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推两家公司上市 靠卖水和卖药成亚洲首富 钟睒睒为何突然辞职?

极客网·极客观察1月19日 卖药和卖水到底哪个会更甜?

1月14日,北京万泰生物发布公告表示已经收到了公司董事长钟睒睒递交的辞职报告,其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职务,同时一并辞去公司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召集人、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召集人职务。至此,从表面上来看钟睒睒已经和万泰生物没有了任何联系。

zyy.jpeg

作为新晋亚洲首富,如今的钟睒睒可谓人生巅峰,此时的突然离任对外界来说显然一片愕然。

从资本角度来看,他的离开对于其控股的两家企业来说也大受打击。为何钟睒睒要毫无预兆的卸任万泰全部职务?这样的做法对农夫山泉和万泰的股价波动是持续性的还是暂时性的呢?从寂寂无名到商业“黑马”,钟睒睒又是如何逆转人生的呢?

与万泰生物“分手”,市值蒸发120亿

钟睒睒对万泰生物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在该辞职公告发布后,万泰生物当天开盘价即跌9.66%,一天之内市值缩水约120亿。1月15日其股价继续下跌,两天市值共计蒸发181.07亿元。

明面上,钟睒睒与万泰生物“切断”了联系。但从公开资料可以查到钟睒睒直接持有万泰生物18.17%的股份,通过养生堂间接持有56.98%的股份,也就是说其仍然是万泰生物的实控人。

其实万泰生物并非钟睒睒所创立,其渊源要追溯到20年前。

2001年万泰生物实控人认为国内医药市场尚不完善拟将万泰出售,彼时的钟睒睒其实涉足的是保健品行业,保健品能赚快钱,但因该行业疯狂的同质化竞争和保健品成分监管的不足,让钟睒睒萌生退意。于同年以1710万元收购了万泰生物95%的股份。

一直以来,万泰生物在市场并不为人所知,直到2019年年底万泰生物的“二价HPV”疫苗馨可宁拿到注册批件。HPV疫苗在市场上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而万泰生物在疫苗研发上的押宝也成为了日后其登陆资本市场的有利增益。

钟睒睒卸任万泰董事长,外界对个中原因猜测不停。其实钟睒睒本身就颇为低调,鲜少在公众面前露面,钟睒睒更直言,“真正做企业的人不会过多露面。”而成为亚洲首富之后钟睒睒想要低调也低调不起来,媒体、舆论的关注度只多不少。

其次作为万泰生物的新任董事长邱子欣本身就是万泰的发起人之一,同时也是毕业于厦大化学系,和万泰在专业性上也会更加匹配。

市场上有传言“钟睒睒辞任是否有套现离场之意”。从目前来说,这两者之间存在的联系不大,因为万泰生物上市时有股份限售和自愿锁定的相关承诺。而实控人不担任公司要职在企业中也属正常现象,虽说如此,但对市场的影响也已体现。

一年推两家上市公司,身价暴涨

钟睒睒的名字是在2020年跃然成为焦点的。这一年,钟睒睒一口气推动了两家公司相继上市,其个人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身价暴涨。

根据1月10日彭博亿万富翁指数,钟睒睒的个人资产为951亿美元。除了对万泰生物拥有绝对的控股权之外,钟睒睒对另一资本版图农夫山泉也持有84.41%的控股权。

2020年9月8日农夫山泉在港挂牌,上市首日市值为3703亿港元,而截至发稿为止,农夫山泉的市值已经达到了7051.53亿港元。能够在上市前夕就获市场热捧并在短短几个月内市值飙升近一倍,原因很简单:它实在是太能赚钱了。

其吸金能力到底有多强悍?在农夫山泉的招股书中有显示在2017年到2019年它的净利润分别为33.86亿、36.12亿以及49.54亿。除了较高的利润增速外,农夫山泉的市场份额也毋庸置疑。

不仅如此,农夫山泉最为人所熟知的红瓶盖瓶装水的毛利率达到了60%。各项亮眼的数据背后自然和钟睒睒这位实控人离不开关系。即便1996年入场时国内已经有了娃哈哈、怡宝等先来者,但钟睒睒却硬是找到了自己的破局之道,这一年钟睒睒已经42岁。

早年的创业经历和人生经验让钟睒睒意识到消费者对纯净水的需求不止于“干净”,还有“健康”。在钟睒睒看来,农夫山泉不只是饮用水,而应该是一款“健康产品”。

基于这样的营销理念,农夫山泉在强敌环伺的竞争中迅速打开市场,获得了足够的品牌曝光度。“农夫山泉有点甜”“我们不生产水,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等口号也让消费者成功被“洗脑”。

作为后起之秀,钟睒睒凭借着过人的营销功力带领着他的农夫山泉杀出了一条血路,从日后的国民认知度来看,更是超越了娃哈哈等一众老牌企业。

在市场看来,农夫山泉似乎更像是“大自然的印钞机”。对于一个成功的商人来说,钟睒睒的商业版图也不尽于此。

被贴“独狼”标签,屡败屡战

在学术界,有一种人被认为是“独狼型人才”,其意思大概就是指有野心但特立独行不喜欢拉帮结派的人才,而钟睒睒就被贴上了“独狼”的标签。

他曾经表示,“我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同行们在干什么、想什么,我根本不管。”或许也正是因为内向孤高的性格,才让钟睒睒从一名泥瓦匠成为了如今的千亿富豪。

在创业之前,钟睒睒当过木匠,做过泥瓦匠,也搬过砖,连续准备了两年高考皆是铩羽而归。随后在《浙江日报》当了五年的记者,这几年的记者生涯虽然未必能够为钟睒睒积累多少财富,但却为其的营销本领和资源积累奠定了基础。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够在毅然离任记者后拿到了当时娃哈哈在海南和广西的总代理。当时的交通、经济等各方面并不像先进发达,省与省之间同样的商品也都存在着一定的价格差,钟睒睒正是利用这一特性顺利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不过也因此被宗庆后取消了代理权。

随后钟睒睒便自主创业卖起了保健品“龟鳖丸”。保健品其实是一个争议性很大的行业,到底有没有作用我们暂且不谈,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很多大佬其实都是靠保健品起家的。其中史玉柱是中国保健品市场绕不开的人物,他就凭借着“脑白金”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而钟睒睒的“龟鳖丸”也让他赚的盆满钵满,当时的行业也处于野蛮生长的状态。但1998年的“三株常德事件”也直接戳穿了整个行业的泡沫,而钟睒睒也已经及早撤离。这之后才有了万泰生物和农夫山泉。

虽然万泰和农夫山泉是钟睒睒商业版图中的焦点,但其实从天眼查中可以看到,与钟睒睒有关联的公司多达上百家,涉及的行业包括房地产、餐饮等各方面,俨然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商业帝国。

钟睒睒曾说,“钱,仅仅是钱还是不够的。我的目标要高得多。”通过卖水和卖药成为了亚洲首富后,也没人知道钟睒睒的目标到底是什么。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