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宝宏:云“输出”技术革命,或将变身数字化“新发地”

7月3日消息(高娟)在日前召开的“2020年中国联通沃云新品发布会”上。中国信通院云计算与大数据研究所所长何宝宏表示,未来10年,私有云/行业云成云计算主战场。

同时,在何宝宏看来,云计算的革命性分两个阶段,第一个是自己革命,第二个往外输出革命。未来10年,云计算开始“输出”革命,逐渐改变周围的生态,改变底层基础设施、数据中心、计算的形态。他预测,未来云将会出现服务批发商、服务零售上、本地算力上、算力优化商等,类似一个数字化的“新发地”。

私有云/行业云成云计算主战场

云计算的口号是向水电一样提供计算服务,但是过去的1/4个世纪以来,TCP/IP致力于通信基础设施的通用化和泛在化;刚过去的10年,云计算致力于把计算基础设施化;现在的新基建不仅进要将计算基础社会化,还要将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区块链等都纳入新型基础设施。

在何宝宏看来,基础设施化将分成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产品化,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目前都属于这种阶段;第二阶段是服务化,云计算和数据中心目前处于第二阶段,正在服务化,还没有实现基础设施化;第三阶段是基础设施化,新基建中的网络、5G、IoT是希望在网络的基础之上提供泛在、更好的服务。

“未来10年,云计算的主战场是私有云/行业云。”何宝宏指出,目前共有云市场格局已定,无论是国内外都是一家独大,其他厂商报团取暖。但私有云/行业云的市场格局不同,未来它会成为主战场。

“虽然割据局面不会发生变化,企业数量会减少,市场规模和集中度会进一步增加,但私有云/行业云市场不会出现一家独大的局面。”何宝宏如是说,因为共有云证明了云计算是靠谱的,而私有云/行业云是向用户证明什么样的云是好用的云。所以,各国政府的政策也从计算优先、云优先往更高层级发展,那就是往应用层迁移,向更加好用的云迁移。

“输出”技术革命,变身数字化“新发地”

何宝宏指出,未来10年,“移民”减退,“云原生”成主流。与互联网思维类似,早前的互联网应用是从20多年前其他网络上迁移而来,后来才出现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原生应用,云计算也将延续这一趋势。

“云原生”主要包含三个方面内容:微服务是希望实现云原生应用的内部耦合;容器希望实现云原生应用和底层云这种新型基础设施之间的耦合;DevOps则反过来,从时间轴上将研发和运维耦合起来。

未来10年,云计算会“输出”技术革命。云本身的技术革命已经基本完成,不仅原理已经基本完成,而且拥有了容器、虚拟化管理技术。如同十年前智能手机、APP的发明一般,它们不仅改变了手机也改变了周围的生态。

在何宝宏看来,云计算的革命性分两个阶段:第一个是自己革命,第二个往外输出革命。未来10年,云计算开始“输出”革命,逐渐改变周围的生态,改变底层基础设施、数据中心、计算的形态。

“未来10年,运营商的形态会更加多元化。”何宝宏,电信运营商不仅仅是网络运营商,还将化身云服务商,未来将变身算力服务商。

10年之后,用户关注的已经不再是云会是计算。所以,何宝宏预测,未来云将会出现服务批发商、服务零售上、本地算力上、算力优化商等,类似一个数字化的“新发地”。

不会沦落成“比特平台”

未来,云计算的好日子还有多长时间?

何宝宏给出的答案是,未来10年,云计算还不会沦落成“比特平台”。虽然并未给出具体的时间预判,但何宝宏认为应从4个指标来判断一个新技术是否沦落成传统行业的“蓝领”。

第一个指标是“社会”。开始用“用云量”衡量GDP增速;

第二个指标是“行业”。从行业角度来看,公有云在云计算市场中占比什么时候远远大于私有云的时候,云计算才真正进入新阶段。

第三个指标是“企业”。“算工”和“电工”隶属同一部门。从企业角度来看,做云计算的算工和做电力的电工成了一个部门,这也就标志着算力成为了一种普遍的大众服务。

第四个指标是“个人”。“电工”的工是工人的工,而目前“算工”的还是工程师的工,10年之后,算工的工变成了工人的工,也意味着新基建做的差不多,云也普惠了,正式变成传统行业。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