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离了“撒币”,趣头条在下沉市场就走不通了?

极客网·极客观察6月28日(文/妍妍)作为互联网行业上市记录的保持者,趣头条用了仅仅两年的时间就站到了“高光时刻”,但如今似乎也走到了发展的十字路口,停留在“上市即巅峰”的状态中。

当互联网增量的天平向下沉市场倾斜时,作为依赖下沉市场“三巨头”之一的趣头条将要面对的环境也更加激烈,相比于“拼多多”“快手”连续霸屏互联网新闻的企业来说,趣头条已经淡出视线很久了。

TIM截图20200628090849.jpg

6月4日,趣头条发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的财报,对长期陷入亏损疑云的趣头条来说无疑是个增加市场信心的好消息。从数据上来看,一季度中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5.435亿,上年同期为6.903亿元,调整后的净亏损为3.88亿元;获客成本同比下降25.7%为5.020亿元;深入发现看似亮眼的数据其实并没有让趣头条变得更好。

截至到3月31日为止,趣头条的总资产为24.84亿元,总负债为30.97亿元,资不抵债的状况让趣头条目前正面临着极大的风险,如何在发展的过程中实现盈利就变成了生存下去的头等大事。

市值缩水超八成,下沉市场的“伪巨头”?

五环外是下沉市场的流量洼地,拼多多和快手顶住压力逆势而上,趣头条却在下沉的同时一起下沉。在第一季度的财报中,可以看到内容成本同比增长65%达到了4.608亿元,这主要表现为短视频、游戏、直播等内容的投入,但从业务上来看来自这几方面的广告收入在一季度的数据为4780万元,与13.64亿的总营收相比尚不能构成核心业务支撑点。

毛利率也从去年的75%下滑到67.4%,研发费用同比增长80.8%为2.809亿;结合此前的数结合此前的数据来看,从获客成本渠道节省下来的资金又投入到了内容的建设上面,但这并不能改变趣头条“失意”的事实,两年时间市值缩水超过八成,让人很难看到美好的未来。

虽然趣头条此前表示会尽快在今年下半年实现盈利,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有点堪忧。

在创业初期,借助网赚模式起家,让趣头条在短时间内成为下沉市场的佼佼者。

在趣头条的商业模式里,用户是发展的核心竞争力,而撒币能够让集中用户的注意力,撑起DAU带动流量的上升,再把用户的点击以更高的价格卖给广告主。

尽管披着资讯平台的外壳,但本质上内容只是用户获取金币的一种介质。对小镇青年来说能够赚钱才是目的,他们并不会在乎平台分发的内容,这是一种危险的模式。烧钱换取用户,优质的内容并非他们的关注点,一旦出现比其他能够薅到羊毛的软件,他们就会弃趣头条而去,难以建立稳固的护城河,也易于被模仿。

当撒币模式玩到尽头,光靠内容难以留住用户。相比于竞品今日头条来说,趣头条则显得有些身单力薄了。一家没有壁垒的企业很难让人看到长远的未来。

人事调整遭遇做空,趣头条真的不香了吗

不管是2019年还是刚开始的2020年对趣头条来说都不好过,除了股价暴跌之外,人事上也经历了极大的调整。

CEO李磊在2019年5月份离职,CFO王静波在2020年1月份离职,原趣头条事业部负责人吴达调任、原总编辑肖厚君离职……接二连三的调整或许也说明了趣头条正在经历一个特殊的时期,急需一批新鲜血液来换取求生的机会。

有趣头条内部人士表示“目前趣头条正处在一个艰难的转型时期,不成功便成仁。”当原来的路径越来越走不通时,转型则是势在必行的结果。

除了剧烈的人事变动之外,趣头条也曾经历过Wolfpack Research的做空。Wolfpack Research称趣头条存在财务造假、现金余额造假、未公开关联方造假、涉嫌欺诈等;虽然此后趣头条逐条反驳了Wolfpack Research的质疑,但也没能改变股价一蹶不振的事实。

趣头条现在除了本身的资讯平台,明星产品“米读”也是成长较快的APP,尽管后者和掌阅达成了合作,但也面临着没有护城河易于被模仿的困境。

经过高速增长的时期,在维持用户补贴的情况下趣头条的日活和转化已经趋于疲软。多元化业务的拓展在继续但却收效甚微,资本市场对趣头条存在的争议也越来越大,可预见的一点是,对于脆弱的趣头条来说,想要把触角伸向五环之内同样很艰难。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