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评:被马斯克收购的推特不会成为世界需要的“城市广场”

极客网·极客观察11月3日 受到蓬勃发展的线下社区的启发,推特在马斯克收购之后面临着选择不同道路的时刻。 

在今年4月准备收购推特时,埃隆·马斯克在推特网站上询问,“推特这个事实上的公共城市广场是否需要一个新的平台?”

推特联合创始人Jack Dorsey当时通过短信息私下回复了他:“是的,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平台。它不可能是一家公司。这就是我离开的原因……不能采用广告模式,而是应该由基金会资助。” 

elon-musk-twitter-konusunda-yine-bir-sozunu-15395603_amp.jpg

推特们很难变身去中心化的“城市广场”

马斯克不太可能听进去这个建议——尤其是考虑到他近日宣布的计划,要让推特成为“世界上最受尊敬的广告平台”。但是马斯克收购的推特将会债台高筑,光利息每年就高达数十亿美元。他与极右翼声音的结盟再加上关于内容节制的不成熟想法,使他不太可能成为所需要的那种凝聚力和意义建设数字“城市广场”的管家。

其他社交媒体的选择也好不到哪里去。马克·扎克伯格在致力构建元宇宙的同时,似乎已经放弃了自己宣称的建立社区和“让世界联系更紧密”的使命,转而将Facebook和Instagram转向算法化的TikTok风格的视频站。

马斯克收购推特是人们共同做出选择的一个必然结果,即将人们所在的公共领域让位给由少数人控制的、以广告为驱动的公司。其结果是成为一个功能专制的数字环境,在这个环境中,虽然人们可以发任何想发的消息,但要改变平台本身的动态,则可能需要440亿美元这样的巨额资金。这对民主、社区和许多遭受仇恨和压迫的人来说是灾难性的,更糟糕的是,这是注意力经济的后遗症。

现在是时候投资真正的公共数字空间了

但事情并不一定发展成这样。

社交媒体发生巨大变化的这一刻给了人们一个选择不同道路的窗口。现在是停止依赖一些亿万富翁或风投资来为全球数十亿人做出关键决策的时候了,现在是投资公共数字空间的时候了,这些空间真正地为公众服务,并优先考虑健康的关系、稳定的社区和公众。

这不仅仅是一个白日梦:世界各地越来越多的软件架构师、社区企业家、设计师和研究人员正在开始想象和构建Jack Dorsey所描述的那种真正的公共空间。 

人们首先认真对待城市广场的比喻——不仅因为城市广场不是为了经济利益而运行的,还因为对现实世界中健康社区中的公共空间如何运作的更有意义的理解,可以让人们对如何构建数字世界有更多的见解。在现实世界中,已经有了一整套社会支持和制度帮助建立凝聚力和包容性,例如公园、学校、人行道、图书馆等等。 

就像在现实世界中一样,在数字世界中不应该有一个单一的城市广场,不应该有一个单一的、非营利的Facebook复制品。人们从经济学家Elinor Ostrom那里获得灵感,他在研究了世界各地的社区如何管理像渔业和森林这样的公共资源之后,声称公共资源管理“没有灵丹妙药”,没有一刀切的解决方案。

人们应该追求的是一个交叉连接的公共服务和公共拥有数字社会空间的重叠生态系统。在当今的社交平台上,只能听到少数人的声音,而大多数人的声音很难被关注,当他们发表意见时可能会被制止,或者自我审查以避免骚扰和更糟的情况——这个问题在“小社交”的世界中不那么普遍。而转移到较小的论坛或社交平台,可以为每个人创造更多的机会。

消费者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并已经开始转向一个更小、更可管理的数字社交环境。可以从Discord、Slack、群聊和Web3 DAO的崛起中看到这一点,这些空间比传统商业平台更具所有权、可管理性和安全性。

通往Web3的前进之路并不平坦

然而,这些或者是高质量的、管理良好的、同质的(采用订阅业务模式) 的空间,或者是低质量、异构、免费的推特。新一波创业公司几乎没有动力去解决的关键项目是建立自由、异构、管理良好的社区,而这就是公共服务数字空间发挥关键作用的地方。 

私有和公共资金应该投资于更小、更公共的可管理空间(例如数字版的公园和图书馆),针对特定的社区目标而不是广告商的参与。

至于什么会吸引人们参与其中,这些新空间的动态可以通过线下生活的动态来获知。人们去图书馆是为了借阅、上网、使用免费的社区空间——换句话说,是为了满足不同的个人需求,而这是商业和基于市场的解决方案无法做到的。图书馆建立社区力量和凝聚力的事实上是一个有益的副产品。数字生活中也有很多这样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尤其是在建立深层关系和社区方面。而以简单和愉快的方式满足社会支持和联系的需求可以推动这些空间的采用。 

其中一些社交空间也可以围绕现有公共机构发展。例如,New_ Public一直在调查公共服务数字对话如何围绕美国最大和最公共的机构之一——学校社区展开。这些社区包含了构建健康、多元化、跨领域公共对话的许多要素:共同的身份和投资、相对高度的多样性以及数字化交流的需求。

但是,正如研究人员所指出的那样,学校已经负担过重,编织这个“民主社会网络”并不是每个人的工作。例如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市的学校社区成员看到了一个未被满足的巨大机会,可以彼此帮助解决作为监护人的问题,更多地了解他们的学校,并以数字方式庆祝他们的孩子取得的成就,而这些都是学校现有的大多数工具无法满足的。

在这一愿景中,网上企业仍有很大的空间,就像咖啡店不会消除对公园的需求,书店也不会消除对图书馆的需求一样。事实上,就像他们在现实世界中所做的那样,对数字社交基础设施的投资可以增加企业的价值和健康:它们可以承担一些棘手的功能和对话,这些功能和对话无论如果不能得到广告商的支持,也可以由公务员更好地管理。 

把有利于健康对话和民主的数字环境带到引入网络,需要雄心壮志、好奇心以及关心的结合。人们需要大量的实验来发现如何构建不同类型的社交空间,需要开发新的方法来快速评估哪些社交空间有效,哪些无效。人们需要大量慈善和公共资金来支持这项工作。还需要以公众为中心的社区企业家、数字城市规划者和公共利益技术专家的帮助。 

正确构建通信基础设施是一项至关重要的任务。民主的命运和解决重大问题的能力(例如从失控的人工智能到气候变化,再到新冠疫情)取决于人们相互了解、相互影响、相互创造意义的能力。所有这些都将在很大程度上发生在数字空间中。

不管怎样,人们可以建立一种数字公共空间,有效地帮助人们聚集在一起。而很多人希望知道实验的结果,现在是进行尝试的时候了。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伙伴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