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C汪丛青:未来已来,5G+XR开启“后常态”

极客网·极客观察(朱飞)7月10日 “2019年(新冠疫情爆发前)的时候,我们还是在常态的环境下,开心享受过去十几二十年的科技发展成果。疫情以后,我们就进入了居家办公、学习、娱乐的新常态。”在日前华为主办的“CSPA 2020客户战略与痛点分析大会”上,HTC大中华区总裁汪丛青如是说。

但他随即强调称,“我觉得现在我们经过的这个时段(新常态),其实是一个过渡期。”5G、XR等高科技可以给人们创造更美好的生活,帮助人们走过这个新常态,进入一个后常态。“只不过,我们走了几十年的轨道已经被拆了,后面的路要一边造一边走,危险而精彩。”

后常态的路要怎么走?5G+XR将把人们的办公、学习和娱乐体验推向怎样的新高度?HTC在这个过程中扮演怎样的角色?让我们透过汪丛青的分享,一探究竟。

主流技术十年一变,2020年后看XR

汪丛青表示,这几十年里,每十年左右会有一个新的技术来影响人们的生活,也给很多不同的公司一些机会来翻身,创造出新的概念和新的业务、新的收入模式。

他指出,1980年代是PC,1990年代是WEB,2000年代是MOBILE,2010年代是VR,而2020年代及以后要进入XR时代。与之相对应的是,通信网络也经历了相应的升级换代(注:从1G到5G)。

“下面的几十年,我们一定会留在虚拟的环境中做很多我们的工作、我们的学习、我们的生活。”汪丛青认为,在5G时代,运营商亦将通过网络、边缘计算和云服务结合的模式,重新回到非常重要的位置,扭转从3G到4G价值被OTT冲击的局面。

什么是XR呢?汪丛青认为它指的是虚拟和现实的连贯性(Virtuality  Continuum),包括BR(基础现实)、AR(增强现实)、AV(增强虚拟)、VR(虚拟现实)等,它们都是这个连贯性的不同的点,区别在于其中有多少真实和多少虚拟而已。他透露,不管是哪一类型的虚拟与现实,HTC都已具备相应的设备及解决方案。

那么XR为什么又与5G“绑定”到一起了呢?从技术层面看是因为无论哪一种XR应用,都意味着更大的数据传输与实时互动,都需要5G网络的大带宽和低时延特性提供支持。特别是随着VR头盔、AR眼镜等前端设备愈发轻量化(计算模块后移),便愈加需要高速5G网络实时打通端与云,才能让XR无所不及。

5G+XR,重塑办公、学习和娱乐体验

疫情导致的新常态下,“宅家”用户基于二维屏幕的远程办公、远程学习、在线娱乐已经习以为常,这一定程度解决了复工复产、停课不停学等问题,但汪丛青认为这样的沟通其实是不自然的,也是低效的,是不得已的过渡手段。

“隔离产生了距离,但VR可以让人们‘感觉’在一起。”汪丛青强调,“我们未来的沟通方法,一定要从二维的屏幕解放到三维的工作环境,因为我们的生活是在一个三维的世界。”

要做到这一点,单靠当前的VR设备保有量(千万级)是远远不够的,HTC的做法是开发适配PC、手机和VR终端的VR软件解决方案(HTC Vive XR Suite),降低人们的接入门槛,用3D化、游戏化的方式全面升级人们的工作、学习和娱乐体验。

在办公领域,他指出当前基于二维屏幕的沟通协作缺乏人与人的互动,后常态的工作模式应该是大家基于一个主题或一张具体的表格,通过XR设备及解决方案集中到一张虚拟的桌子或一个虚拟的空间,做面对面的沟通和修改,结果当场可见。

“这听起来好像是未来的事,其实不是。”汪丛青透露,HTC每个星期的周会,都已经在VR里面举行。此外基于办公而延展开来的更大规模的VR在线峰会、VR+线下峰会等,也已展开积极的尝试,并取得良好效果。

在教育领域,汪丛青指出单纯的2D教学很难激发学生兴趣,后常态的学习模式应该是找到全球最好的专家,利用XR方案实现3D互动,根据孩子的兴趣爱好和学习速度适配内容,甚至做一对一的培训讲解。

“这不是科幻片,牛津大学的专门讲物理和地理的老师利用HTC软件做他的课程,给学生一对一解释自然信息。”汪丛青介绍,“加州大学也利用HTC远程办公设备,做一个完全虚拟化的大学,让数千学生远程上课也如置身校园环境,可以与同学合作交流。”

在中国贵州,通过5G+VR方案将一些低收入地区的孩子和北京的老师连接起来做远程教学,为他们带去生动有趣的课程,也已得到实现,而不是遥远的未来。

此外在娱乐领域,上半年线下娱乐活动全部停摆,使得人们只能在家盯着屏幕或自己唱歌;演艺活动停歇的艺人也失去了收入,简单的视频直播缺乏与粉丝的有效互动。后常态的娱乐模式,应该是基于5G+XR的未来演唱会、未来电影节、未来赛事、未来游戏等,用沉浸感、互动感满足极致体验需求。

5G与XR互为所需,开启“后常态”

“5G技术很好,很多硬件技术也很好,但是我们必须要有一个应用,可以让大家把这些好的技术用起来,让这些应用真的进入我们的生活、影响我们的生活。”在汪丛青看来,XR便是那个应用——5G需要XR,XR需要5G。

他举例说,上周戛纳电影节用HTC的VIVE Museum软件做了一次XR电影节,将53部电影放在一个APP里面,容量高达100多G。如果用传统网络下载会非常痛苦,而基于5G或三千兆(千兆5G、千兆宽带、千兆WiFi)网络,只需要几分钟就能完成加载,畅游大片世界。

他的这一观点与业界主流看法不谋而合——包括AR/VR在内的空间互联网应用,一直被认为是能够发挥5G大带宽、低时延特性的杀手级应用,将极大填充运营商的5G超高速网络;同时XR以及各垂直行业应用(并且XR也能赋能垂直行业),又亟需强大的5G网络提供支撑,才能从愿景走近现实,实现产业转型升级。

在5G与XR的双重驱动下,汪丛青表示HTC已经不是很多人觉得的一个只做硬件的公司,而是一个面向后常态的XR生态型公司。这意味着,HTC不仅有各种XR硬件,还有开放的软件分销平台,内容生产与聚合平台……同时还在XR行业积极投资(三四年内投资了超110家公司),全方位打造面向未来的XR生态。

“疫情对全球是很大损失,但它加速了我们进入未来时代的步伐,让大家尽快理解XR可以怎么用,为什么要接受它,好处是什么。”汪丛青最后总结展望称,“回到刚开始提到的后常态话题,火车已经在离开轨道的路上。我们有了5G,有了VR,进入了不同的时代。我们进入了新的时代,原有轨道将不再适用,我们需要创造自己的新轨道。”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