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首日破发、5天蒸发百亿:水滴公司表现给“水滴模式”打上疑问号

极客网·极客观察 5月13日,水滴集团的股价继续下跌,从上市时最高12美元/股到6.9元/股,其市值已经接近腰斩。从跌跌不休的股价上来看,这也意味着西方资本市场对水滴集团运营模式上的不信任。

虽然水滴筹的名字如雷贯耳,但若非上市其真正的商业模式和运营水平也难以被知晓,而上市即破发,300亿的市值蒸发超过60亿,而后股价持续下跌……或许不只是水滴的麻烦,也让类似“水滴模式”的后来者望而生畏。

水滴集团的AB面

创立五年,累计170万患者发布个人求助信息,超过3.4亿人累计捐款超过370亿人民币,这些数据都让水滴筹披上了“慈善公益”的外衣。作为水滴集团的明星产品,水滴筹突破了传统的众筹模式,利用互联网时代信息裂变和社群营销为手段,为水滴集团带来了可观的流量。

而外界对水滴集团的认知也被局限在此。用户“爱心发电”汇聚起来的社会认知,让人一度以为水滴筹是“慈善生意”,当招股书揭开了水滴的商业属性时,不免让人觉得水滴集团在利用用户的善意做生意。

从招股书上来看,水滴集团主要有三大业务结构,分别是保险业务、个人大病求助和互助业务。根据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其营收分别为2.38亿元、15.11亿元和30.28亿元;净亏损则分别为2.092亿元、3.215亿元和6.639亿元。

image001.png

营收翻倍,净亏损也在与日俱增。从营收占比上可以知道,经纪收入、管理费用和技术服务费是其主要的收益支撑点。水滴筹虽然没有给集团带来直接的营收,但不可否认整个集团的运营是以水滴筹作为基石的。

水滴筹为引,聚集了流量,利用保险业务承接流量的变现,跑通了整个商业生态的闭环。这种糅合了公益和商业性质的模式,在考验着企业,也在考验着市场。至少从现在的股价来看,即便背后拥有美团、腾讯、IDG资本、高榕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仍然没有改变资本市场对水滴集团的反对意识。

舆论风暴中的盈利困境

对水滴集团来说,早期的打法模糊了公益和商业性质的边缘,从而引发了现如今的“信任危机”,但真正决定水滴能不能在市场走下去的还是其公司是否具备一定的成长价值。

针对上市首日破发,杨光明确表示,“公司更多关注长期发展,短期的价格波动并不会对公司产生很大的影响。”如何长期发展?长期发展的战略规划是什么?而这种长期发展又是否会扭转亏损的处境呢?这一系列问题都有待解疑。

三年累计亏损12亿,即便沈南鹏此前曾公开称水滴在2020年的4月和5月实现了单月盈利,但却无法改变持续亏损的事实。而在亏损背后,营销费用在不断攀升。报告期内,水滴的营销费用分别达到了8630万元、7.93亿元和17.43亿元,所占收入比重也超越了50%。

增收不增利,加大营销费用的投入也只是在增加亏损的幅度,盈利能力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善。水滴筹作为其流量贡献的主要渠道,近年来也在不断下降,获客成本越来越高。

连续亏损叠加流量下滑,上市成为了融资的“救命稻草”。只是头顶着“科技保险”的标签,其研发费用占比却从2018年的29%下降到了2020年的8.1%,“重销售轻研发”且其主要收益还是来自于保险经纪,又何来“科技含量”?

水滴需要新故事

从商业角度来看,越来越贵的流量、道德审判的标准与监管的趋于严格都在考验着水滴集团的发展能力。

上市前,有水滴筹的流量故事和保险商城的收益支撑。但水滴筹带来的保单转化率已经已经从2018年的46.5%跌到了2020年的13%,这意味着,保险业务依靠着原有的导流模式已经无法获得良好的收益,水滴筹需要新的拉新渠道或者更具备成长性的业务结构来实现企业的商业增值。

在此次招股书中,水滴筹表示,“本次募集资金的50%将用于增强和扩展医疗保健服务和保险业务的运营”。根据艾瑞咨询报告,我国保险市场的保费规模居世界第二,但渗透率仍低于全球保险业的平均水平。同时疫情过后国民健康保险意识的加强,政策对健康方面的政策引导,都表明水滴集团所处行业的市场广阔性。

但好吃的蛋糕也意味着市场竞争的激烈性,曾经的增长引擎已经慢慢“熄火”,想要在“医药”和“保险”中讲出好的故事并不轻松。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