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科技创业公司也在裁员 这似乎还只是开始

极客网·创业创投6月27日 最近全球科技企业都不太景气,东南亚也不例外,一些重要科技创业公司纷纷裁员。

微信图片_20220627094333.bmp

Sea Limited是新加坡电商平台Shopee的母公司,它已经裁掉一些员工。这可能只是开始,加息与经济疲软双重冲击,创业公司被迫改变策略,不再追求不计成本的增长,转而关注盈利能力。

风投公司Openspace的合伙人 Jessica Huang Pouleur说:“去年很多便宜资金涌入市场,企业可以不计成本扩张增长,当时企业疯狂招人。现在碰到了问题,只好裁员应对。未来几个月会有更多裁员出现。”

Shopee的送餐及支付业务已经裁员,阿根廷、智利、墨西哥团队也被裁了。Shopee CEO Chris Feng说:“因为宏观经济不确定性越来越高,我们应该谨慎做出困难而重要的决定,进一步提升企业运营效率,专注于我们的资源。”

Sea Limited在纽交所上市,截止2021年年底它有员工67300人,公司没有透露有多少员工被裁。

新加坡数字财务管理公司StashAway 裁员31人,占总员工14%。马来西亚购物平台 iPrice裁员约五分之一,裁员之前公司有员工250人。印尼教育科技公司Zenius 裁了200多名员工。新加坡数字货币交易所Crypto载裁员260人,占总员工数5%。

所有裁员公司几乎异口同声,将裁员归咎于经济不景气。

京东印尼分公司也裁掉一些员工,公司声称裁员的目标是想在印尼市场维持竞争力。

印尼还有一些创业公司裁员,包括服务电商平台的Lummo 、数字支付提供商LinkAja。新加坡招聘网站Nodeflair的联合创始人Ethan Ang说:“在可预见的未来,创业公司对于团队扩张会越来越谨慎。”

对于科技企业来说利率上升的影响也很大。

风投公司Alpha JWC的合伙人 Jefrey Joe认为,利率上升导致营商成本、资金成本上升,投资者的回报预期却没有变得更好;利率上升会影响企业的利润率,未来会有更多裁员。

借钱成本增加,经济也不确定。风投公司Quest Ventures的管理合伙人James Tan说:“如果企业没有裁员那才奇怪呢。要是创业公司不裁员,董事会不会提出质疑,不知道企业的假定是不是有问题,不知道企业管理能力是不是足以应对危机。”

James Tan说,在再次融资之前,以前创业公司要留足12-18个月的现金,现在不行,要预留18-36个月。

去年创业公司的估值还很高,现在严重降低,所以眼下创业公司会选择降低成本而不是寻求融资,它们担心估值降低。

今年至今东南亚VC融入资金约9亿美元,相当于2021年全年的数量,但创业公司融资不再繁荣,资金不再便宜。

James Tan认为,目前的不景气对投资者来说也许是有利的,他们可以从容挑选做得比较好的企业,在估值下降时向它们投资。投资者可以在熊市时投资,未来5-10年退出,这是很好的选择,因为到时市场可能会恢复。

Huang Pouleur 说:“优质公司与低劣公司的差距会越来越大。很多不太行的公司裁掉优秀员工,大企业吞下,它会变得越来越强势,它能招到更优秀的人才。”

从最近东南亚的科技IPO看,该地区的科技企业可能会面临整合。小企业现金不足,大的创业公司却融入足够的资金,它们在寻找花钱机会。

例如,2020年Grab收购新加坡机器人顾问公司Bento,收购的目的是想增加新产品。2021年Livspace收购新加坡家居装修平台Qanvast,这宗收购是想巩固已有业务。

虽然目前东南亚科技企业似乎面临一定困难,但相比其它地区还是“明亮”的。

红杉认为,东南亚将会冒出更多企业,它们不只服务本地区,还服务全球市场;新一代企业也会出现,东南亚第一代科技企业有很多已经上市。

新一代高管正在创建新企业,他们经验丰富,目标也比上一代更高。之前资金太过充裕,影响了大企业的构建,但之前的好局面明年不会再出现。现在的创业者必须更敏感,更加关注基本面,更加关注可持续性的商业模式。(小刀)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伙伴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