神舟优车的陆正耀,不仅是瑞幸咖啡的天使投资人,并且还是瑞幸咖啡的董事长。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瑞幸咖啡之所以能被人称为是“国货之光”,走上纳斯达克的舞台,很大一部分和背后的资本脱不开关系,正是无间断的烧钱扩张,让瑞幸迅速打开了市场。也让钱治亚一度成为胡润富豪榜中的人物。

而作为COO的刘剑此前也是钱治亚神舟租车团队的一员,并且跟随后者创业瑞幸咖啡,并且在瑞幸上市时分配到了47408股认股权。

此次钱治亚和刘剑的离职其实更多的是瑞幸的一场赌博。瑞幸断臂寻求自保,也表示要“度过危机,重回正常轨道”,但在信任危机面前,这样的做法能够起到的挽救作用其实并不大,造的是瑞幸一家的假,但波及的却是整个中概股,此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杰伊·克莱顿甚至表示“不要将资本投入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股票中。”

另谋高层,挑战重重

在此次瑞幸的公开信中还提到了将会任命新的代理CEO郭瑾一,此前是瑞幸咖啡的高级副总裁。值得一提的是郭瑾一与钱治亚的投资者陆正耀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郭瑾一是瑞幸咖啡的联合创始人,此外郭瑾一还是神舟优车董事长的助理,背后人物也是陆正耀。尽管在此次公开信中没有提及瑞幸董事长陆正耀,在提名及公司治理委员会中也已经不见陆正耀的名字,但郭瑾一的上台除了业务层面的熟稔之外,从另一个层面也佐证了陆正耀继续把控着瑞幸咖啡的可能性。

瑞幸咖啡想要在新管理层的领导下尽一切努力保持经营稳定,郭瑾一的压力不小。回顾历史上最具代表性的财务造假安然事件,最后直接的结果就是宣布破产。而瑞幸咖啡除了公司本身面临着被诉讼之外,还有可能被索赔上百亿的损失。

尽管瑞幸在上市之后购买了总额达2500万美元的董事责任保险,但这类保险一般是针对工作疏忽或者行为不当而被追究赔偿责任的范围,并不包括恶意、信息披露中故意的虚假或误导性陈述。但保险公司需不需要承担这巨额理赔,还是要看瑞幸咖啡时间最终的调查定性,至于调查持续的时间具体还是要看造假的规模和复杂程度等各方面来判断。

此次瑞幸咖啡的人事动作大概率是想要借由展现的面貌团队来树立外界对瑞幸的信心,从而东山再起。有不少专业人士表示“像瑞幸这种系统性、全流程的造假,不太可能是个别高管一人所为。”

瑞幸通过烧钱跑马圈地的方式让其本身就缺乏盈利能力,加上声誉尽毁也难有投资者愿意接盘,未来想要继续留在资本市场难如登天,而瑞幸想要重振还是得过监管调查的那一关。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