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和Epic Games诉讼案审理过半:苹果依然占优

据报道,苹果开发者都在为Epic Games加油鼓劲,希望它能赢得对苹果的诉讼。但一些大型开发者却越来越担心,这场诉讼可能会伤及他们自己对苹果发起的挑战,并重新定义消费应用经济的控制者。

这是因为为期三周的诉讼已经过半,而苹果尽管在初期遭受一些挫折,但似乎最终会赢得这起官司。Epic一直是抨击苹果的先锋,它认为苹果不应过度控制App Store,并对开发者收取过高的佣金。

但作为本案的主审法官,美国地区法院法官伊冯娜·冈萨雷斯·罗杰斯(Yvonne Gonzalez Rogers)似乎认为Epic只是想搭苹果的便车。

自本案伊始,苹果就在法律问题上占据上风。Epic认为,尽管iPhone由苹果开发,App Store由苹果运营,但苹果却不应该强迫开发者使用自己的支付系统进行数字商品的应用内购,例如Epic开发的《堡垒之夜》游戏用户购买的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游戏币。Epic和许多其他大型开发商都希望打破苹果的控制,这样就能使用自己的支付提供商,甚至通过第三方应用商店分发应用。但要向法官证明苹果拥有非法垄断地位,Epic必须克服极大的法律障碍。

Epic是少数几个有财力在法庭上挑战苹果的开发者,但有些开发者却表示,他们不认为Epic是最值得同情的原告,因为该公司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每年实现数十亿美元利润,还拥有超过1亿用户。

一位同样与苹果斗争的应用开发商高管表示,目前看来,Epic诉苹果案似乎只是典型的商业纠纷。例如,Epic CEO蒂姆·斯维尼(Tim Sweeney)在法庭上承认,如果苹果调降佣金,他就会接受这个方案。这与的公开立场相悖:该公司之前表示自己将代表所有开发商的利益。这位开发商高管认为,Epic的重点完全集中在苹果收取的30%佣金上,表明他们似乎只关心钱。

“Epic案其实是大型科技公司对抗更大的科技公司。”同样对苹果持批评态度的加密邮件服务ProtonMail CEO安迪·严(Andy Yen)说,“从公共角度来看,规模较小的公司会更有效果。”

还有一项因素可能也不利于Epic的立场:另外一位因为类似理由抨击苹果的开发商高管称,《堡垒之夜》兼容笔记本、游戏机等多种设备,且入驻了多家应用商店。他认为,一个高度依赖移动设备的开发商更适合充当原告,比如约会应用Match、音乐应用Spotify和防丢器开发商Tile。这三家公司和ProtonMail都在帮助美国反垄断机构对苹果发起单独的诉讼,迫使其修改App Store规则。

困惑的法官

Epic表示,它希望为所有应用开发者在未来的计算平台上争取更加公平的财务地位,包括苹果、Facebook和其他公司开发的虚拟和增强现实设备。

Epic的另外一项关键策略并未获得法官的完全认同。斯维尼的证词似乎在向法官表示,Epic希望《堡垒之夜》能自成一体,成为未来的“元宇宙”:用户可以在应用中向音乐人和其他艺人的独特作品支付费用。(Epic目前允许玩家出售游戏道具,但还不允许他们在游戏中建立自己的游戏业务。)斯维尼希望证明苹果App Store收取的费用不仅会破坏Epic和其他游戏开发商,有朝一日还会伤害个人创作者。

“Epic试图开发一个元宇宙,让绝大多数利润都进入创作者自己的口袋。”他说,“但苹果从中抽取30%,导致Epic及其创作者很难在这个世界上生存。”

但在庭审初期,冈萨雷斯·罗杰斯(Gonzalez Rogers)似乎对Epic不愿使用现成的方法跳过苹果应用内支付感到困惑:他们完全可以通过移动浏览器出售《堡垒之夜》的游戏币,以供用户在iPhone版游戏中使用。

斯维尼对法院表示,“这对我们的客户没有太大吸引力。”他面临冈萨雷斯·罗杰斯的追问时承认,Epic从未向用户提供这种方案。

冈萨雷斯·罗杰斯本周早些时候对Epic的主要专家证人、经济学家大卫·伊万斯(David Evans)表示,苹果的收费站使用的是专有软件,而且考虑到在应用内购买比在浏览器内购买更加便利,所以苹果理应收取费用。

“这有什么不好?”她说。

苹果受挫

但庭审也并不完全对苹果有利,当该公司CEO蒂姆·库克(Tim Cook)和包括菲尔·席勒(Phil Schiller)在内的其他高管下周出庭时,可能会面临更多问题。

首先,该案披露苹果通过App Store获取了极高的利润率——Epic表示,该公司评估的苹果内部文件显示,2019年的这一数字接近78%。这意味着苹果去年可能通过这项业务赚取150亿美元利润,这也违背了苹果之前做出的不盈利承诺。Epic认为,苹果的超高利润证明了它的垄断地位。苹果则表示,该公司并没有单独披露App Store的损益表,而且Epic的数据没有将相关的研发成本计入其中。

此外,本案又一次披露了苹果的“选择性执法”:例如,Epic指出,尽管苹果没有单独批准,但依然允许Roblox在其iPhone应用内运营一个游戏应用商店,但苹果却不允许Epic在iPhone上运营类似的游戏应用商店。

Epic律师上周与苹果应用审核主管特雷斯谈·考斯米卡(Trystan Kosmynka)对簿公堂。考斯米卡在2017年7月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说:“我很意外(Roblox)获得了(苹果执行评估委员会的)批准。”但他在证词中表示,苹果认为Roblox并非一款游戏,而是一组可以让用户自行创建的“体验”。

冈萨雷斯·罗杰斯并不认同这种说法。“从逻辑上讲,如果你的孩子拿着这款应用对你说,‘我的朋友都在玩这个,我也想玩。’那在我看来,他们显然是想玩游戏。”她对Roblox评论道。

反引导条款

冈萨雷斯·罗杰斯似乎也在指责苹果“阻碍竞争”,因为从理论上,其他企业可以帮助其评估iPhone应用,避免出现安全或欺诈威胁。

安全问题是苹果拒绝第三方应用商店时的主要理由。考斯米卡表示,如果苹果允许开设第三方应用商店,“我认为就会对用户带来极大的危险。”但他也承认,苹果自己的流程远不够完美。他还曾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们(在App Store政策上)犯了大错。”

考斯米卡对冈萨雷斯·罗杰斯表示,苹果并没有使用第三方来评估应用。

“限制竞争的一大问题在于,这样就会导致不思进取——这至少是可能的结果。所以担忧在于,如果你不允许其他企业参与这方面的竞争,那就无法改善。至少这是本案给我的感觉。”她说。

苹果周二在其网站上宣布,该公司仅在2020年就阻止了App Store中的15亿美元欺诈交易,还拒绝了接近100万个“有问题的新应用”。这一声明似乎就是在回应上述批评。

冈萨雷斯·罗杰斯还开始谈论苹果一旦被认定违法后可能面临的处罚。虽然她不太可能让App Store彻底敞开大门,但却有意废除苹果的“反引导”条款,这些条款禁止开发者向用户披露应用外部还有更廉价的商品和服务购买渠道。这也是Spotify等开发者的主要不满之处。

问题在于,数字应用开发者是否应当获得这种特权?毕竟零售商通常也不允许品牌方告知用户,如果他们直接向品牌购买商品,便可获得更低的价格。

苹果认为,最高法院2018年的裁决将阻止冈萨雷斯·罗杰斯限制苹果的反引导条款。在那起案件中,美国运通的规定禁止零售商引导用户使用手续费较低的信用卡。美国司法部希望认定这一规定无效,但却遭到最高法院驳回。

但冈萨雷斯·罗杰斯本周表示,她并不认为美国运通的判例适用于苹果案,因为本案涉及不同的问题。而最高法院也没有为反引导条款开绿灯,只是表示司法部没有充分证明该条款是否同时伤害了零售商和消费者的利益。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

极客观察
栏目相关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