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高管解读财报:预计二季度将延续一季度的良好表现

小米集团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第一季度,小米营收497.02亿元,同比增长13.6%,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计量下经调整净利润23.01亿元,同比增长10.6%。

财报发布后,小米总裁王翔,CFO周受资和财务副总裁李建滨等高管召开了财报电话会议,解读财报要点,并回答分析师提问。

以下即为本次电话会议分析师问答环节主要内容:

高盛分析师Piyush Mubayi:一季度公司高端手机用户对于互联网服务营收贡献的占比有多少?平均每用户贡献营收大概是多少?另外,公司提到的四月和五月情况逐渐“恢复正常”,可否展望一下公司二季度的财务表现?能否持续一季度的强劲表现?

王翔:我们对于小米10系列手机的初期销售非常满意,这个系列的手机于2月中旬发布,当时正值国内疫情爆发之际,我们观察到的市场反应非常非常不错。产品发布两个月之后,出货就已经超过百万,这也是小米成立以来,发布的首款价格超过5000元人民币的手机产品。我们对于目前的销售表现非常满意,公司未来将继续发布更多的高端旗舰设备,这也为我们的双品牌战略提供了更多的信心。

公司不会披露各款手机每用户贡献营收的具体数字,可以告诉你的是,小米的游戏业务中,高端手机用户的平均每用户贡献营收更高,这个也比较容易理解,因为高端手机的性能,处理器,显卡和软件表现都更好,能够应对更复杂的游戏。

关于二季度的表现,我们预计二季度也将延续一季度的良好表现。中国国内疫情爆发主要是一月末到二月初,当时大多数国内城市都采取了比较严格的限制措施。而欧洲和印度的爆发出现在三月初,欧洲很多地方采取了封城的措施,对于小米的业务造成了影响;印度的情况更严重,三月份晚些时候开始了全面封国防疫,我们认为这是应对和控制疫情的正确之举。公司的智能手机产品和部分生态系统产品受疫情的影响并不太大,因为相比其他设备,用户手机更为依赖,最先出现销售反弹的产品也必然是与智能手机相关的产品。我们对于欧洲业务的复苏充满信心,目前欧洲市场的智能手机激活率约为90%,高于正常水平,这是很好的信号,但是我们依然认为二季度对我们的业务增长是有挑战的。我们依然在密切关注印度市场,情况在过去十几天也有很大好转,手机激活率恢复了50%-60%。

Piyush Mubayi:公司提到的情况逐渐恢复正常,是否意味着一季度游戏业务营收的强劲增长不会在二季度重现?

王翔:一季度用户玩手机游戏的时间肯定更长,首先,我们希望留存更多一季度获取的游戏用户,另外,公司包括广告业务在内的其他互联网服务营收还将继续增长。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Yun Chen Tsai:第一个问题关于公司的海外业务,刚才提到了欧洲的激活率已经恢复到疫情前的90%,这代表了整个行业90%功能的恢复?还是反映了公司在这个领域市场份额的增加?另外,刚才提到印度市场过去十几天迅速的恢复,公司预计还要多久可以恢复疫情前的水平?

王翔:公司能够取得一季度的表现有以下几个原因。一是公司的经营模式非常专注于在线渠道,尽管很多市场因为疫情都采取了严格管控,但是在线渠道没有关闭,用户依然通过线上购买我们的产品,这是我们第一个优势。二是我们的产品追求高性价比,了解公司产品的用户通常会优先购买小米的产品,这也是相比其他公司和行业,我们受疫情冲击较小的原因。关于印度,我们一直在非常密切地关注事态的发展,目前恢复了60%,但是未来的变化还要看疫情的防控成果,当然其他市场也是一样。

Yun Chen Tsai:还有一个关于互联网服务业务毛利率的问题,公司游戏业务表现非常抢眼,对于广告业务和毛利率的增长应该都有正向的影响,但是毛利率却出现了下降,可否介绍一下其他互联网业务贡献的占比?这些业务是否造成了毛利率的下降?

王翔:毛利率没有达到预期的最主要原因是金融科技业务受到了疫情影响,公司希望降低运营风险,所以提高了放款标准,当然运营方面还有其他的挑战。

周受资:一季度互联网服务的毛利率是57.1%,相比上个季度出现了下降,同比也有下降,主要原因就是刚才翔总介绍的,金融科技业务毛利率的下降,为了应对疫情,我们提高了坏账准备金。另外,毛利率的下降也与产品组合有关,一季度游戏业务和增值服务的增长幅度超过了广告业务的增值幅度这几个业务中,广告业务的毛利率最高,因此广告贡献营收占比的下降,也造成互联网服务整体毛利率的下降。

中金证券分析师Leping Huang:公司如何展望今年国内市场的5G手机渗透率?公司能取得多少份额?

王翔:公司的策略还是推动国内5G手机渗透率的提高,以及提高任何拥有5G网络地区5G手机的渗透率。公司于1月份发布了首款5G手机——红米K30 5G,这也是首支定价低于2000元人民币的5G手机。另外,根据以往经验,如果想在一个新的市场推动5G手机的使用,会有两个挑战,一是技术的覆盖,我想中国的三大运营商正在全国加速5G基站的建设和网络的覆盖,将有助于信号的提升和改善,有助于提高5G手机的渗透率;二是手机和终端产品的价格,价格是新技术推向市场的关键,因为产品需要满足大众消费需求,并且负担得起,才有进一步应用的可能,在这方面,公司也需要合作伙伴的配合和支持。3月份,按销售量技术,公司国内5G智能手机的市场份额达到了14.1%,而我们在国内5G智能手机市场的渗透率达到了25.9%,超过行业平均水平。

分析师:公司提到了欧洲和印度市场业务的复苏,可否介绍一下目前供应端的情况?目前印度市场的复工情况如何?另外,我记得三月末的时候,中欧之间的物流还出现了不畅的情况,是否已经恢复?

王翔:中国的供应系统100%得到了恢复,而印度的复工还处于初期,该国政府刚刚开始逐步解除禁令,公司正在与制造方面的合作伙伴努力协调帮助工人复工,提高产量,预计恢复还需要时间。

美银美林分析师Robert Cheng:随着工厂不断复工,二季度公司智能手机出货会否出现环比的增长?另外,二季度和下半年公司手机产品的平均售价和利润率能否继续提高?

王翔:公司不对二季度的出货做展望,但是我们认为四月份的疫情封城情况,对我们的业务而言非常具有挑战性,不过随着欧洲和印度市场的恢复,我们正在努力恢复业务,关键要看五月下半月和六月的情况,公司将继续密切关注情况的发展。

周受资:一季度公司智能手机的平均售价同比提高了7.2%,驱动因素很明显,主要就是5G手机的推出,在中国市场,平均售价同比还将继续提高。另外高端手机的推出也是国内和海外市场平均售价同比提高的原因。当然,在平均售价走势方面,也需要考虑公司继续提供消费者买得起的5G手机方面的因素。产品组合在发达市场和新兴市场的销售情况也是需要考虑的因素。欧洲市场的平均售价相比印度市场自然高一些,如果公司在欧洲的销售增长超过印度,那么海外市场的平均售价就会提高。

关于毛利率的问题,一季度智能手机业务毛利率达到了8.1%,环比和同比都出现了增长。驱动毛利率变化的因素和我们之前归纳过的没有很大区别,另外还要注意季节性因素,一季度的毛利率处于正常水平。

Robert Cheng:公司在一季度疫情爆发的情况下,依然在广告业务方面取得了增长,公司是如何做到的?因为我了解到的情况是很多互联网公司的广告业务都出现了下降。另外公司如何展望二季度的金融科技服务表现?

王翔:对于广告业务,公司在一季度做了几件事情。一是追求广告客户的多元化,公司拓展了很多垂直领域的广告客户,而不是只服务主要的互联网大企业。二是不断改善推荐算法,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投放效果。

周受资:在客户多元化方面,我们还在拓展海外广告客户数量,鉴于国内广告市场的挑战,公司积极拓展,海外市场的广告营收增长非常快。关于金融科技服务的二季度展望,我们唯一披露的数字是2020年第一季度,除中国大陆智能手机广告和游戏以外的互联网服务收入,包括有品电商平台,金融科技业务,电视互联网服务以及境外互联网服务所产生的收入,同比增长71.5%。从这个数字你也能看出,公司互联网服务正变得更为多元化,有助于该业务未来的发展。之前财报会我们也提到过,尽管长期来看,金融科技业务会有不错的活力,但是短期受到疫情影响,国内的信贷市场还是颇具挑战的。从去年四季度开始,公司开始控制金融科技业务的规模,限制了新用户的贷款批准率,控制信贷质量,同比可能还是增长的,但是短期来看,公司会控制该业务的增长步伐。

摩根大通分析师Gokul Hariharan:我看了公司互联网服务效果的一些数据,小米互联网服务的付费用户和月活跃用户数有三分之二都在中国以外,周受资刚才也提到了海外广告市场的迅速增长,请问目前互联网服务业务在欧洲和印度市场的进展如何?

周受资:海外市场的广告业务增长还是非常迅速的,主要受用户增长和平均每用户贡献营收增长的影响。我们之前介绍过拓展海外业务的几个阶段,一是获取用户,在印度我们已经做到这一点;二是推出服务,这方面我们每个季度都有进展,小米手机的浏览器服务在全世界处于领先地位,而随着服务渗透率的提升,我们就会有变现的机会。公司在很多关键市场的广告营收数额和占比依然很小。公司一直致力于增加广告客户数量,除了和大平台的合作,帮助公司销售广告库存,公司还有广告客户建立直接关系,未来将有助于提高公司平均每用户贡献营收。

Gokul Hariharan:我观察到公司在中国国内智能手机市场份额的增长,目前中国市场由四个本地生产商所控制,公司如何展望未来的发展?

王翔:公司将继续在国内市场增强线上和线下的渠道分发能力,目前线下公司有超过2000家门店,公司将继续提高他们的销售效率,为用户提供性价比高,性能优的产品。另外,公司将继续与运营商合作,提高5G手机今年的销售量。

瑞银证券分析师Thompson Wu:可否介绍一下公司在拉美市场的运营商,销售渠道,生产和供应链策略?

王翔:公司在2019年初开始在拉美市场的投资,第一个分支机构在墨西哥。拉美市场比较碎片化,有很多国家,除了巴西,其他都是说西班牙语的国家,这对于我们来说是好事,因为我们在西班牙有很多用户,可以在拉美推出类似的内容。墨西哥是一个运营商驱动增长的市场,Telcel公司控制90%的当地市场,公司正在与他们建立合作,Telcel的门店有我们的柜台,我们有自己的门店和线下销售渠道,也与Telcel的母公司美洲电信进行合作。在其他拉美地区,公司也开设了小米门店。拉美地区60%-70%的手机市场由运营商控制,公司将同运营商密切合作。巴西市场有些例外,讲葡萄牙语,由于当地的监管限制,小米还没有在当地设厂,但是我们在当地已经开了一家小米门店,展示公司的产品。目前的业务重点还是讲西语的国家。

Thompson Wu:所以目前还是专注于智能手机业务,还没有拓展物联网设备业务的计划?

王翔:很多运营商对于小米生态系统内的产品都有兴趣,但是对我们双方而言有一些困难需要克服。一是本地的许可,耗时非常长,因为每个国家和市场都有自己的监管系统,需要花费极大的精力和时间。二是运营商希望我们能为其定制产品,包括其他物联网产品,这也需要时间,我们正在努力挨个解决问题,我们也相信能够解决。

瑞士信贷分析师Tina Long:一个问题是中国可能对美国打压华为进行的反制,比如限制高通产品的销售,会否影响公司的业务?第二个问题,公司如何看待目前的现金流情况?

王翔:小米想成为所有人的朋友,对于高通,谷歌和很多欧洲科技企业,我们都是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公司一直与他们进行密切合作。另外,通过创新改善人们的生活是公司的使命,创新需要通过合作实现。看不出有任何理由我们不继续合作,目前一切进展顺利。

周受资:受季节性因素影响,一季度通常是现金流水平比较低的一个季度,因为四季度通常会有很多采购,向供应商付款通常发生在一季度。今年一季度还有其他一些情况,比如为5G手机发布所做的准备,应付账款比较高,而应收帐款又由于疫情原因出现了下降。另外,也是因为疫情,公司的库存环比,主要是原材料,因为复工推迟出现了增加。以上这些都导致了现金流的下降。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