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让美国生物科技公司高速发展 但亏损仍是常态

极客网·极客观察8月16日 1908年,Ashton Valve公司在美国马萨诸塞州Cambridge建了一座工厂。在当年,它主要生产仪表、阀门、哨子、钟表和其他小工具,还努力改进蒸汽锅炉,使之不太容易爆炸并致人死亡。100年之后,到了2010年,又一家公司进驻当年Ashton Valve抛弃的场所,它的名字叫:Moderna。

在过去一年里Moderna名声大噪,因为它生产的新冠疫苗受到欢迎。虽然现在疫情还在继续,疫苗能否解决问题还有很大疑惑,但Moderna算是成功了。和美国辉瑞、德国创业公司BioNTech一样,Moderna开发的也是mRNA疫苗。Moderna因新冠疫苗成为明星,而Cambridge又是美国知名的生物科技中心,那里有哈佛大学、MIT。

QQ截图20210816090946.jpg

在新冠的带动下,美国生物科技产业迎来春天。2010年,纳斯克推出生物科技指数,从那年开始,指数内的公司增加一倍,达到269家。2011年至2020年,在美国IPO的生物科技公司融资总额由40亿美元增加到650亿美元。今年至今,VC已经向制药、生物科技公司投入200多亿美元,去年全年投入270亿美元(当时刷新了纪录)。在Cambridge附近的波士顿,许多新实验室拔地而起,每平方英尺的租赁价格达到160美元。

风投公司Atlas Venture的高管Jean-François Formela惊叹说,放在10-15年前,生物科技以如此高的速度发展是不可想象的。新企业如雨后春笋一样冒了出来。Flagship Pioneering是一家VC公司,它为企业家提供指导,帮助他们将创意转为业务,从而吸引外部投资者,自2013年以来Flagship Pioneering已经培育26家企业。Flagship Pioneering创始人Noubar Afeyan是Moderna的董事长,他希望从现在开始每年能培育10家企业。

Abingworth是伦敦一家资产管理公司,它专注于生命科学。公司董事长Tim Haines分析称,生物科技行业大爆发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投资者开始接受“慈善资本主义”的概念,就是说要通过让社会受益的产品获利。根据Tim Haines的估计,处于后期开发的药物约有64%来自年轻生物科技公司,它们并不是大型制药商(比如辉瑞)开发的。辉瑞经常会与小公司合作,比如与BioNTech合作,有时辉瑞还会收购小企业。

近年来细胞和基因疗法有了很大进步,专家们找到方法利用新技术,看看哪些病人能获得最大益处。许多资金流入研究癌症、免疫系统疾病、大脑疾病、传染病的企业。投资人都在寻找下一个Moderna。2018年年末时Moderna上市,市值只有50亿美元,现在已经增长到1560亿美元。许多企业想模仿Moderna,从研发药物转发展到制造药物。

在生物科技行业人才是很稀缺的,要找到生命科学博士,同时还要知道如何管理,真的不是易事。头脑风暴可以鼓捣出一个App,生命科学却无法通过Zoom进行,就算你有很好的创意往往也无法开花结果。能治病的药物往往价格不菲,结果使得政府不满,要求控制价格。

对于创业公司来说有一个问题更难回答:能赚钱吗?2020年在纳斯达克生物科技成分股公司中只有六分之一是盈利的,剩下六分之五的公司亏损330亿美元。比如一家名为Vertex的公司,从1989年创立到2017年一直在亏损。上个季度Moderna首次实现季度盈利,此前已经亏损10年。

让我们认真看看纳斯达克生物科技指数(NASDAQ Biotechnology Index,简称为NBI)。DNA的发现引爆“生物科技革命”,于是1993年纳斯达克顺势推出“生物科技指数”。美国上市生物科技公司约有98%选择纳斯克达。截止6月30日,NBI中有222家公司是生物科技公司,有47家是制药公司,它们在指数中占的权重分别为65%和35%。由此可以看出,制药公司的规模比生物科技公司大得多。

生物科技研究需要大量资金。2020年NBI公司的研发投入总计约为685亿美元,占所有公司营收的31%。三分之二BNI公司的研发开支超过营收。

展望未来,由于机器学习、AI技术的进步,“Mapping ”和“Engineering”技术进化,生物可能会与技术进一步融合,从而降低成本,减少劳力。甚至有研究人员预计,因为技术的进步,药物失败率可能会降低最多45%,药物实验时间可能会缩短最多50%。简言之,药物研发投入可能会获得更好的回报。

根据ARK Financial的估计,目前治疗公司的总市值约为2万亿美元,最快到2024年将会增长到9万亿美元。

下一次工业革命可能就是生物革命,也许生物革命已经在进行。目前的生物科技主要是围绕医疗展开的,但它不会限于医疗,还会影响制造、农业、能源、化学、材料。驱动生物科技发展主要有两大动力,一是环保要求,二是要为人类提供廉价、可持续食物。

以前的工业革命是以新制造工艺作为基础的,而生物制造将会成为生物经济的基础。生物有自我组装、自我修复和自我复制的能力。生物学以DNA的形式运行在“数字”代码上,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像给计算机编程一样对程序单元进行读写。未来我们甚至可以用生物材料取代混凝土、铜筋。(文/小刀,部分内容来自《经济学人》、CNBC)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伙伴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