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全球视野看中国:中国该当Open RAN急先锋吗?

(计育青/文)最近关于Open RAN的消息很多,3月有消息称沃达丰正在英国开通基于Open RAN的4G网络,4月美国运营商Cellcom宣布将关闭其Open RAN网络,5月美、日、澳、印四国又宣布将合作推广基于Open RAN的5G网络技术。

在国内,也有不同的声音出来。有人认为Open RAN势不可挡,应该大力支持、积极探索;也有人认为Open RAN在技术上没有进步,只是美国利用IT白盒芯片优势和软件优势对冲中国5G产业竞争力的一种手段,踩进去只会让美国再增加一个可以拿捏中国的砝码。

那么,我们究竟该如何理性的看待Open RAN?

虽获扶持,成效不显

Open RAN的全称是开放性无线接入网络,业界之所以会提出这个概念,是因为无线通信行业发展到5G时代之后,部分国家和运营商认为无线网络架构及其供应商都过于集中,希望通过制定开放的接口标准,让更多的企业有机会成为无线网络部件供应商。话是这样说,但是看看Open RAN的幕后推手,就会发现事情并非那么简单。

美国政府和美国IT行业是Open RAN的主要推手,而且无论特朗普政府还是拜登政府,都很明确地表示推动Open RAN的发展就是为了实现全球5G的去中国化。由于华为、中兴通讯等中国通信企业积极投入、创新研发,在全球5G标准、专利和商用化进展方面都居于领先地位。美国曾计划支持思科、Oracle等企业开发5G基站等无线产品,也曾提议美国政府控股爱立信、诺基亚等西方5G主力厂商,但都没有结果。最终美国决定主推OPS-5G,以开放性、安全性为借口把基站化整为零,通过扶持Open RAN的发展,帮助美国占据优势的芯片、软件产业介入到5G乃至6G市场,从而破解中国企业的端到端竞争优势。

为扶持Open RAN,美国费尽心机。自从全球5G商用以来,美国就不断向世界各国诋毁中国5G设备,2021年8月直接要求巴西以Open RAN取代华为设备未果,试图在G7峰会发布支持Open RAN的声明但被欧盟拒绝。2022年5月初,美国FCC又推动成立了Open RAN政策联盟,全球5G厂商集体缺席,美国IT厂商则是其中的主力,比如英特尔准备为Open RAN打造软硬件生态基础,微软、亚马逊两家云服务巨头也期待通过Open RAN进入电信服务市场。

与美国政府和IT行业的热情似火相比,美国电信运营商却非常冷淡。美国第一大运营商Verizon认为Open RAN的能耗、安全性都存在问题,要求允许运营商自行选择合适的技术和架构,至今没有商用部署Open RAN。美国第二大运营商AT&T也认为Open RAN无法满足要求,一直没有推进规模部署。美国另一家主要运营商T-Mobile的首席技术官Neville Ray曾公开反对Open RAN,今年5月更是缺席Open RAN政策联盟。最近美国小运营商Cellcom又宣布将拆除其Open RAN网络,原因是实际使用成本昂贵且技术效果并不理想。

总而言之,虽有美国政府和IT行业的竭力扶持,但Open RAN并未在美国投入规模部署,实际应用成效受到诟病。

乐天冒进,严重亏损

在美国遇冷的Open RAN,在日本遇到了自己的“伯乐”。日本乐天移动是一家颇具雄心的新兴运营商,2020年这家公司收购了美国OSS厂商Innoeye,2021年又宣布准备收购美国Open RAN软件厂商Altiostar,力图成为Open RAN设备商和系统集成商,在预想的Open RAN大潮中赢取巨额收益。2022年乐天移动宣布已经建成了全球最大的Open RAN网络,部署超过20万个无线射频单元(RU)。

不过现在看来,乐天移动也许不一定能挺到Open RAN真正兴起。据乐天移动财报,2021年其亏损进一步加重,2019年以来净亏损已接近30亿美元。乐天移动通信基础设施的投资效益也非常糟糕,据估算,其Open RAN单基站的投资成本是日本软银的两倍以上,成了一个典型的负面样板。

Open RAN为人称道的一个主要优点是开放生态,但乐天移动的网络并没有展现这一点。目前乐天移动Open RAN网络的BBU硬件全部是Intel X86服务器+FPGA加速卡的组合,BBU软件完全由AltioStar提供,根本谈不上什么“开放”。只有RRU硬件稍微好一些,供应商有诺基亚和韩国KMW等。

业界评价还认为,乐天移动的经验并不具有可复制性。一是乐天移动原本就有较强的IT研发背景,通过收购获得了一些电信行业研发能力,目标是成为Open RAN提供商而非单纯的运营商,与传统电信运营商的差异非常大;二是日本的光纤资源丰富,可以通过C-RAN模式实现BBU物理集中来降低建网成本,中东、欧洲等地不具备这样的条件;三是Open RAN不支持2G/3G,对于乐天移动这样的新兴运营商来说不是什么问题,但对于保有2G/3G用户的传统运营商来说却是一个大问题。

此外,Open RAN真的能减少部署成本吗?这一点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质疑。美国T-mobile和英国BT的主要高管都曾指出,Open RAN会增加网络的复杂性,电信运营商的实际部署成本不一定会更低。欧盟智库ECIPE认为,用补贴或强制的方式推广Open RAN没什么好处,可能只是有助于让美国生态进入欧洲,对此欧盟是有清醒认识的。

电信领域高度重视信息安全,但是Open RAN并不能让人放心。2021年11月,德国政府在《Open RAN风险分析》报告中详细列举了这种技术存在的严重安全风险。2022年5月,欧盟网络安全机构ENISA发布了《Open RAN网络安全报告》,报告中指出Open RAN只是一种网络架构的实现方式,并不是某种特定的标准或者唯一的路径,欧盟应持技术中立态度,鼓励各种技术方案公平竞争。报告还建议欧盟在引入Open RAN问题上保持谨慎,认真评估其风险。

欧洲监管机构BEREC在调研后得出结论,Open RAN方案并不成熟,成本也无法准确评估。欧盟委员会的态度是Open RAN还需要做更多努力才能用于商业部署,而且并不打算因此延迟5G网络建设。

谁受损?谁受益?

纵观近两年来各国发出的声音,欧美日的运营商虽然在部署Open RAN上并不积极,但基本都表现出了支持的态度,理由是可以借此引入更多的供应商、促进竞争。同时欧洲运营商也可以以等待Open RAN发展成熟为由,搪塞美国替换华为5G设备的要求。

但一些清醒的运营商已经发现,基站化整为零不但会影响总体性能的提升和改进,还会增加系统集成和维护成本,在能效、减碳方面也无法与专有硬件相比。此外,更多开放接口只会减弱电信网络的安全性,而发展基于白盒芯片的白盒基站只会让Open RAN生态受制于白盒芯片厂商,所谓“促进竞争”的期望终将落到空处。

Open RAN对通信行业本身的发展也会带来不小的干扰。小厂商虽然可以借助开源软件和白盒芯片进入基站市场,但由于缺乏核心技术和差异化竞争优势,只能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产业链提供技术更新,收益也会大部分归于上游白盒芯片企业。

从创新的角度来看,传统通信厂商会对基站各个环节进行整体优化、升级,而白盒基站内部接口标准化会导致体系僵化、不同厂商的方案同质化,不利于厂商推进差异化、体系化创新,未来的发展方向就是计算产业的“微软+英特尔”、智能手机产业的“安卓+高通”。华为、中兴通讯等中国通信厂商还面临着一个额外的难题,受限于美国单方面的限制,中国厂商的射频模块(RRU)很难与美系标准的Open RAN基带处理单元(BBU)对接,对中国通信厂商争取海外市场非常不利。

从国家科技竞争的角度来看,中国、欧洲都没有优势的白盒芯片厂商,核心优势在于可以整合所有环节,为客户提供高度集成的端到端解决方案,因此Open RAN首先打击的就是中欧。美国拥有英特尔、高通、Marvell等顶尖芯片企业,因此是Open RAN最大的受益者,可以从中欧占优的传统集成式RAN市场上重新夺回核心优势。日本、印度等国也有望从Open RAN中受益,这两个国家在通信领域居于弱势地位,支持Open RAN可以帮助本国ICT企业获得机会。

事实上,从全球5G产业的发展现状来看,受Open RAN打击最大的将是中国5G产业。中国5G产业的优势在于能够提供软硬件一体的端到端解决方案,技术先进、创新能力强。相比之下,白盒芯片、高端制造工艺、Open RAN标准等都集中在美国,美国占据着绝对优势。中国企业即使推出自己的Open RAN产品,由于在芯片、软件等方面受制于人,在竞争中很难打造自己的竞争优势。更何况,即使中国能够设计、生产出优秀的白盒芯片,从国际经贸环境来看,也很难进入美国等西方市场。所以中国发展Open RAN其实是在自废“CT武功”,为强势的美国IT产业做嫁衣。

岂能为他人做嫁衣?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国内运营商以“5G社会化基站、扩展型皮基站”等名义采购了大量白盒基站,这些产品大部分都是基于美系Open RAN生态。由于国内部署规模远比海外大,这样做很有可能会造成Open RAN借巢生卵的局面,对中国自身的ICT产业发展是有害的。

据行业专家介绍,中国自主可控的ORAN白盒芯片与英特尔、高通、Xilinx很大差距,所以参加三大运营商5G社会化基站/扩展型皮基站集采测试的40多家厂商中,大部分都采用了 美系Open RAN的软硬件生态,其中绝大多数甚至直接采用了美系Open RAN的现成组件、底层协议等。这些厂商投入少且基本不掌握核心技术,很容易陷入“一哄而上、一哄而下”的窘境,很难保证长期持续的研发、服务投入。最终的解决很可能是一地鸡毛,白白为美系Open RAN白盒芯片和软件的成熟壮大做嫁衣。更重要的是,在5G基础设施中引入美国一手掌控的Open RAN软硬件和底层协议,并不符合国内通信网络自主可控的原则,会带来额外的信息安全问题。

在现实应用中,无线网络设备的采购成本占比很小,后续的优化、运维等才是大头。从这个角度出发,专业基站高度集成化、极简化可以有效减少后续开支,而Open RAN的拼凑模式则会让网络集成、运维更加复杂,对运营商而言是得不偿失的。

总的来说,Open RAN更像是美国政治思路的产物而非技术进步的产物,对我国已经占据优势的5G产业来说是一种风险而非一个机遇,将会影响中国移动通信产业的全球领先地位和未来参与5.5G、6G竞争的整体实力。由于国内短时间内难以做到自主可控,不加分辨地引入Open RAN对中国网络安全、国家安全也会带来威胁。因此国内应该正视Open RAN的利弊,协调立场、统一行动,坚定支持中国ICT产业的健康持续发展。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伙伴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