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旗下花小猪违规运营 多地监管部门接连叫停 为何屡教不改?

极客网·极客观察9月9日(文/水木)2018年的顺风车事件,一度让滴滴打车堕入至暗时刻。此后在谈及这件事的影响时,滴滴出行总裁柳青表示,顺风车事件对自己的打击比自己患乳腺癌还要大。

时隔两年多的时间,当年的那段不堪已很少有人再提及,舆论对滴滴的口诛笔伐似乎也渐归平静。

今年8月26日滴滴出行官宣全球日订单量首次突破5000万单,顺风车业务也重新被理顺。但树欲静而风不止,原以为在经历严格敕令整改以后的滴滴能引以为戒,在后续业务展开的过程中能够常怀敬畏之心。然前车之鉴尚在,滴滴仍违规依旧,顶着出行领域头把交椅的头衔却不能树行业之典范,屡教不改的滴滴到底在想什么?

花小猪1.png

近日,一款名为“花小猪”的打车APP迅速蹿红,强势杀入共享出行领域。而此款打车软件正是滴滴公司旗下的新品牌。

“无证上岗”遭多地约谈

今年3月份,花小猪开始在贵州遵义、山东临沂等城市测试运营,从8月中旬进入北京、广州、成都、杭州、南京、合肥、郑州、青岛、太原,9大城市上线运行。

但时隔不久,花小猪便遭遇多地监管部门勒令停止运行,接受整改,各地方给出的理由都是无资质违规运营。截止当前,天津、南京、青岛、合肥、潍坊、郑州等交管部门均已对花小猪进行约谈,并对其提出要求进行整改。

7月13日,“天津交通运输”官方微信号发布消息称,天津市道路运输局会同市交通运输行政执法总队对“花小猪”平台企业经营资质,以及近期在该市开展前期活动涉嫌违规宣传等问题进行了问询约谈。同时,明确要求花小猪暂停线下宣传及违规招募活动、叫停平台在津网约车业务,责令企业履行主体责任。

2020年8月19日,青岛市交通局官方发布:“花小猪打车”平台未在青岛市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不具备网约车经营资质。市交通运输执法支队将对“花小猪打车”平台依法进行处罚。

8月26日,据“南京交通”官方微信号消息,19日至25日,南京交通部门共查获5辆挂靠“花小猪平台”涉嫌非法营运的黑车。

据新浪科技消息,花小猪在北京也并未取得合规运营资质,至于后续是否也会对花小猪进行约谈等措施尚无具体消息。

共享出行不等于共享资质

自2016年网约车新政出台之后,网约车行业便真正开始接受法律规范,相关企业想要合规运营前提必须实现“三证合一”:网约车企业要在当地获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司机要考取《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司机驾驶车辆需获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

据天眼查显示,花小猪打车的运营主体为北京鸿易博科技有限公司,由滴滴副总裁赵意波担任法定代表人,并且100%持股。就《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而言,花小猪打车的运营主体为北京鸿易博科技有限公司。与滴滴的运营主体之间并没有直接的投资关系,所以如果花小猪想借滴滴的运营资质为自己所用,这明显已经构成违规违法经营。

我国针对网约车行业出台的规范性法律法规由来已久,但滴滴为何还要冒天下之大不韪,试图重走滴滴当年打擦边球的老路?网约车可以共享,难道资质也可以共享?

其中,深圳市交通运输主管部门便一针见血的指出,花小猪不能与滴滴出行公用网约车资质。

对于刚刚走出“顺风车阴影”的滴滴来说,花小猪既然被当成旗下力捧的新品牌,那么当务之急就是依法合规取得相关运营资质、“持证上岗”切忌避免因平台自身瑕疵造成更大的隐患,避免悲剧的再次发生,此举不但有利于驾乘双方,同时也能为自身降低“触雷”的概率。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