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已成“强弩之末”?

极客网·极客观察8月14日(文/贾紫璇|编辑/水木)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今天的百度很难再找回当年风采,可是互联网企业就如同这个行业一样,难点不在于该如何适应变化,而在于变化来临之前是否能快人一步躲过危机或抓住先机。

8月10日《财富》杂志公布了2020年世界500强排名。中国共有133家公司上榜,在今年的榜单中,沃尔玛位居榜首,中国石化位居第二,国家电网公司位居第三。此外,京东集团位居第102位,阿里巴巴位居第132位,腾讯控股位居第197位,小米集团排名第422位。京东集团、阿里巴巴、腾讯控股依旧保持中国互联网公司中的前三名。

但是大家没有注意到,这里并没有百度,事实上在很多华丽的榜单中,都看不见百度的身影了。

曾几何时,BAT还是以百度为首的,如今连尾巴都看不见百度了,那么百度这座大厦是如何平地起,又是如何倾颓的呢?

百度1.png

百度是如何登顶的?

此事应该从PC时代和互联网时代的爆发开始说起。

PC时代可以说是微软的天下,他们开发了windows 图形操作系统,让所有用户不用学习指令输入,大大降低了用户的学习成本。使PC电脑迅速普及。

由于PC电脑的不断普及,人们有了强烈想要访问远程资源的需求。从而催生出各种协议比如HTTP(登录网站用的)/FTP(文件传输用的)/SMTP(发邮件用的)/TELNET(远程登录用的)/DNS(地址解析用的)。

用这些协议把所有的可联网的设备连接在一起,成为了因特网(Internet)。统称为互联网。

这个时候互联网上有很多资源,可是大多数人根本记不住那全是数字的IP地址(114.156.189.222)和长长的域名(www.apjpkdj.com)。

既然有了需求,自然就会有聪明人解决它。比如中国就出现互联网的三家门户网站——网易,搜狐,新浪,他们把常用的内容需求都整合到他的门户网站里面,大家就在他们的网站里面找内容就可以了。

但是,人的欲望永远不会满足,有了门户网站之后,还是觉得内容不够丰富。人们想要找一些门户网站里面没有的东西时,就束手无策了。此时用户有强烈的需求——需要有地方找到门户网站没有的东西。

门户网站已经满足不了用户所有的网络需求,网址导航已经负担不了用户的信息获取需求时,百度搜索引擎应运而生。

百度搜索引擎理所应当的成为了互联网入口,付费竞价广告的出现也是必然。特别是广告网站的质量和自然内容的质量没有本质区别的时候,广告的转化率相当之高。

再加上百度自己琢磨出来的暗价竞拍的模式,出价的几方都不知道竞争对手的报价。导致百度赚的盆满钵溢。甚至很长时间这种模式都被商界认为是一种非常成功的商业模式。以至于2011年百度一度力压阿里巴巴和腾讯,夺得互联网市值第一公司的宝座。

那么百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走向下坡的呢?其实存在两方面因素:人员流动已经对未来判断迟钝。

百度2.png

人才流动频繁

“百度七剑客”中,除了李彦宏,其他6位也早已经相继离职。而近年来,百度也是经历了一系列的人事调整。

从2010年开始,百度平均每年都有两位高管离职,根据腾讯的一份统计显示,从2007年到2017年,百度至少有十位副总裁、二十多位高管离职。仅从2015年至今,百度离职高管超过十位,可以说是爆发式高管离职潮。

去年“四大护法”的吴恩达、王劲、余凯和倪凯悉数出走之时,给百度带来了不小的震荡。几位高管纷纷投身于相关领域创业,站在了百度的竞对面。这其中有一点变节,李彦宏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将王劲及王劲所经营的美国景驰公司告上了法庭,这也相当于把两人之前的同盟情谊给斩断。

外界分析,人才引入的不顺利可能是李彦宏不再愿意为百度引入核心高管的原因。

叶朋离职后的七年时间里,李彦宏都未引入COO一职。后来李彦宏以陆奇是“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来描述这位从微软离职的科技圈红人。

陆奇的到来将李彦宏从繁杂的事物中解救出来,曾经直接向他汇报的十几个高管少了一半,仅有六七个。原先向李彦宏汇报的高管,如总裁张亚勤,高级副总裁向海龙、朱光等,全部改为向陆奇汇报,陆奇再向李彦宏汇报。可以说,李彦宏将具体业务全权交给了陆奇,陆奇把握着百度相当重要的一部分权力。

陆奇大刀阔斧主导了百度的人事和组织架构调整。同年2月,百度宣布裁撤医疗事业部;8月,百度外卖以总价8亿美元出售给饿了么,并最终套现4.88亿美元。而且确立了百度聚焦AI的战略,并把移动搜索、信息流和手机百度作为公司的主航道和关键使命,而贴吧、地图等传统业务则弱化其战略地位。

然而,陆奇最终也选择了离去。

一步晚步步晚

在对于未来的预判和布局方面,百度也总是后知后觉,于是一步落后,步步落后,再也追不上了。

最开始的一步,百度是输在了从PC端互联网到移动端互联网的转化上面。在那大约两年的时间里,阿里巴巴完成了手机淘宝,腾讯推出了微信,二者皆是在2011年完成的这一动作,而百度仍然沉浸在对于PC端互联网的荣耀中。

直到2013年7月,终于反应过来的百度才宣布以19亿美元收购91无线助手,希望通过整合应用商店分得一杯羹,可惜的是太晚了。

在2011年到2012年间,百度的营收在互联网企业中一直稳居第二,仅次于腾讯。但从2013年开始,阿里开始超越百度,自此之后,百度再也没能追赶上阿里和腾讯,在对待移动互联网时表现出的慢动作,只是百度掉队的开始。

后来在外卖领域落后于美团,在出行领域落后于滴滴,甚至在如今大火的直播短视频领域更是落后于字节跳动不止一星半点儿,于是走着走着就散了,百度就这样慢慢消失在了榜单中。

单说对于科技创新的投入,百度绝不含糊,比如说这两年花费在无人驾驶上的心思和精力也不逊色于同行,但遗憾的是其对于未来趋势的研判总是迟钝了那么一点点。虽然在人工智能领域百度奋起直追,颇有看点,但群狼环伺之下,想要拔得头筹还是要画上一个大问号。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