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疯狂跳动,是进取还是焦虑?

沙水 2021-05-09

原标题:字节疯狂跳动,是进取还是焦虑?

文/沙水沙师兄

字节跳动,这是一家讲究大力出奇迹的互联网公司。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截止2021年3月,字节跳动已累计对外投资105起,涉及游戏、音乐、教育、阅读、人工智能、社交、电商、新消费、医疗健康、金融等多个领域,编织起了一张包罗万象等互联网服务网络。

不仅如此,字节跳动自身利用其总日活超7亿的海量用户优势,以及独一无二的算法分发机制,已经构建起了“广告+直播+电商”三位一体的流量变现模式,并通过资本收购,不断扩张业务边界,在游戏、教育、音乐、搜索、阅读、本地生活等赛道加速布局,横冲直撞,大有与腾讯、阿里、百度、美团等巨头硬刚到底的气势。

要知道,字节跳动可是日进斗金的主,且在新闻客户端与短视频/直播领域是绝对的霸主,地位暂时无人可以撼动。据外媒报道,字节跳动2020全年营收将接近2400亿元,广告营收将达1750亿元,直播流水将有450-500亿元,电商业务将达60亿元,游戏版块创造40-50亿元流水,教育赛道将有20-30亿元营收。

那么问题来了,如此成功的字节跳动为什么还要这么大力地对外扩张呢?沙师兄认为,一切还要从创始人张一鸣说起。

温和的张一鸣有着骄傲的灵魂

我们把时钟拨回到2016年年中。当时在互联网圈曾流传一条消息:腾讯即将对今日头条进行财务投资,给出高达80亿美元的估值。在众说纷纭中,身为今日头条创始人兼CEO张一鸣抛出一封公开信,公开辟谣,表示“不抱大腿”。

随后不久,在央视财经的《对话》栏目中,张一鸣更是强调,他创立今日头条不是为了成为腾讯的员工,我们希望能够自己成为一个对社会有很大价值的平台级公司。旗帜鲜明了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与头条的志向。

遥想当年,抖音上线还是几个月后的事情,字节跳动还只有今日头条APP一张王牌,且正与各大传统新闻客户端打得热火朝天时,张一鸣就有了这样的雄心和魄力。不得不说,高材生张一鸣温和的外表下有着天之骄子的骄傲,也有着年轻创业者的大志向。

正所谓有志者事竟成。随着抖音的横空出世,以及字节跳动在商业上的顺风顺水,更是坚定了张一鸣要做一个平台级公司的决心与信心。于是,才有了5年之后的今天,字节跳动的估值由腾讯报价的80亿美金成长为近4000亿美金的巨头,更是全面对标腾讯,成为其当前最大的竞争对手与挑战者。

张一鸣以柔克刚的创业精神

大约2年前,沙师兄在与互联网圈的朋友闲谈起新一代的互联网企业家中最佩服谁时。我记得当时自己说了三个名字,分别是王兴、黄铮和张一鸣。但是,说到最佩服,我说的是张一鸣。

朋友问为什么,我说其余两人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功我一点也不诧异,因为觉得都在情理之中。而张一鸣不一样,看似一个柔弱的书生,却爆发出这样的能量,这种巨大的反差与撕裂是能给人很大的冲击感的,所以更佩服。

简单来说,王兴有“智”,黄铮够“狠”,张一鸣很“柔”。

王兴的“智”是业界共识,爱读书,爱思考,洞察本质,战略眼光极准。

黄铮则在王兴优点的基础上多了股冷酷无情的“狠”劲,其在公司治理与企业文化中对员工的要求上就能看出端倪,纪律严明,容不得半点偏离。

而张一鸣则更加技高一筹,“柔”是其外表,“智”与“狠”才是其内核。“大力出奇迹”是“智”的伪装,“OKR+飞书”管理机制下极致透明的企业文化是“狠”的隐藏。外界看见的是字节跳动的四面出击,高歌猛进;公司内部则是如工厂机器般的飞速运转,环环相扣,员工则在透明的规则之中不知疲倦的发光发热。

在刚刚过去的字节跳动9周年庆上,张一鸣发表了《外部波澜起伏,内心平静如常》的演讲。其中,张一鸣说道:“我其实不止一次听到团队说,这个竞争怎么没完没了,到底什么时候才结束。”他的回答是:“我觉得平常心对待竞争对手,第一点是要把竞争当作常态。不要想逃脱竞争,竞争也是好事。”

嗯?大家是不是听出了什么玄外之音?这其实是张一鸣对内部员工和外部友商的表态:竞争还是要继续的,大家继续勒紧裤腰带,不要松懈了哈。

这就是张一鸣的“柔”。沙师兄觉得,他是深得老子《道德经》之精髓的。看似人畜无害,利万物而不争,然而却“天下莫能与其争”。

总结:张一鸣的进取之心胜过焦虑

有着一颗平常心的人,往往不是平常人。

就连步步高创始人段永平先生在看到张一鸣的演讲后,都忍不住在雪球上转发评论:“异曲同工”。能得到段永平肯定的肯定不是一般人,他的四大门徒在业内都鼎鼎大名——OPPO陈明永、vivo沈炜、步步高金志江、拼多多黄铮。可见张一鸣的境界,以及段永平的英雄惜英雄。

在沙师兄看来,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顺势而为是符合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的。尤其在互联网行业,得用户者得天下。用户需求集合的最大公约数是产品致胜的强劲势能。字节跳动依托其强大的算法机制,成功造就了字节跳动与抖音,二者总的月活用户数超过了15亿,绝对的国民级产品,成而在大数据挖掘与分析的加持下,能够将未被其满足的用户需求悉数洞察。

这,就是字节疯狂跳动的根源所在。站在产品经理的角度,用户需求是一个由强到弱、由近及远的链条所组成,代表着用户欲望的升级与人性贪婪的无止尽。在一定的时间、地点和条件下,产品经理只能有所取舍,优先满足用户的强需求与迫切需要。

在这个用户需求链条上,即时性满足的迫切需要是主需求,这也是今日头条与抖音的产品价值与成功原由所在。然后,用户在得到即时性满足后还需要更多,因为欲望在升级,并且不同的用户有不同的需求。

恰好字节跳动拥有总计15亿月活的用户池,每一部分的用户需求可能都对应着过亿的用户需要,随便在某个垂直细分市场可能都是一方霸主的存在。于是原来的次级需求又变成了新的主需求,以及新的期望需求。

在这样的周而复始之下,随着越来越多的用户需求由隐性状态变为显性状态,由次级需求上升为主要需求,那么在公司有资源有能力的条件下,若还能得到预期不错的商业价值,任何创业者是没有理由拒绝用户普遍的需求的,字节跳动更不例外。因为其护城河足够宽,且足够深。

于是我们就能够理解,为什么字节跳动越来越像腾讯?并且集过去之腾讯与当前之腾讯于一体——我干干干!我投投投!这种非偶然的异质同构性即是古人常说的“殊途同归”,也是事物发展规律之使然。

不同的是,已成巨头的腾讯在3Q大战后痛定思痛改变了发展战略,而字节跳动则还在成为巨头的路上,也就没有腾讯当年的包袱。除非字节跳动随着时间、地点、条件的变化,也遭遇到了某种外界的巨大冲击,否则字节疯狂跳动的进取之征程还将继续。

总而言之,张一鸣是有自己的骄傲与梦想的。“成为一个对社会有很大价值的平台级公司”在5年前就已经在他心中播下了种子,并且在33岁时就能够抵挡住80亿美金的诱惑,坚守着他“延迟满足”的座右铭。这种知行合一的精神难能可贵,也应了一句老话:“立大志,行致远”。

作者:沙水沙师兄,一个产品运营人。合作交流可添加微信:shashui007。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标签字节
  • 沙水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一个写着自媒体研究着产品的运营人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