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客观察 > 正文

营收利润均不及预期,失去版权优势腾讯音乐要如何破局?

极客网·极客观察5月14日 5月12日,腾讯音乐公布了2020第一季度财报。根据财报数据显示,腾讯音乐总营收同比增长10%为63.1亿元,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下归属于公司股东净利润为人民币11亿元;在线音乐同比增长50.4%为4270万,在线音乐付费用户平均收入同比增长了13.3%。

从第一季度的数据来看,营收暂未达到市场预期净利润也同比下滑10%。资本市场对于财务数据的表现是最为敏感的,该财报发布后,腾讯音乐股价跌幅超过5%。

尽管腾讯音乐在国内牢牢占据着行业头部企业的位置,但基本面保持稳定的情况下没有取得更多的进步空间,这对腾讯音乐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photo-1499415479124-43c32433a620.jpg

业务承压,商业变现难提高

从业务上来看,腾讯音乐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在线音乐服务和社交娱乐服务,前者主要是单曲和数字专辑、版权转授等取得的营收,而后者主要指的是直播打赏,其中最为突出的代表就是全民K歌。

线上音乐服务在此次财报中的数据显示为同比增长27.35%为20.44亿元,占总收入的32.39%。过去国内用户一直习惯于免费的音乐模式,但近几年随着版权意识的逐渐增强,用户主要通过APP来实现自己音乐服务的行为,盗版内容也随之减少,付费意识在逐渐提升,但与欧美相比仍然处于较低的付费水平,与庞大的用户基础相比付费用户数量人群比例较小。

但培养用户的付费意识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对于国内用户来说尤其如此;该季度腾讯付费用户数量的提升很大部分可能是由于疫情的影响,对于居家的用户来说线上娱乐的潜力被进一步激发,但随着疫情得到了有效的控制,多元化的娱乐方式重新得到释放,音乐服务的付费意识能否进一步提升还未尝可知。

对腾讯音乐来说,提高用户转化率、进一步挖掘变现的可能性都是目前面临的挑战与难题。

而社交媒体以及其他服务在2020第一季度中为腾讯贡献了42.67亿元的收入,同比增长3.29%。而该收入最直接的来源就是“直播打赏”,这一业务模式其实面临着不少强有力的同类型产品竞争,包括映客、斗鱼等,随着用户增速陷入瓶颈,这一模式的可持续性以及未来对营收贡献的增速都有待考量。

在线音乐市场本身就是一片红海,在增量转化为存量的竞争中无疑也在进一步推高腾讯音乐的成本。2020第一季度,腾讯音乐运营成本同比增长11.8%达到了11.6亿元,成本的增加将会侵蚀利润空间,抬高获客成本,这主要也是由于在线音乐服务市场的竞争越来越激烈。

网易云牵手华纳,版权优势生变

不管对于哪方平台来说,其运营的核心主要背靠音乐版权。对于财大气粗的腾讯来说买下版权自然也不会手软。先后与华纳音乐、环球音乐、索尼音乐等签订了合作战略,甚至在近年1月份直接以3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收购了环球音乐10%的付钱,进一步捆绑了与音乐公司的利益关系。

但斥巨资囤积国内外音乐公司独家版权的同时,却有杂志曝光了一场国家市场监督总局针对在线音乐独家版权协议的反垄断调查,虽然被腾讯音乐否认,但却直接导致了腾讯音乐股价的不断下跌。

作为国内拥有最大曲库的腾讯音乐,这几年的不断扩展却是也压得老对手网易云音乐喘不过气来,两者纠纷不断。对于彭迦信来说,一直想要腾讯音乐效仿Spotify,成为流媒体付费模式,但相比于后者1.3亿的付费用户来说,腾讯还需要走很长的路。

其次建立版权护城河向用户收取费用的做法或许直接而有效,但前面也提到过国内用户在付费意识方面的薄弱性,培养周期相当长。

而随着腾讯音乐与三大唱片公司的独家代理音乐版权协议在今年的到期,又会开启新一轮的版权争夺战。而网易云音乐于腾讯音乐公开财报的当天也宣布和华纳版权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会在曲库内容、在线K歌、音乐IP开发等领域展开全方面的合作,这也意味着网易云将会获得华纳旗下130万首音乐词曲的版权,在获得阿里的注资之后网易云音乐在版权上出手也相当阔绰,与滚石唱片也达成了合作,并且获得了多个音乐综艺节目的版权。

两者在版权上的你争我夺,其实也会对用户产生直接的体验感。

不管是购买版权,还是通过音乐计划去吸引更多原创音乐人的入驻,腾讯和网易云这场战火都注定会持续下去,加上抖音等平台来势汹汹,腾讯音乐虽拥有行业老大的宝座,但也许随时保持警惕,强敌环伺之下这个位置坐得也并不会安稳。

欲发力长音频,但未来难测

版权争夺激烈,付费用户商业变现有限,直播打赏已触天花板,腾讯音乐选择从“长音频”进行突围。

4月下旬腾讯音乐CEO彭迦信表示“长音频将是未来持续发力的战略领域。”长期深耕长音频市场,打造多元化的内容体系,包括有声书、情感生活、广播剧等不同的音频类型,甚至还表示要跟阅文集团一起孵化后者旗下原创网络文学内容的IP衍生品,合作开拓长音频市场。

根据数据显示到2023年,国内在线音频用户规模将会超过9亿。而跳脱音乐的包围圈,用长音频做多元化尝试的方向,不失为一种有效的发展战略。但长音频领域也并非蓝海,喜马拉雅、荔枝、蜻蜓FM等都在这个领域布局已久,腾讯音乐纵有资本,但作为后来者想要破局也并不容易。

从传统的在线音乐服务,到逐渐综合化的业务模式,腾讯音乐注定还要面临着重重困境,而随着最大竞争对手网易云音乐版权上的不断补给,也在腾讯音乐这看似牢不可破的版权护城河上投掷了一颗强有力的炸弹。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