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巴即将回归,江湖还容得下他吗?

挨踢客 2021-03-20

原标题:辛巴即将回归,江湖还容得下他吗?

2020年从风口到浪尖,辛巴只用了一款燕窝产品,并凭借此揭开了直播带货打假的空前盛况,无数双眼睛盯着、督促着行业整改。

有人戏谑道,辛巴,是用自己一人的寒冬推动整个行业发展。事实上,直播带货作为一个新兴事物,它的产生和发展必然会伴随着不少问题和乱象,而辛巴的燕窝事件不过是打响了规整化的第一枪。

如辛巴所言,他是一个农民的儿子,那时,名字还叫辛有志的19岁黑龙江男孩,早早便开始闯荡社会,初入社会时,他做着水果店的小本生意,并因此结识了一些社会人士,参与了不少大大小小的项目,却没有一个成功,不仅搅黄了水果生意,还欠下了六十多万的外债。

那时候,“去日本打工能挣钱”是不少东北人的共识,负债累累的辛巴打算背水一战,于是花钱买了一个日本留学签证后,背上行囊,孤身赴日。

就在辛巴打工还债的这几年中,国际情形骤变,金融危机后中国成为首批脱困的国家,经济迎来飞速增长,这一时期出生的宝宝享受到了时代福利,进口奶粉和纸尿裤成为中国爸妈的首选。

远在日本的辛巴发现了商机,开始“代购”花王纸尿裤。并且越做越大,带着三个厨师一起5天之内扫荡267家店铺,买下990包纸尿裤,最终引起了日本监管的注意。

2014年底,警方查封了辛巴的仓库,而在这之前的2013年,辛巴就已经卖出了1.4亿日元的纸尿裤,相当于人民币700万元。

到了2016年后,南抖音北快手盛行起来,东北精神小伙登上快手秀场,回国的辛巴开起了线上母婴淘宝店,也是在这一年年底,辛巴入驻快手开播,

为了迅速引流,辛巴选择了一种简单而粗暴的方法:刷榜单。就是给当时的快手头部主播初瑞雪刷礼物,辛巴也因此一战成名。甚至在往后的合作中两人萌生感情。

但辛巴的野心,却不止是带货主播,在小有名气之后,辛巴也开始从销售端反攻供应链,建立“辛有志严选”品牌,继续深耕母婴和美妆个护两大品类,并根据当时快手“习俗”不断壮大家族版图,建立了快手6大家族之一的“818”家族。

辛巴家族的建设虽一路有波澜但至少不断向好,辛巴也凭着成熟可控的供应链,在带货这件事上获得了无与伦比的掌控力。很快,辛巴可以在快手称王,足以与平台相互拉扯。

但随之而来的打假,辛巴被曝直播间销售的燕窝实际是糖水事件,让他几乎陷入深渊,甚至不乏“面临无期徒刑”、“平台永久封杀”等传言接踵而至,各大新闻相继报道,舆论的力量比以往来的更猛烈一些,辛巴一时之间万夫所指。

最终,辛巴以一赔三的代价先行赔付6198.304万元,再由广州市场监管局公布调查结果,对辛巴所处公司进行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处以90万元的行政处罚。平台则是对其账号禁封60天。

网友笑称,罚酒两杯罢了。

但在这禁封的60天里,直播电商的江湖早已几经变换,如何回归,如何挽回信任,成了辛巴的当务之急。

近日,辛巴接受了亿邦动力采访,一改此前的强势,这一次,辛巴显得有些拘谨和得体。

再次谈及燕窝事件,他表示,自己以前只是快手的主播,没意识到已经成为一名公众人物,燕窝事件给自己“上了一课”。对于此后,辛巴称将不再性情,要试图学习做好“公众人物”。

而对于曾经“捐款避税”一说,辛巴直言非常委屈,以及“酒店保安”的负面新闻,辛巴解释,“我不是狂,我只是觉得大家需要得到公平的待遇”。但被自媒体恶意剪辑过后,公众看到的是一个欺负弱小的狂妄形象。

解释误会后,辛巴又谈及了对于公司的规划,表示要“去辛巴化”去做公司管理,在2021年的频次将会大大减少,一个月或者两个月一次。

辛巴甚至笑称,不会再像以前一样胡说八道了。颇有“浪子回头”的意味。

采访中,辛巴说得诚恳真挚,而辛巴达到今日的成就也不乏他个人的努力和投入。但联想不久前辛巴家族中蛋蛋回归后的直播,还是有些失望。

复播后的蛋蛋在直播中介绍某款卫生巾时表示:别人家的卫生巾是工业用胶,他们的棉密码是用做口香糖的胶。

这段宣传被指有涉嫌虚假宣传和不正当竞争。某知名博主和王海对这个过程进行了录屏并且在个人账号上提出质疑。

而另一边,辛巴家族猫妹妹在直播过程中借着个人纠纷进行炒作,甚至曝光别人的隐私而再次被官方禁封。

一方面,复播后的辛巴家族面临着高度关注,但所犯的这些问题,又实属不该,难免专业性受到质疑。但在选品上,不少消费者表示感觉比之前严谨不少。

目前,辛巴回归首播在即,带货派还是报以期待更多期待,希望未来的辛选团队少一些戏剧性,更专业更体面地带货,“起势靠流量,生死供应链”,好产品才是众望所归。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标签快手
  • 挨踢客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河豚品牌创始人,中国公共关系协会会员,上海市湖南商会理事,移动电商实践者,女性消费研究者,曾经营销和公关从业者,现在以苦作乐的创业者,永远十八岁的处男座。
    分享本文到