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小猪被约谈、亿元补贴重启快的,滴滴的焦虑何解

在市场航行八年之久,却始终不见滴滴靠岸,不仅是滴滴本身,其背后所在的资本也愈发亟不可待。作为出行领域的头部企业,日渐稳定的市场占有率是其继续航行的后盾,但没有好的故事难以俘获高估值,在新的增长目标重压之下,滴滴也遭遇着极大的挑战。

a1ec08fa513d26978ad20876a7a58afc4316d87a.jpeg

一家独大也面临着对三四线城市望洋兴叹的无力感,或许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花小猪被推了出来。有业内人士称,“花小猪承担的使命是为滴滴寻找新的增长点”。或许连滴滴自己也没想到花小猪才刚刚开始肩负起挖掘下沉市场潜力的使命时,就已经在政策下的监管下低下了头。

涉嫌违法运营,在多地先后被约谈

与滴滴复杂的定价模式不同,花小猪的“一口价”不会因为路线等的改变而发生变化,并且不收取任何额外的费用,加上百亿补贴的力度、社交裂变的玩法等都让花小猪迅速收割了庞大的用户群体。

有数据显示,花小猪自2月底商家后已经多次占据应用商店榜单第一,并且于7月份在包括抖音在内的多个平台投放广告后,产品的日下载量已经超过28万,将滴滴也甩在了身后。

但随着城池的不断扩张,监管也成为了无法规避的门槛。

8月18日,青岛交通运输官微表示,“花小猪平台未在青岛市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不具备网约车经营资质。”随后,合肥、南京、天津等多地先后遭到约谈,主要都是涉及平台资质、司机和车辆的合法合规合规问题。

在程维的“0188”战略上有明确提到,“安全是滴滴发展的基石,没有安全一切归零。”同样在缺乏经营资质的情况下,安全也是花小猪要面临的重点问题;在监管面前,花小猪或许面临着重新整改的风险,这也会造成一定程度的经济损失。

花小猪虽然是滴滴旗下的子品牌,但其运营主体和滴滴的运营主体之间并不存在直接的联系,这也就是为什么各地方的交通部门会认为花小猪存在资质问题。

尽管该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花小猪如果无法与滴滴共享资质,那么在每进入一个城市之前都要先申请当地的牌照,这将会拖慢花小猪发展的速度,也会加重滴滴的负担。

亿元补贴加码快的,目光着眼出租业务

9月1日,滴滴宣布旗下出租车业务升级为“快的新出租”,除了向滴滴用户提供服务外还会提供小程序等入口,并且投放1亿元专项补贴,用户为乘客发放出租车打车券。

烧钱补贴是互联网企业成立之初的打法,用来完成早期的市场教育;但如今滴滴想要这个品牌尽快融入大众视野当中,这或许是最快也是最稳妥的方式。

根据相关的数据显示,出租车日均服务人次约为1.1亿,每天产生的订单量约为4500万-5500万;而滴滴旗下的出租车业务日均订单量在300万单左右,整体占比不足10%;在庞大的出租车市场中,网络预约出租车的不高,这也意味着该市场有着广阔的发展前景,让滴滴也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将出租车作为出行版图中的一个重要方向,早在此前滴滴的组织架构调整中就可以看出内部的重视,出租车运营部升级,石东海担任出租车事业部总经理向程维直接汇报。

对于滴滴来说,想要抢占出租车市场的占有率,重启快的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快的在当年也曾深受用户和司机的追捧与喜爱,如今通过补贴的手段就能够让快的加速前进,省去了不少的品牌广告费用。

当然,重新推出快的更是滴滴对现有出租市场的一次探索,也是滴滴为了提升体量、完善多元化业务布局的一次尝试。

总结

7月21日,阿里拍卖频道曾发布一则信息,“全球领先的网约车出行平台公司股权将于7月29日早10点开始拍卖”,从标的物详情来看,明显指向滴滴。而且这并不是滴滴第一次遇到类似的情况了。

在外看来,滴滴是出行市场的独角兽;但对投资人来说,滴滴不上市就意味着他们此前的投资无法得到等额的回报,而IPO是投资者最期待也是最体面的退出方式。

从2018年至今,滴滴的估值仍然在800亿美元徘徊,且频频被传被美团收购的信息,想要在估值上更上一层楼,扩充版图是发展的必然途径;不管是花小猪、快的、亦或是从运人到运货的故事,滴滴想要的很简单,却也很难,缓冲焦虑的唯一方式除了就是不断破圈,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投资者等不及,滴滴也等不起。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