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收不增利,市值一路跌:跟谁学改名高途恐难解焦虑

极客网·极客观察6月1日 2020年“停课不停学”的号召让在线教育行业迎来了一波发展契机,只是如今红利已过,这个本该属于慢车道的行业,俨然已经“山雨欲来风满楼”。

近日高途集团(原跟谁学)召开了内部员工会,宣布高途课堂将裁员30%。此次涉及到的岗位颇多,包括行政、人力、中台等职能部门。K12教育火爆不再,伴随着裁员一起引发市场热议的还有高途亏损加大的一季度财报,进一步说明烧钱抢用户的互联网万能手段已经失灵。

亏损创新高,市值蒸发超80%

高途Q1季度财报显示,其当季营收为19.4亿人民币,同比增长49.5%,净亏损扩大至14.26亿元。值得一提的是,高途2020全年净亏损也不过13.92亿元,也就是说该季度的亏损额已经超过了去年全年。

高途财报发布过后,其股价一路下跌超过14%。截止发稿时止,高途市值为47.38亿美元,距离其市值最高点时已经蒸发超过了80%。而在2020年第三季度老虎环球基金建仓高途,买入302.08万股后,其股票也于第一季度全数清仓。

QQ截图20210601100501.jpg

在亏损加大的背后,是营业费用的飙涨。根据财报数据,该季度高途总营业费用为28.714亿元,同比增长211.3%,其中销售费用同比增长211.3%;研发费用同比增长202.26%;管理费用同比增长230.9%。

这其中,销售费用不管是在增幅还是在实际支出的金额上都要远高于研发费用,即便陈向东表示“加大了对营销费用控制的同时也加大了对内容研发、技术研发和优秀师资的投入”,但不可否认,为提高品牌知名度、扩大用户规模所花费的推广等仍然占据了营业成本的大头。

更糟糕的是,这样的成本投入也并未给高途带来相应的回报。从毛利率上看,高途该季度的毛利率已经从去年同期的78.2%下降至70.5%,营业成本的增加导致高途在营收加大的同时,亏损也在持续扩大。

烧钱做营销不再那么有用,但是在不大规模烧钱营销的前提下,高途又到底能不能回归内生性的增长以实现盈利呢?这一关键问题都有待解答。

监管落子,小早启蒙项目被砍

高途之所以会有数百人面临被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小早启蒙项目被砍,陈向东表示裁员是因为集团战略调整。即便针对小早启蒙项目团队成员提供内部活水计划,但如果面试不通过仍然会面临被辞退的可能。

资料显示,小早启蒙项目作为高途三大业务板块之一,成立于2020年5月,主要是为3到8岁的儿童提供思维、英语等课程的启蒙。

而此次项目的关闭,则主要是由于6月1日起实施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当中的条例规定,幼儿园、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龄前未成年人进行小学课程教育。此前,中央深改委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

政策监管的落地让企业不得不调整业务方向。教培机构的畸形生长,让教育蒙上了浮躁的外壳,监管风暴之下,资本市场已率先敲响警钟。这一点不仅仅是高途,包括有道、新东方在内的多家教育机构此前的股价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下滑。

虚火褪去,行业面临洗牌期

在线教育行业,不止高途一家陷入焦虑的“泥沼”,作业帮此前就被传因监管问题而暂缓IPO,猿辅导因虚假宣传被北京市场监管局处以警告和250万元的顶格罚款行政处罚。

事实上,早在今年年初监管就已经开始席卷,2月初北京市委下发通知要求在线教育机构核查在职教师信息,确保学科类教师具备教师资格,所有无教师资质人员的在售课程全部下架;2月底央视下架在线教育的相关广告。

资本对于市场和政策的嗅觉总是灵敏的。除老虎环球基金清仓高途外,在高领资本披露的2021年第一季度的持仓报告中,其彻底清仓了405万股好未来。

K12在线教育烧钱抢夺市场份额已成为了不争的事实,人力师资成本、流量成本、营销费用等都在吞噬着企业的生命力,曾经被资本过度催化的在线教育行业,如今也迎来了更加残酷的挑战。

没有足够资本竞争的中小玩家黯然退场,头部企业跑马圈地后也在寻求变现之路。毋庸讳言,行业已经进入“冷冻期”,退潮之后方知谁在裸泳,在严格监管之下,在线教育行业下一步该如何转型,值得持续关注。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