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拜登的芯片政府补贴法案只是老套的政治把戏

上周四,美国参议院推进了一项全面立法计划,旨在提高美国对中国技术的竞争力的《创新与竞争法案》,华尔街日报对此发表社评,认为《创新与竞争法案》对美国半导体行业实施政府补贴,只会浪费纳税人的钱。

文章提到,与中国的竞争将决定未来几十年美国国运的走向,美国国会大佬们不想对此袖手旁观。最近出台的1500页的《创新与竞争法案》开了一个坏头,它对美国的创新或者竞争力起不到帮助作用。

文章指出,表面上看该法案代表了跨党共识,但这其实更多反映了典型的国会开支激增的老一套和狭隘的政治光谱。该法案的主要发起人之一,众议院议员Ro Khanna坦率地说:“每个人都知道这个法案会通过,所以每个游说者都会想尽可能地增加议案的内容。”

  华尔街认为拜登的一系列对华竞争法案是老套的政治把戏

华尔街日报认为,振兴美国半导体行业其实不是那么急迫,由于规模经济的影响,计算机芯片的制造(而非设计)其实已经高度商品化了,三星,台积电和英特尔在制造方面占据主导地位。虽然美国占全球芯片制造的12%,但美国公司在设计(52%)和设备(50%)方面占主导地位,领先中国好几个身位,而且美国主要是私人团体募资发展半导体产业。

美国方面需要担忧的是中国台湾地区。该地区占全球产能的20%左右,特朗普政府已经要求台积电在亚利桑那州建立了一家新工厂,加强亚太地区的防务需要增加国防开支,但拜登的预算实际上削减了国防开支。

产业发展政策总是和政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奉行自由市场原则的美国公司,靠的是“看不见的手”把资本分配到最有效的领域,但政府补贴将引导投资方向朝着政客所导向的方向发展。多数党领袖查克·舒默已经承诺,该法案要把芯片制造业带到纽约州大区内,这和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的想法不谋而合。

法案内容还包括把1200亿美元用于先进技术研究,这将让国家科学基金会(NSF)的年度预算增加一倍。这对基础研究,尤其是国防技术方面加大投入可能会有所帮助。但参议院法案的大部分资金将直接用于私营企业资助的应用研究。

对各个科研机构的资助分配也和地缘政治息息相关。该法案将设立一个独立于国家科学基金会的新的技术和创新理事会,以确保资金的公平分配和创造国内就业。但是真正有效激发研究的是理念而非创造就业。

文章还指出,法案的资金分配没有用到合理的地方,比如涉及种族的政治正确。一些拨款还用于其他一些项目,比如研究理工科(STEM)群体的性骚扰问题,以及“学术界权利动态,等级和依赖关系的替代方案”,企图吓住中国。该法案的一个比较好的导向是向学习人工智能的本科生和研究生提供奖学金,但是只有被认定为“多样化和非传统的学生群体”的院校才有资格获得资助资格,难道学校有太多的亚洲学生会让一所学校失去补贴吗?

很多共和党人支持该法案,因为他们相信美国需要效仿中国模式来对付中国。但美国的优势一直是他的资本主义制度,它通过市场竞争,保护知识产权,鼓励私人投资和创新。这就是美国如何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应对日本挑战的。在过去十年里,美国企业的研发支出几乎翻了一倍,并在大多数先进技术领域处于领先地位,相对之下,中国模式更倾向于搞政府补贴。

3天之后,《华尔街日报》的这篇评论得到了乔治梅森大学教授Donald Boudreaux的积极回应,他撰文分析,把钱砸在美国半导体行业上纯粹是浪费时间和金钱。

他认为,现在把540亿美元纳税人的钱扔到一个据说处于困境的美国半导体产业上,是极其荒谬的。美国的半导体不像渲染的那样处在危机时刻。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斯科特·林西科姆最近对美国半导体行业做了总结:“美国是全球五大半导体及相关设备出口国之一,2019年出口近470亿美元的半导体产品,结合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SIA)的报告,可以得出结论,美国半导体制造基础仍然稳固。”SIA的报告还指出,美国半导体行业占据了全球半导体销售总量的近一半,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这个数字一直很稳定,美国半导体产业在资本支出和研发一直处在全球领先地位。

Donald Boudreaux最后认为,对于一个衰败的行业来说,补贴是没用的,而 一个蓬勃发展的行业则无需政府补贴。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伙伴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